【凯源】冤家入宅 24

冤家入宅》

CP:王俊凯× 王源

      (继兄弟设定)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是你脸粉红了我的耳后

 

“我看你刚才很难过的样子,有这么舍不得我啊?”王源不要脸地说,难得能调戏回去一次。

没想到王俊凯真的脸红了,突然就加快步速,忘了自己还拿着充电宝,把王源也拉了一把。

“诶诶诶……!”

王俊凯把身子转过来面对着他,用充电宝拉着他走,“王源儿,你说我这样像不像在遛狗?”

王源笑得比他更狡黠,“你难道不知道遛狗通常都是狗在前面吗?”

王俊凯:“……”

 

“你养过狗?”

“小时候养过,我妈给我买的,后来它病死了,我爸就不许我再养了。”

“你喜欢小狗?”

王源用力点头如捣蒜,“喜欢,但我爸就是死活不肯。”

“等以后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就能养啦。”王俊凯说道,就保持着倒退的姿势走着。他突然想起,“那小榆她,是真的要走吗?”

“嗯,她过几天回来拿东西。说到底,她还是跟妈妈比较亲吧……”王源收起笑容。女孩在长大的过程中本来就更需要妈妈。她跟妈妈出国,兴许可以过更好的生活。不管怎么样,都尊重她的选择,她开心最重要。

“那你为什么不走啊?”

王源掰手指数着:“我明年还要带三中拿联赛第一,合唱还没比呢钢伴走了怎么行,而且……”

“我觉得跟你待在一起比较开心。”

 

Hello??他说什么??自己没听错吧??

王俊凯吓得差点把手里的充电宝丢出去了。眼前这个耿直的boy,他还是王源吗?而且怎么他耿直起来,自己反倒难为情了。

他把身子转回去,背对着王源,不好意思看他。

“你不是吧……”王源跟上去,去看王俊凯的脸,“神经病啊,害羞什么,我又不是告白。”

可是王俊凯想说,别的女生给我告白我都没有这种感觉的啊,让人想高歌一曲《今天是个好日子》。

“我刚才应该说‘能够认识你,我很开心’,这样是不是更像最后的告别哈哈哈……”

王俊凯打断他的笑,“是真心话吗?”

“啊?”王源愣了愣,反应过来,笑容还挂在脸上,吐吐舌头,“你猜啊。”

“那我就当真了。”

王源耸耸肩,躲开他的视线,“随便你。”他最怕王俊凯用这种眼神看他,倒不是凶不是冷漠,反而是太温柔太满含感情,看得他浑身都不自在。王源很好奇他那双桃花眼,是不是看什么都能有这种效果。

王俊凯轻轻笑了笑,不再说话。充电线在两个人之间摇摇晃晃,跟着他们一起,慢悠悠地回家去了。

 

 

周三的时候王榆回来整理行李了,王源和王俊凯坐在客厅里看王烨和周妍馨帮着她收东西,都闷闷的说不出话。她的书,她的衣服,都被装进一个又一个箱子里,将要从这里运走。

最后王榆要走的时候,王源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睛。他常常觉得自己的泪腺跟别的男生比起来过于发达了些,有时候看一部稍微催泪点的电影就能哭。他也嫌弃自己男子汉大丈夫的哭哭啼啼算什么,可就是控制不住。

后来王俊凯对他说,你这只是心思细腻太容易感动,等再长大一点,经历的事情多了,就不会那么容易哭了。

王源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此刻的他还是很想哭。

他想起王榆刚出生那会儿,自己才三岁却总想抱她。等她能走路了就牵着她到处跑,教她说话的时候执着于“哥哥”二字,看她穿各式各样可爱的小裙子,送她上幼儿园,给她买小饼干,特别疼她。

关系也都和正常兄妹一般好。

父母刚离婚那会儿,王榆也会哭。后来不知怎么的,慢慢就表现得比自己还成熟冷静了。老爸工作忙的日子里,几乎算是他们俩相依为命。

时间匆匆流逝,一恍两个人长大了,反倒不那么亲近了。可就算平常矫情的话都没说过,感情是实实在在存在于心的。

习惯了妈妈不在的日子,现在也要去习惯妹妹不在的日子了吗。

“王榆……过年记得回来。”王源的小拳头攥得紧紧的,像小时候把妹妹护在身后时一样,“不对,要经常回来。”

王榆轻轻点头,问他要不要跟自己下去,也跟妈妈道个别。

王源把王榆送上妈妈的车,隔着车窗跟她们挥手。他看着车子慢慢开走,抬手搓了搓眼睛。王俊凯抚了抚他后背安慰他,他说,离别不是件伤感的事。

 

相信说了再见,就总会有机会再见的。

 

 

日子又回到原来的样子。

合唱比赛的日子近了,王俊凯每次听到王源到他房间里弹琴,都会开玩笑说你们班的选曲还真独特啊。

“我选的,民歌加分嘛,”他把《乌苏里船歌》的谱子铺在钢琴谱架上,修长的手指骨骼分明,在琴键上跳跃、落下,“而且我小时候学过民歌。”

王俊凯笑起来,“唱首来听听啊。”

王源咳了两嗓子,唱起来:“小背篓~晃悠悠~笑声中妈妈……”他停下来,“哎呀,唱不上去了。”转头一看发现王俊凯笑得虎牙都藏不住了,腰也弯了下去。

“笑个屁。”王源恼羞成怒,试图用脚丫子去踹他。

王俊凯就坐在书桌前,抓住了他的脚踝,又忍不住感叹:“你也太瘦了吧。”他的皮肤真的又嫩又滑,像浑身涂满牛奶一样。

整天就念叨这一句,王源听得耳朵都生茧了。王源想把脚收回来,却被他牢牢桎梏住,不肯松手。

“变态,放手。”

“怎么跟哥哥说话的,”王俊凯起身,顺势往王源身上靠,勾着嘴角,“没大没小。”

王源迅速抬起另一条腿,往他膝盖上狠狠一击,对方吃痛地“啊”了声,捂自己的膝盖去了。王源正回身子,面不改色地继续弹琴。

 

如果说之前的王俊凯只是喜欢在言语上“调戏”王源的话,现在他已经开始逐渐落实到行动上了。

王俊凯一直是不喜欢和人有过多肢体接触的,到王源这却截然相反了。他身上像是有磁铁一样,不断吸引着自己向他靠近。偏偏王俊凯还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的,还是该靠的靠,该搂的搂。

 

 

高一比赛那天,王俊凯逃了自习课,跑到体育馆去看了。他躲在角落,等着王源他们班上场。

王源穿着白色小西装,领口一个薄荷绿色的领结,清新干净得像森林里的小王子,所有动物都青睐他。

他坐在黑色钢琴前面,这身衣服太适合他了。

王俊凯以前觉得微博上那些说自己爱豆会发光的迷妹都蛮好笑的,但此刻他在台下,看着台上的王源,才明白,有些人,他真的就是能发光啊!

他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把吉他重新捡起来练习,总有一天要试试跟他合奏。

王俊凯根本没听他们班唱了什么,全程只盯着王源看。拿着手机咔嚓咔嚓拍了好多照片,还发朋友圈——

 

王俊凯:“你们的校草[图][图]”

 

于是有人回复——

Chong:【不,是你的弟弟】

逸万深渊:【又秀弟弟,丧心病狂】

RUIRUI:【原来你逃自习课是去看高一合唱了】

妈妈告诉我微信不能用真名:【王·前线·弟控·俊凯】

两只羊:【没眼看】

赵钱孙李我都不姓:【真·脑残粉】

LYYYS:【校草二号发个自拍呗】

李大头:【你倒是发张高清不糊的啊,你当你发预览呢?】

 

王源下了台之后就看见有一个傻大个在朝他挥手,脸上的淡妆还没卸,就走到他面前,“你们高二不上课啊?”

“自习课嘛,我就跑出来了。”

“你班主任得给你气死。”

王俊凯没搭理王源,只是一个劲地盯着他的脸看。他化了点妆,大概是涂了点粉底画了点眼线。王俊凯不懂这些,他只觉得这样的王源很新鲜,有种别样的味道。他开始在脑内给王源化上各种各样的妆,然后暗自赞叹,王源这张好看的脸,可塑性一定很高。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又会唱歌,演技……能把自己骗得晕头转向,不出道做明星真是可惜了。

王源不知道王俊凯已经在心里把自己夸上天了,以为他在发呆,敲了他一下,“你赶紧回去吧。”

“我想等结果嘛。”

王源翻了个白眼,“是我们班比赛又不是你们班比赛,接下来还有七个班呢,小心你们老师巡课。”他轻轻推了推他,“你回去吧,等完了我告诉你结果好不好?”

王俊凯又拿起手机对着王源拍了几张近距离照,“好吧,那我走了,放学我等你啊。”

王源没来得及捂脸,瞪他,“有病啊你。”

 

后来王俊凯发的那条朋友圈下面又多了一条回复——

王源:【第一名[耶][得意][得意]】

 

 

之前王源开玩笑说,话剧社和电影社的人都求着他加他们社团,没想到今天真的有话剧社的人找来了。

还是那个校花社长。

她告诉王源,他们大戏里的一个小配角突然生了大病,没法回来演出了,问他能不能替一下这个角色,就五分钟的戏份,台词也不多。

“为什么找我呀……”王源疑惑,难道你们社里就没别人能替的了?

“刘志宏跟我推荐的你。”

“……”

王源转头看向教室里悠闲地啃着薯片的人,身后燃起熊熊烈火。

“好吗好吗学弟,拜托你了。”学姐双手合十,好声好气地恳求他,让王源根本没法拒绝。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算了,不过就五分钟嘛,小意思。

王源回去还是把刘志宏教训了一顿。

 

 

当天三中论坛上就冒出了一堆关于“校花校草”的帖子,开了一堆学姐倒追学弟的脑洞。说着说着还有人把潘嘉陵扯了进来,说你们还记得大明湖畔源哥的一号绯闻女友吗。

王源从刘志宏那听说的这件事,觉得不能任由大家这么瞎说下去,对人家女孩子的影响也太不好了。于是上去发了个帖子,澄清了自己跟学姐以及潘嘉陵的关系,都比白开水还清白。

这可是王源第一次在论坛上发帖子,吓得管理员马上给加精还置顶了。

王俊凯看着论坛的帖子在那笑,问王源:“所以徐凝学姐找你干嘛啊?”

“她拜托我在大戏上演个角色。”

“为什么找你啊?”

王源不假思索:“我帅呗。”

“得得得,都给你帅。”上哪找比王源更自恋的人,王俊凯一边嫌弃又一边笑着,问他:“什么角色啊?”

“貌似是一个公爵的随从。”

“诶哟,你一个小少爷,演得了随从吗?”王俊凯质疑道。

王源倒是自信满满:“切,你等着看吧。”

 

 

春天还没待够,夏天就追着它把它赶走了。天气渐渐热起来,女孩们都换上了裙子,绿油油的树木丛周围开始有知了和小黄蛙的叫声。

又是一个美妙夏天。

 

事实证明,演话剧这种事确实也难不倒王源。他跟着刘志宏排练了两周,很快就摸懂了门路。因为是舞台话剧,观众可能看不见演员的面部表情,所以台词的情感把握很重要。莎士比亚的剧本,把话说得浮夸又一本正经就对了。

演出的那天,刘志宏跟王源说自己有点紧张。王源拍了他一下,说我这个外行人都不紧张,你演了这么多年话剧小品的,紧张个什么劲。

“这不一样……”

“噢!你是怕徐凝学姐觉得你演得不够好?”

刘志宏的回答却正经得出乎他的意料,他指了指不远处正在准备全程录像的摄影社成员,“这个视频会放上中国校园话剧网,点击率高的话,说不定能被人记住……”

这才是他真正朝梦想迈出的第一步,尽管这只是不起眼的一小步。

原来是有这样的意义啊。王源笑着跟他碰了碰拳头,“你可以的,加油。”

 

王源想看自家死党的表现,又不想穿着一身演出服在观众群中招摇,于是直到快要出场的时候才跑到后台更衣室换衣服。

没想到会在通道里碰上王俊凯。

“你怎么在这?”王源迟疑地往后退了两步。

王俊凯表示无辜:“我上个厕所都不行啊?”

“哦……”

“你在这干嘛啊,不是要上台吗?”

“换衣服啊。”王源说着便走向更衣室,见王俊凯也跟了过来,想把他关在外面。王俊凯死皮赖脸的不肯走,非要跟他进去。王源无可奈何,只好把他放了进来。

他在架子上找自己的那套服装,王俊凯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话剧社挺有钱啊,这衣服都这么精致。”

“人家可是每年都拿优秀社团奖学金的。”

王源把衣服找出来,转头一脸冷漠地看他,“你是打算在这看我换衣服吗?”

王俊凯愣了小半会儿,然后不要脸地笑了,“是啊。”

王源也懒得再跟他废话下去,反正都是男生,没什么好看的。他开始解自己校服衬衫的扣子,王俊凯没想到他真的直接就这么脱了,脑子里“嗡”的一下就乱了。

不是没见过他光着上身的样子,寒假旅游那会儿泡温泉早就看光了。可此刻王源用他那双好看的手一颗一颗地将自己的扣子解开,感觉就大不相同了。

有点……

——王俊凯觉得自己现在的状况不太妙。

王源背对着自己,蝴蝶骨和腰线一览无遗。

又不是女孩子的身体,还瘦干干的一点肉都没有,王俊凯的呼吸却渐渐急促,觉得大脑发热,坐立不安。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跳出胸腔,又有什么东西要从鼻腔中流了出来。

他在王源开始换裤子之前起身了,心虚地找了个理由,“这、这里面好热,我、我先出去了。”

“哦,拜拜。”

王俊凯跨两步就到了门边上,急切地想出去,却怎么也打不开门,愈心急愈手忙脚乱。

“门锁了,傻逼。”王源提醒他。

他看着王俊凯仓皇出逃的背影,不由得感到奇怪。

……真有那么热吗?






-TBC-



脑补一下弟弟换衣服的画面我也要流鼻血啦:) 


25


评论(39)
热度(347)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