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冤家入宅 07




冤家入宅》

CP:王俊凯× 王源

      (继兄弟设定)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小学篱笆旁的蒲公英

 

周日晚上,王源吃完晚饭打算去趟超市,买些东西为明天出发去社会实践做准备。他都准备出门了,王俊凯突然说也要去。王源见周妍馨在家,不好不给他面子,就跟他一起出了门。

出门前王榆嘱咐王俊凯说,王源老是丢三落四的,肯定会有东西忘了买忘了带,你多提醒他一下。

王源在一旁听得恼羞成怒,又无法辩驳。

王俊凯点头说好,看着王源怎么也止不住笑意。

 

王源还是不太愿意和王俊凯一起出门的,任何有可能被熟人撞见的地方,他们都不能同时出现。但在这样凉凉的秋夜里,只身一人去超市,好像也挺孤单无聊的。只能祈祷不要那么倒霉刚好遇到同学吧。

“你明天去哪?北京?”王源随口一问。

王俊凯却保持神秘,“不告诉你。”

“有病。”不说就不说,谁关心你去哪里。

从他们住的小区到最近的一家大超市只要走五分钟,这附近都属于繁华地带,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各式各样的广告牌和霓虹灯光交相辉映,满是大城市的热闹。

 

王俊凯先推了一辆购物车,王源又去推了一辆。

“咱们一起不就好了?”

王源推着购物车往前,“谁要跟你一起了。”

来都一起来了,还要分开买,这么冷漠啊。王俊凯无奈地笑了笑,跟了上去。

他发现王源挑东西很随便,通常是觉得好看就放进了购物车,他买了一套洗漱用品旅行装,还有纸巾之类的必备物品。他拿东西都不看价格,明明一袋十八包的纸巾比一袋十二包的纸巾更便宜,他还是拿了贵的那个。王俊凯知道他们家算是挺富裕的,但这么浪费也不好吧,他多说了几句,王源就嫌他烦。

“我又没花你的钱。”

“可你花的也不是你自己的钱啊。”

王源不耐烦地换成了另外一个更实惠点的,然后快步走向了零食货架。王俊凯就这样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把一包又一包的薯片饼干扔进购物车,动作流畅连贯不带犹豫。

“你打算带这么多零食去涟城?”

王源没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老师说基地那边的小卖部没有卖零食。”说着他又拿了一包乐事大波浪薯片,铁板鱿鱼味。

难怪王榆说他丢三落四的,毕竟他可是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零食上了啊。王俊凯看他的购物车被零食占据了一大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挺佩服他的。能吃这么多零食,也算一种特长了吧。想到王榆的嘱咐,王俊凯默默地绕到了别的货架,开始找他打算给王源买的一样东西。

他蹲下身子认真挑选,瞥见一个价格贵的,想到王源是不是会更喜欢,就一咬牙决定买它了。

再回到零食区的时候已经找不到王源了,王俊凯估摸着他可能是去结账了,就也走到了收银台。他结完帐,发现给王源买的东西比他自己买的所有东西加起来还贵,默默心疼了一下钱包,然后走出了超市。

他走出商场大门,发现王源在外面等他,觉得不可思议。

王源没说话,跟他一前一后地走着,觉得心情有点微妙。原来有个人一起回家,是这样的感觉。

“对了,有个东西给你。”王俊凯说着开始往自己手里的购物袋里掏东西,拿出来一盒东西递给他。

“什么啊?”王源接过来一看,马上就骂他有病,“你给我买内裤干嘛?”

王俊凯的回答理所当然:“小榆不是说你老丢三落四的吗,怕你去涟城忘记带内裤啊。”

“我自己有!”

“给你买你就收着吧,八十块两条呢!”

王源还是觉得他脑子有问题,把东西往自己的袋子里一丢,不再去理会。

 

 

第二天一大早,王烨开车送他们北站。学校买下了一整列动车的车票,三中高一高二上千号人在北站北广场集合,不管是去涟城的还是去别的省的小分队,都从这里出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来了什么恐怖组织呢。

还没到北广场,王源就说自己要先下车。那么多人在场呢,要是被人看到他和王俊凯从同一辆车上下来还得了。

王俊凯明白他在顾忌什么,跟他说要不自己先下吧。王源固执,拖着行李箱就走了。王俊凯看他的小身板拖着那么大一个行李箱,脑海里突然涌起一个奇怪的想法——王源是不是瘦得能把自己塞进行李箱呢,好想知道。

王源走得慢,等他走到北广场,看到大批大批的三中学生的时候,老爸的车已经往回开走很久了。他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终于找到自己班级的队伍,一到场就想起了自己的职责,开始点名。

“刘志宏?刘志宏到了吗?”

“到了到了到了。”刘志宏从另一边挤过来,很激动地凑到王源旁边,“我刚才看见王俊凯学长了……”

“哦,所以呢?”

“……我看到送他来的人,好像你爸啊,连车都好像。”

王源的动作一僵,然后推了一把他的脑袋,“像你个铲铲,该去配眼镜了你。”

“嘿你别说,我还真有点开始近视了……”

“趁早配,还有救。”

话题很快被王源不动声色地转移开了,刘志宏也没追着他问那人究竟是不是他爸,权当是自己看错了。

 

上了动车之后,王源凭借自己的人格魅力,跟刘志宏旁边的女生换了个位置,然后就跟他联机打手游。

涟城是位于重庆最东北部的一个小县城,坐动车也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到。游戏玩腻了之后他们又开始看动漫吃零食瞎聊天。

“王源,我觉得你肯定干不来那些农活。”

“干不来也得干啊。”

刘志宏打趣他:“有生之年能看到你这个大少爷下田种地,也是个奇迹吧。”

王源转头看看窗外的青山绿林,他真的从来没去过乡下。出生在那样一个不愁吃不愁穿的家庭,住在城市中心地段,就算是偶尔去旅游,去的也是繁华的大城市,对这样的风景确实算是陌生。

他自己也知道,种菜耕地什么的对他而言,肯定会是很大的挑战吧。

 

午饭时间也在动车上度过,周围的同学都开始泡泡面吃,王源吃了太多零食,不觉得饿,就失去了对午饭的兴趣。

下午两点多左右,动车终于到达涟城,王源出站的时候在人群中恍然看到一个很像王俊凯的身影,再去看第二眼已经找不到了。他觉得是自己看错了,王俊凯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一定是自己太讨厌他,才会看谁都像他。

接着又坐了半个多小时的大巴,浩浩荡荡的大队伍才终于到达涟城社会实践基地中心。王源下车的时候觉得自己简直是到了山区贫困村,一眼望去全是平平的小房子和大片大片的田地山林,甚至连几盏路灯都找不到。想到要在这样的地方待上一周,他就觉得可怕。

实践基地原是一所希望小学,后来废弃了,就干脆改造成了社会实践基地,和三中也合作了十几年。德育处主任在国旗杆下说了一堆无用废话,然后就让各个班主任开始收学生们的手机,说有急用的时候才能找班主任拿,若是被发现有私用手机的,一律严肃处理。

王源恋恋不舍地把手机上交,这下子是真的要过一周与世隔绝的生活了。他是一个上厕所都会带着手机的人,如今与它告别,口袋里空落落的,王源真觉得有点没安全感。

校领导们说完相关的注意事项和实践这几天的基本要求,就让他们去整理寝室内务了。王源咬着牙把行李箱提上三楼,到寝室门口就已经累得直喘气,他一看寝室内部构造,顿时身累心更累。八个人一间不到十平米的房间,年久失修的窗户一片灰蒙蒙,四张上下铺的床,王源真怕人躺上去这床就会塌。

王源看了看门上贴着的寝室安排名单,摇了摇头觉得不行。他随口问了寝室里一个人,知不知道刘志宏住哪间。

“刘志宏?好像在318吧。”

然后他就看着他们的班长拉着行李箱出去了,两分钟后进来另外一个人。

“你就这么屈服了?”

“他说如果我愿意换的话以后都不收我语文预习本了。”

“……”

班长又兼语文科代表的王源,就是有权任性。

 

 

王源一边嫌弃着这鬼地方,一边套着军绿色的被单。刘志宏从外面咋咋呼呼地冲进来,提着嗓门说:“王源王源,我们几个刚去探查过了,那公共澡堂在半山腰上,还没有帘子!”

“啊?那怎么洗啊!”那么多人凑在一起洗澡,还连帘子都没有,王源绝对是拒绝的。

刘志宏耸耸肩,在他还没套好床单的床边坐下,“没办法啊,既来之则安之咯。”

“我打算去洗澡了,你呢?”刘志宏觉得自己一身汗,再不洗澡就要发臭了。

“啊?你能接受那么多人……”

“谁爱看你啊,大家都一样。”刘志宏盯着王源的脸看,想想又道:“不过你……确实不一样。”他长得太好看,难保会不会有男生对他有意思。

王源知道他什么意思,给了他一拳,“快滚去洗澡吧你。”

寝室里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都拿着基地破旧的桶去澡堂了,只剩下王源和他的一箱行李面面相觑。

他翻了翻自己的行李,在一大堆零食里找东西,翻来覆去,终于意识到自己忘了带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基地建在山脚下,周围是一大片农田和果林,王源绕了很久,才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找到所谓的小卖部。他一问,没有他想要买的东西,转头要走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王源定睛一看,惊叫道:“你怎么在这?”

熟悉的虎牙露出来,那人笑笑说:“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你不是考了前三十吗?”

“那也不代表我不能在这啊。”

王源咋舌,“你没报小分队?”

王俊凯点头。

“你是有病吗?你喜欢这鬼地方?”王源表示理解不能,他多么不想待的地方,王俊凯居然舍弃享受的机会主动要来。

“亲近大自然不是挺好的吗,像你这样娇生惯养的小孩就该多来这种地方。”

王源“切”了声,觉得自己没法和不正常的人交流。他要走,胃却突然痛起来,翻江倒海的难受。

“你怎么了?”王俊凯捕捉到他迟疑的动作和一闪而过的小表情,问道。

“没事。”王源想走却被一只手拉住,硬是给拽了回去,王俊凯的笑容收了回去,表情看上去多了那么一点严肃。

“哪不舒服?”

“说了没有。”

“你跟我嘴倔什么。”王俊凯有点凶了,王源还是第一次听他这样说话,觉得好像自己再不说实话,对方就真的会把自己怎么样似的。

王源顿了顿道:“胃疼。”他不再装没事,双手捂住胃部,背都曲了下去,疼得表情狰狞。

“怎么回事?午饭有没有好好吃?”王俊凯也微微弯下腰去,扶着他。

王源摇摇头。

“啧。”他把王源扶到旁边的大石头上坐着,“你在这等我一会儿,别乱动。”说完就往回跑,也不知道是要去哪。王源还有点懵懵的,也不知道他打算干嘛,只觉得他跑得真快,腿长就是好。

 

大概过了五分钟,他看见王俊凯回来,手里拿着一杯有颜色的水和一块面包。

“胃药,喝了它,然后把面包吃了。”

王源接过来小小抿了一口,小声嘟囔了一句,“苦……”

王俊凯无可奈何,进了小卖部买了两颗糖给他,“你到底几岁啊,喝药还喊苦。”

王源没力气和他吵,捏着鼻子一口气把药喝完,还打了个嗝。王俊凯忍不住笑出声,本打算伸手拿过杯子,王源却突然把身子一转,背对了过去。

“干嘛?”

“那边有人。”

王俊凯哭笑不得,一拍他的脑袋,“我们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吧?”

王源皱着眉把杯子塞回他手里,“我和你没什么关系。”

“行行行,那你照顾好你自己的身体,别让我来操心成不?”

他是不是有点太关心自己,王源觉得耳朵一热,刚才喝进去的暖呼呼的药好像起了效用,胃不那么疼了。他才不想麻烦王俊凯的啊,明明是他自己凑上来多管闲事的,弄得这样好像欠了他一个人情。

他抱怨,却没什么威慑力,“你很烦……”

“面包记得吃,晚饭多吃点,别总吃零食,这么瘦了还不好好吃饭,难怪胃不好,等以后……”

“天呐你真的很烦啊。”王源被他的啰嗦所折服,这一个大男人怎么跟老妈子一样啰嗦。“快走吧你。”

王俊凯不说了,打算走的时候又被身后的人突然叫住。

“又怎么了?”

王源想到一件事,不由得脸一红,支支吾吾地,“你、你有没有……多的……”

 

 

王源回到寝室的时候还一肚子气,不就是自己忘了带内裤嘛,有什么好笑的,有那么好笑吗!当时王俊凯捂着肚子大笑,就差在地上打滚了。王源踢了他一脚,骂了句脏话。

“我不是还特意给你买了吗,八十块两条诶!”

“就是忘记带了啊!”王源恼羞成怒,越看王俊凯笑就越火大。

“我看你连脑子也忘了带吧。”王俊凯就这么一直笑他,气得王源牙痒痒。不过,最后倒是借到了新的内裤。这下子欠了他两次人情,算了,下次请他吃顿饭就好了吧。

王源边想边气呼呼地把他给的面包啃了,红豆馅,真不好吃。刘志宏已经洗完了澡,让王源也去洗,说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适应了就好。王源摇摇头不肯去,那画面他光是想想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那你总不能不洗吧?”

“等晚上熄了灯没人洗的时候我偷偷摸摸地去。”

“行,你厉害你勇敢,被抓着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白条,十个小时义工呢!”

白条黄条是三中的惩罚制度,一般犯了事就是给开一张白条,然后到学校图书馆或者实验室做满十个小时的义工才能消条,再严重一点的就是开黄条,三十个小时义工外加请家长面谈。王源这样的乖乖学生,本该是三年都没有机会被开一次条的,这次可能要破例了。但他觉得无所谓,比起那些,还是洗一个身心舒爽的澡比较重要。

 

吃完饭每个人要把自己的碗筷给洗了,一桌两个值日生负责收拾餐桌和洗其他的碗碟。王源第一天就被安排到做值日,和另外一个男生一起,几个盘子洗了半个小时,着实明白了妹妹以往的辛苦。

今晚没有其他活动,上千号人坐在大食堂里自习,八个人围着一张小桌子,王源一点也静不下心来看书。破旧的风扇吱嘎吱嘎地响,他迷迷糊糊地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王俊凯打算出去上厕所的时候经过高一这边,看到那颗眼熟的毛茸茸的小脑袋埋在了他的双臂间,脚下的步子顿了顿,换了一个方向。

“嘿,刘志宏。”他走过去,假装路过。

被叫了名字的男生抬起头,惊喜又诧异,“王俊凯学长……”刘志宏也疑惑,他怎么会在这里?

王俊凯没有要多跟他解释的意思,“你朋友睡着了啊?”

“啊?嗯。”刘志宏才反应过来他在说王源,他俩不是认识吗,“你朋友”这种说法也未免太生分了吧。

王俊凯用下巴点了点王源放在旁边的外套,装出漫不经心的语调对刘志宏说:“帮他把外套披上吧,不然会着凉的。”

“噢,好。”

刘志宏轻轻给王源披上外套,看着王俊凯走远的背影,也只是觉得学长真是对人又好又温柔,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TBC-



08


评论(24)
热度(448)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