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冤家入宅 19

冤家入宅》

CP:王俊凯× 王源

      (继兄弟设定)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青春是手牵手坐上了永不回头的火车

 

王俊凯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像在哄年幼的小孩一样。此时此刻他才真切地感受到,原来王源在自己心里已经如此重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会舍不得他难过,想要他开开心心的,永远保持明朗的笑容。

这个拥抱持续了大约半分钟,王源松开手,吸吸鼻子,觉得这样子有点丢脸,把手一挥,“回家回家。”

王俊凯安安静静跟在后面,看着他圆圆的后脑勺,想到了很多可爱的小动物,比如松鼠,比如小兔子。可是王源的性格又不是这样,他有锋芒,而且不隐藏。

出了体育馆,王俊凯问他:“你饿吗?”

王源点了头,又被问想吃什么。

“小龙虾。”

 

王俊凯还担心王源会就此一蹶不振,没想到对方的恢复能力似乎比自己想的要好得多,吃小龙虾的时候还露出了满足且幸福的表情,没有再提比赛的事。

希望他是真的不难过了,而不是把难过憋在了心里。

 

“你还记得我们有个约法三章吗?”

王源“噢”了声,“现在是真的没用了。”他们的关系已经被迫公诸于众,约法三章中最重要的一条都形同虚设了。

“要作废了吗?”

“不然呢?”

王俊凯挑挑眉:“可以继续修改啊。”

“没有什么要跟你约的了。”王源更专注于眼前的小龙虾。

王俊凯突然笑开:“那也就是说,我可以对你做超越普通朋友关系的举动咯?”

“你有病吧?”王源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王俊凯也不觉得痛,继续厚脸皮道:“可是我想跟你约啊。”

王源头也不抬:“恕不奉陪。”之前约定的什么“王俊凯给的东西都必须吃掉、对周妍馨说话要客气礼貌、不无缘无故跟王俊凯发脾气”,现在就算没有约法三章,自己大体上也都能做到了。既然如此,约法三章又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怎么都是你想约就约,想废就废啊。”

这个人怎么就喜欢逮着一件事死缠烂打,王源忍无可忍,抬头看他,“你又想怎么样?”

“答应我一件事就好,这个约法三章,我们以后就都当从来没有提过。”

这分明是自己亏了啊,王源还没来得及说不,就听见王俊凯对自己说:“以后,不要再哭了。”

王源一愣,方才要说的话都卡在了嘴边。他看着王俊凯的眼睛,那里仿佛有万千情感糅杂成一团。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要求,他也能这么一本正经地说出口。可是自己又为什么,会觉得心里有哪块柔软的地方被击中了。坚硬的城墙被一块小石头锲而不舍地敲击,日复一日,终于被敲出一个小缺口,表面看上去微不足道,却又确实有什么东西从这个缺口一泻而出了。

“什么啊,我从八岁开始就没哭过了。”说出这句话王源自己都没底气,他受不了王俊凯的眼神攻击,埋头继续啃他亲爱的小龙虾了。

王俊凯笑笑,也不拆穿,“那最好。”

 

 

开学前夜,王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狂补作业。为了保证效率,他还特地把手机锁进了抽屉里,一口气写了三张物理练习。直到有人敲门,他才放下笔跑去开门。

一打开门,王俊凯站在外面。

“我煮了面,吃吗?”

“吃吃吃!”吃饱了才能继续奋战。

王源在客厅候着,王俊凯把面给他端来,问道:“还差多少啊。”

“就一篇自由作文和两张化学了,不过作文我还没想到要写什么。”王源吸溜了一口面,汤汁溅到了嘴边。

王俊凯看着他笑,“我教你写什么,你就写……《我的哥哥》。”

关系渐渐好起来之后,王俊凯的厚脸皮程度以及王源一天对他翻白眼的次数都在以指数函数的模式疯狂增长。

“呵呵呵,那我就写我哥是个脑残,傻得突破天际无可救药……”

王俊凯听他叽里呱啦地讲完,一点都不生气,反倒乐呵呵的:“你承认了。”

王源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你承认我是你哥了。”王俊凯得意洋洋。

“呸!”王源的耳根一下子就红了,后悔刚才一时嘴快,“少自作多情。”他迅速把最后几口面吃掉,咕噜咕噜两口把汤喝完,起身又躲回了房间。

王俊凯看他跑得比兔子还快,知道再开玩笑下去他又该炸毛了。他把碗筷洗了收拾好,又去敲他房门。

“要我教你化学吗?”

王源沉思了几秒,沉重地点了头。

 

 

刚过正月十五的早晨天气还冷,王家三个小孩穿上大衣背上书包出门了。王榆念的私立中学离家近,步行就能到。而三中远一点,需要坐几站的公交。于是他们在一个路口分别,左右去往不同方向。

“小榆,开学加油!”

王榆相当淡然地点点头,不如大哥王俊凯这般有热情。一个寒假过后,两个哥哥的关系发生了翻天覆地似的变化。当然更多的是王源态度的改变,让王榆都觉得难以置信。但想来也不会是一朝一夕突然改变的,相处得久了,慢慢互相了解互相磨合,成为朋友抑或是兄弟。虽然意料之外,但也都在情理之中。

毕竟,其实都是温柔的人。

“路上小心。”

 

王俊凯和王源同行,两侧行道树的叶子没有落光,不茂盛但也不至于看起来可怜兮兮。

王源一路都在鬼哭狼嚎自己有多不想开学,做不完的作业和数不清的考试,好想快点上大学。

“你以为大学就轻松啊?”

“应该比高中好一点吧?”至少王源是这么认为的。

“那要看你读什么。”

“你想读什么?”王源问。

“读医。”

王源有点意外,他以为王俊凯是会去读计算机工程师之类的专业的人。读医,那还真是不轻松。不过,确实是个很了不起的梦想啊。

王源肯定了他的想法并表示支持,听听就抛到脑后了,其他的没再想更多。

“对了,”王源说,“这学期没有联赛,校队只有周三有训练,其他时间放学可以一起回家了。”

这会儿王俊凯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确认了一遍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笑容扬到了一个夸张的弧度。他用力地点头,应声道:“好!”

 

 

开学典礼上惯例的又臭又长的致辞,校长在台上口若悬河,下面一片学生都昏昏欲睡。直到学生代表上台发言,台下才有了生机,全都清醒,甚至躁动起来。

王俊凯会作为学生代表发表致辞这件事,他居然没跟自己提过一个字。王源站在队伍中间,看着台上那张熟悉的面孔,真是把学生会会长的风头都抢了。

“你哥还真是帅啊。”

也就只有刘志宏敢对王源说“你哥”了。

王源没理他,没承认也没否认。

“这要是我哥该多好啊。”刘志宏感叹。

王源头也不回:“送你了。”

刘志宏也开着玩笑说那我就收下了。

王俊凯确实挺帅的,王源承认。刚好一米八的挺拔个子,上身短腿特长的完美比例,桃花眼高鼻梁,五官都好看得很。成绩好性格也好,会打篮球还跑得快,会弹吉他还有一把好嗓子,完完全全一个标准优质男神。女生好像都更喜欢他那个类型的,外表看上去有点冷冷酷酷。可是分明就是个智障大儿童,睁大眼睛看看还是你们源哥更帅好吗。

王源结束内心戏,听到王俊凯说:“新的学期,让我们扬帆起航,‘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继续为三中添光加彩。”致辞结束,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王源也象征性地鼓了鼓掌,眼神一路跟着走下台的王俊凯。

 

学生返校之后的校园开始重新热闹起来,分发新书,打扫教室,高一的熊孩子折纸飞机往下飞,楼下扫包干区的高二学长找上来撕逼,高三学生去哪都抱着一本书为刚开学就要到来的校检奋战,一辆一辆的自行车开进校园里,青春的味道四处洋溢。

以及不停催促大家交作业的各科老师。

“快快快,班长,拜托了,数学作业借我抄一下!”

“源哥,求你了,别登记我名字,下次请你吃烤肠!”

开学第一天,王源就卖了不少人情。在老师和同学之间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点,是每个班长都希望能做到的。而王源就是能轻而易举地做到,既不失去老师的信任,又不会与同学结下矛盾,只要和他稍微接触过的人,都不会不喜欢他。

当然,在女生之间人气太旺也难免会遭到一些男生的嫉妒,但他们大多也都只能私下里闲言闲语几句,或是憋在心里骂骂。尤其是,当知道王俊凯和王源是兄弟之后,更是憋屈了。就像是本来势力对立的两方突然成了盟友,实力一结合,就天下无敌了。

现在学校里的女生大抵就分三类,一类是想和王俊凯在一起的,再一类是想和王源在一起的,最后一类……是想王俊凯和王源在一起的。

 

 

谢逸渊堆着一脸阿谀奉承的笑容在给王俊凯捶背,一边道:“凯哥,你看,这个数学作业,能不能别记我没交啊。”

虽说班长的职务被撤了,但王俊凯仍同时身兼数学和物理两科的科代表。他和王源的行事风格不同,做事说话都一向耿直,“不能。”

“凯哥……”谢逸渊拖长尾音,乞求道。

“叫我凯爷都没用,之前的帐还没跟你算呢。”

谢逸渊立马就怂了,小心翼翼地问:“你跟你弟……现在怎么样了?”

一想到王源,王俊凯就笑了,“我们可好了。”

“那还不是多亏我推波助澜嘛……”

王俊凯瞪过去:“你还给自己揽功劳啊?”转念一想又道:“不过……我跟王源能成现在这样,好像还真有一部分是你的原因。”

“对吧对吧。”谢逸渊谄媚地笑着。

王俊凯收起笑容,用桌面上最后一本书拍了下他的脑袋,然后收进了书包,背上就起身要走,“我去找王源了,欠交名单我会顺便拿到办公室的。”

“凯哥!留步啊!三思啊!”

 

 

开学一两周之后,高一8班的学生已经习惯几乎每天放学都能看到王俊凯学长来找王源,两个人一起回家。平常午餐时间也能看到他俩在坐在一起吃饭,有时候旁边有刘志宏,有时候没有。

别班的女生偶尔在学校里看见王俊凯还是会激动不已,而8班的女生已经见多不怪了,她们出去都可以很自然地说:“哦,王俊凯学长啊,每天都来我们班啊,见多了,嗯,近看特别帅,你要签名要偷拍要送情书吗,我可以帮你。”

渐渐地,王氏兄弟之间关系的亲密大家都有目共睹了。甚至还有人说,王俊凯就是个弟控,没有人比他更关心王源。

而这些在老师那边就传成了一段兄友弟恭的佳话。有时候,王源的老师就会在上课的时候说:“你们要学学王源的哥哥王俊凯,人家成绩多好,过阵子就要替咱学校参加全国物理竞赛了……”,王俊凯的老师则会说:“你们看看高一的王源,俊凯的弟弟,人家多乖……”

王源一开始很不喜欢,每次听到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但次数多了就不得不习惯了,免疫了,随老师怎么说了。相反,王俊凯每次都是一脸自豪,好像脸上就写着“对我弟就是这么优秀,你们都快来夸他”,比自己被夸了还骄傲。

王源当初不想让人知道他和王俊凯的关系,就是自尊心好胜心作祟,不愿意被贴上一个“王俊凯的弟弟”的标签,但如今试着去接受,觉得好像也没自己想的那么遭。

虽然王俊凯光芒万丈,但自己也不输于他。

没有谁让谁变得暗淡,只有交相辉映愈发夺目灿烂。

这是最好的状态。

 

 

“你选修报的什么?”回家的路上,两个人都捧着一杯热奶茶取暖,王俊凯好奇问他。

“我干嘛告诉你。”

三中是少数有选修课制度的学校。每周二下午最后一节是选修课,高一高二的学生可以按自己的喜好报名不同的课程,有点类似于大学,但比大学选修课更具趣味性。

比如,有的老师会开设“桥牌中的学问”“从三国杀中看三国”“红楼梦中的道德伦理”这样的课程。报名的人肯定比一般的课程多,能不能选上全看运气。很多人会在选课结果出来的前一天晚上转发三中山茶树的照片,就像转发锦鲤一样。

王俊凯再问了一遍,王源还是不肯说。他知道如果自己说了,按照王俊凯这个缠人程度,肯定会跟自己报一样的。

那自己的选修课就别想好好上了。

 

 

但没想到这个学期的第一节选修课,在“励志类电影鉴赏”这门课的教室里,王源还是看见了王俊凯。

一共四十多门课,每个人报三个志愿,选中哪门全看电脑随机。这都能碰上,也太巧了吧?

王源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下,不想被王俊凯发现自己的存在。对方站在讲台上不知道在和老师说些什么,说完后走下来,笔直地就走到自己旁边坐下了。

……他是怎么一眼就看到自己的?

王源真是懵逼了,“你也选了这个?”

“是啊,真巧。”

罢了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王源认输了。

电影开始放映,说到励志类,老师第一部放的就是《阿甘正传》。大多数人都看过,但也不介意再看一遍,有的人把作业拿出来写,也有的人低头玩手机。签到表传到王源手上的时候,他本想帮王俊凯也打个勾,却没在表上找到“高二3班 王俊凯”。

“怎么没你名字?”

王俊凯闻言把签到表拿过去,面不改色地在最后添了一行自己的名字,默默地打了个勾。

王源算是看明白了,“原来你根本就没选中这门课啊。”

“我找老师说过了,加我一个,她同意了。”

王源白他一眼,“又是刷的脸?”

“不是,她是我物理老师。”

“……”

 

后来谢逸渊知道了这件事,直骂王俊凯你这人还真是双标啊。不容许别人走后门,自己走起来反倒大摇大摆。

王俊凯厚颜无耻地回答他,说得煞有其事:“我这是为了和我弟沟通感情,和你的动机不纯不一样。”

谢逸渊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我怎么觉得你的动机更不纯啊!”

 

于是愚人节那天,谢逸渊就联合了班上一伙男生骗王俊凯,说是有人看见王源在体育课上被篮球砸到了脑袋,现在人躺在医务室呢。

他们本以为按照王俊凯的聪明性子,不会那么容易上当,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王俊凯听了脸色一变,二话不说就往医务室跑了,一直到下一节课开始了五分钟他才回来。那伙人既觉得愧疚又不免想笑,结果下课就被王俊凯教训了一顿。

他皱着眉头说,耍我没事,别拿王源吓我。

他们后来才听说,那天王俊凯跑到医务室没找到人,还跑到王源的班上去了,反复确认他没事才回来的。

 

那一次王源还笑他傻,一直到很久很久之后才明白那种心情。

宁愿是自己被骗了,也不希望是你真的出了事。

 

 

周五的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这周末是清明三天假,每个人都早早收拾好了书包,归心似箭有如脱缰的野马了,偏偏高一8班的班主任还故意在放学前到班上讲了一堆扫墓的注意事项。明明都是老生常谈了还拖了五分钟的课,大伙儿都又急又不敢出声。终于听见他说“下课吧,回家路上小心”,一窝蜂都涌了出去。

只有王源不紧不慢,即便他知道外面有人在等他。

刘志宏走之前拍了下他的肩,“你哥又在等你了,拜拜。”

王俊凯在后门那对他喊:“王源儿,回家啦。”

王源检查好作业都带齐了,起来一转身就看到王俊凯的苹果肌和尖尖虎牙,桃花眼里满是温柔笑意。他哭笑不得,觉得丢脸死了,但还是背起了书包走向他。

“知道啦,用得着喊那么大声吗傻逼。”

 





-TBC-


昨天刚写的下一章有哥哥背弟弟的情节 结果一刷微博看到正主也&*hkj45#…………%hgu5)@!我炸啦!


20

评论(32)
热度(362)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