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冤家入宅 04



冤家入宅》

CP:王俊凯× 王源

      (继兄弟设定)


前文 01 02 03




04.却总能把战火燃成了硝烟

 

王源把自己埋到被子里,忍着眼泪。他突然很想妈妈,想念妈妈温暖的怀抱。三年前他们刚离婚那会儿,妈妈最少一个月也会来看一次他们,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来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王源仔细想想,大概快有一年没见到她了吧。

说不定,她也已经再婚了呢。

王源越想着这些就越想哭,此刻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王源没打算去开,但对方敲了很久,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你烦不烦啊?”他大声吼。

外面传来王俊凯的声音,“你的手机。”

他抹了一把眼睛,起来去开门。

王俊凯把手机递给他,“鼻子还流血吗?”

王源接过来,“你可以走了。”

“我想跟你聊聊。”

“我不想。”王源一把把门关上,不留任何商量的余地。

可王俊凯还在外面说话,“你饿吗?”

刚才在饭桌上确实没吃多少,但王源不打算妥协,反正房间里还有些零食足够填肚子。

他又问:“你哭了吗?”

王源吼回去:“你才哭了!”

王俊凯的声音弱了下去:“可我妈哭了。”

王源终于受不了他,再次把门打开,“所以呢?”

他也不进来,就只是站在门外。王源看了眼外面,没有人,客厅的灯已经暗了。

他看着王源的眼睛,淡淡地开口,“我妈刚才居然跟我说,她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你,我就不明白了,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他顿了顿,自顾自继续说下去,“我爸在我八岁的时候就生病去世了,我妈一个人把我养到这么大,也一直没有再婚,就是怕我不喜欢,或者后爸对我不好。但其实我不介意的,她为了我那么辛苦,为什么还要因为我牺牲自己的幸福。我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喜欢你爸,你爸也对她挺好的。她知道你爸有两个孩子的时候也犹豫了很久,就怕你们会抗拒,一直在想怎么样能够让你们容易接受。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依靠……”他说着说着,情绪也变得有些激动起来,“你为什么要那样说话?说得好像我妈是第三者一样?”

王源愣着听他说完一长串的话,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又听见他说,“我妈不欠你什么。”王俊凯把话说完,也没指望他会听进去多少,只是觉得说出来心里顺畅多了。

……王俊凯这是生气了吗?

王源一时也没完全理解他的意思,只莫名觉得更委屈了,鼻子和眼睛都红通通的,像只兔子。

王俊凯叹了口气,怕他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冰箱里有速冻饺子,我给你煮一碗吧?”

王源吸吸鼻子,点了点头。

 

 

第二天是周六,王源一大早就出了门,连早饭都没吃,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周天亦是如此,整个周末没跟他们说一句话。终于到周一的早晨,王烨在家里吃早餐,看见王源拿了面包就打算走,从背后叫住了他。

“王源,爸跟你道歉,爸不该打你。”

王源没理他,头也没转过来。

“但你也不小了,该懂点事了,周阿姨对你们够好的了,你还有什么意见?我们办婚礼不是想招摇,只是想正式一点。”

反正都是有可能离的,再正式又有什么用,王源在心里这么想。

“我周六有比赛。”王源又强调了一次,秋季篮球联赛的预赛,对他来说很重要。

“比赛重要还是你爸的婚礼重要?场地都定下来了,邀请函也发了,时间改不了,你就把比赛推了吧,什么比赛?钢琴?”

王源觉得自己还是没法和他好好沟通,咬住面包背上书包就走了。王榆把剩下的豆浆喝完,也跟了上去。王烨看着他们匆匆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想着自己的儿子女儿怎么就长成这样的性格了呢,一点都不讨人喜欢。他看向饭桌上最后剩下的王俊凯,问他,“小凯你不跟王源一起走?”

王俊凯摇头,无奈地笑了笑。

 

 

第三节是化学实验课,从天桥走到实验楼会途经高二教学楼,王源看见王俊凯跟一群男生站在走廊嘻嘻哈哈聊天,想加快步速。然而对方眼尖也看到了自己,出声“嘿”了一句。王源有些恼火,说好的在学校不能主动和他搭话呢?

结果下一秒听见他喊的是刘志宏的名字。

刘志宏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学长好。”

“什么课啊?”

“化学。”

王源喊他,“要迟到了刘志宏。”他才依依不舍地道了声学长再见。

王源没走远几步,就听见那群男生中有人跟王俊凯说话,你一言我一语的。

“那个学弟,合唱团的,好像叫王源吧,我女朋友老跟我提他,不过长得还真挺好看的。”

“他还是篮球队队长嘞!”

“看不出来啊,这么瘦。”

“嘿你别说,人家体育可好了。”

“你怎么知道?你调查过人家啊?”

王俊凯只是勾着嘴角看他走远的背影,一句话也没说。

 

 

午休领着全班在操场练入场式队形的时候又遇到了王俊凯,他们班也在排练。

“班长,前面那个班一直不走,你去叫一下吧?”

王源看了看赖在主席台正前方跑道上不走的高二3班,王俊凯站在里面特别显眼。他有些为难地说,“这里也能练。”

体育委员又道,“我们得对着主席台站一下位置,不然到时候确定不了站在哪个点,一变队形就乱。”越来越多人叫他去跟前面的班交涉一下,王源咬咬牙,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他走到王俊凯面前,对方明显愣了一下,然后饶有趣味地看着自己。

“学长……你们练了这么久,可以让给我们练一下吗?”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语气,做到平和。

“你说让就让啊?”王俊凯笑意更甚,仗着自己比他高,以气场压制着他。周围的女生都沸腾了,三中两大校草的第一次正面交锋,既让人兴奋又特别养眼。同班的同学还是第一次看到王俊凯这样子对别人说话,全都在看好戏似的看着他俩。

王源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这么多人面前也不好多说一句,甩头就走了,回去跟自己班上的人说,交涉失败了。

“诶,可是他们走了诶?”

王源闻言望过去,高二3班的人果真转移了阵地,主席台前面的位置空了出来。

他真的是完全搞不懂王俊凯的想法。

 

 

三天的加紧训练过后,运动会如期而至。

王源一边忙着帮体育委员叫运动员准备检录,一边帮宣传委员催大家写广播稿,一边帮后勤负责人搬水送水,还要准备自己的比赛,忙里忙外的,在大太阳底下来来回回曝晒。他这个班长做得太认真太负责,自己都没时间喝上几口水。

他站在跑道旁边给班里参加比赛的人加油,突然走过来一个人递给他一瓶海之言,“有个人叫我把这个拿给你。”

他一看就知道那个人是谁。

“你帮我还给他,说我不要。”

送水的人面露难色,“可是他说一定要给你。”

“那我送你了,你喝吧。”王源执意不要,那人只好作罢。王源顺着他返回的方向,在跑道对面看见了王俊凯,一眼瞪了过去。他觉得王俊凯就像一颗橡皮糖,黏上了就怎么甩也甩不掉,他觉得很烦,可对方却莫名其妙地乐在其中。每每看到他的笑容,王源就感到不寒而栗。

他的思绪还在到处乱飘,又听见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王源。”

一个男生扛着一台单反,将镜头对准了他。

“?”王源吓了一跳。

“我是摄影社的,我可以拍几张你的照片吗?”

王源伸手挡住镜头,“不可以。”

那个人却往后退了几步,对着王源迅速拍了几张就跑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傻愣愣的表情就被人记录了下来。

“什么嘛……”

 

 

除开一些让人不太愉快的小插曲,运动会第一天的上午还是挺顺利的,王源的50米跑了乙组第五,班级也有好几个项目拿到了名次。

可到了午休的时候,王源从体育委员那里看到了下午200米短跑的分组名单,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三中的运动会不是按年级来分组的,而是按身高分成了甲组、乙组和丙组。王源的身高正好够上了乙组的最低标准,于是巧合地,他在他那组的名单里,看见了王俊凯的名字。200米短跑乙组第三组,王俊凯第三道,他第二道。

王源忽然有点想弃权了。

这得是多么不得了的孽缘,才能有这么巧的事。

输给他的话就太丢脸了,一定会被嘲笑的。

这场比赛,拼了命也要赢。

 

王俊凯看到名单的时候也挺意外的,会报200米只是因为同桌的怂恿,没想到这么巧会碰上王源。

大概这就叫做宿命?

其实王俊凯不讨厌王源这个弟弟,相反还觉得逗他挺有趣的。其实他小时候就一直希望能有个弟弟妹妹。如果是妹妹,那就可以每天送她上学接她放学,给她买小裙子和洋娃娃,保护着她慢慢长大,然后在她交了男朋友之后,恶狠狠地对对方说,嘿,她哥还没同意呢。如果是弟弟,那就可以和他一起打游戏、打篮球、互换衣服穿,勾肩搭背地上街,再讨论哪个姑娘最好看。

奈何计划生育打破了他一切美好的幻想,而且爸妈也一直没有这个打算。后来再长大一点,老爸就去世了。

……所以王源为什么可以有个妹妹?

王俊凯想了想,他们家大概是交过罚款的吧,毕竟王源他爸那么有钱,也不怕这一点罚款。

如果王源能够接受自己的母亲,他还是很乐意跟他好好相处、把他当亲弟弟来照顾的。

可是他倔得很,有时候不懂得权衡利弊,浑身都是张牙舞爪的尖刺,让别人一步都靠近不得。王俊凯想想,其实自己又未尝不是呢,只不过自己更懂得把刺藏好罢了。

他觉得,他跟王源或许更应该惺惺相惜的,而不是像现在这种相处模式。

然而……对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愿意停止对他单方面的宣战吧。

 

 

王俊凯看见王源穿着运动短裤,上身是短袖班服,整个人细胳膊细腿的,一点肉都没有。他想跟他打个招呼,可突然想到了约法三章,还是打消了念头。

没想到反倒是王源先跟自己说话了,“怎么这么倒霉,比个赛都要碰到你。”

王俊凯笑笑,“就是啊,这分组不太科学,你竟然能分到乙组。”

王源听出他话中有话,又咋咋呼呼起来,“我本来就应该分到乙组!”

“那我比你高这么多,应该分去丙组嘛。”

王源气得翻了个白眼,还击他,“你不管是在甲组乙组还是丙组,结果还不都一样,垫底。”

“是吗,输了可别哭鼻子。”

裁判吹了一声哨,他们走到各自的起跑位置蹲下。王源死死盯着前面王俊凯的背影,咬咬牙准备一会儿用上全劲跑。裁判吹了第二声哨,喊了“预备——”。

发令枪声响起,王源一个蹲踞式起跑冲了出去,在弯道顺利超过了王俊凯。他一刻也不敢松懈,一心只想着要赢过他。场上的其他对手都无所谓,只要比他快就行。王源一个劲拼了命地往前跑,眼看终点就快要到了,突然一下子脚没跟上上半身的重心前倾,整个人往前摔了下去,还扭到了脚。

“王源!”

同一时间,很多人喊出了他的名字。

包括王俊凯,他马上冲上前想扶起他,紧张地问,“你没事吧?”

“我背你去医务室。”

王源疼得五官都揪在了一块,还在逞强,“我自己能去。”

其他人陆续跑到了终点,跑道上只剩下他们两个。

王俊凯拿他没办法,叫了周围的人,“你们谁过来帮忙扶一下。”人群瞬间一拥而上,两个高个子的把王源架了起来,带他往医务室走,大多数人就都跟着往那边走了。

这场比赛,王源没有成绩,王俊凯也没有成绩。

 

区区一场200米跑步,王源是无所谓的,但他这一摔,就严重影响到了周末的联赛。医务室的漂亮校医姐姐说他扭到了筋骨,再加上膝盖和手掌的擦伤,要打篮球的话可能是有些困难的。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打在王源天灵盖上。

联赛不能上场,那简直是要他的命。

“你这一阵子是不是运动量太大了?腿负荷过重了。”

他苦苦央求校医姐姐别告诉他们教练,这点小伤根本不碍事,他能上的。但却得到了她的严重警告,有伤就要好好休息,万一情况恶化,下一场也别想上了。

王源耷拉着脑袋情绪低落,拖着扭伤的脚一瘸一拐地回到操场,打算回看台上班级的大本营坐着,经过主席台时看见了刘志宏,他正坐在那念广播。

广播里正在放一首《奔跑》,刘志宏在念一篇来自高二文科班的广播稿,那文笔,确实没话说。王源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等他念完,郁闷道,“你源哥不能奔跑了。”

刘志宏把麦的声音关掉,“我刚听说你被人架到医务室了?咋回事啊?”

“你别说了,都是晦气啊,气死我了……”他道,“你快放一首《伤心的人别听慢歌》。”

 

 

那天下午王俊凯再看到王源,就是他在主席台上跟刘志宏喋喋不休抱怨的时候。他在操场上远远望见他们坐在一起,看上去有些激动地在谈论什么。刘志宏翘着椅子,身子一前一后地摇摆。王源的手悄悄从背后扶住他的椅子,似乎是在防止他摔倒。

原来他也是可以很温柔的。

接受一个空降而来的哥哥是需要时间的吧,王俊凯可以理解。他的视线在王源身上多停留了几秒,最后笑着走开了。

 

 

王源坐了一个下午,觉得无聊透了,终于等到今天所有的比赛项目都结束,他一瘸一拐地回家。经过一个转角,他突然看见王俊凯站在前面,恰好抬起了头。

“你还好吗?”他问。

“约法三章!”

王俊凯笑着:“现在不在学校。”

“我是说,放学不能跟我一起走。”王源左右看看,周围应该没有三中的学生,他才走近他,皱起了眉。

王俊凯装作无辜:“我没等你啊,我只是站在这,刚好遇到你。”

真是耍无赖。王源翻了个白眼,不再搭理他,径自往前走了。他脚还疼着,步速极慢,走了几米又转过头对他喊,“那你别跟着我啊。”

“可我家也往这个方向啊。”

王源往边上走,尽可能地离他远一点。

“你还没回答我,你的脚伤严重吗?”王俊凯几步就追上去,追在他身旁问。

“周六估计上不了场了,怎么样?开心吗?要不是因为你……”

“你只对我一个人这样吗?”

王源话说一半被打断,又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问懵了,“啊?”

王俊凯想起下午看到他和刘志宏在一块儿的场景,“咋咋呼呼的、脾气不太好的样子,还不讲理……你只在我面前这样吗?”

王源觉得这话听起来有哪里怪怪的,他反驳道,“你说谁不讲理啊?我脾气不好?我可是公认的对人又好又温柔……”

“那为什么对我总是凶巴巴的?”

王源被他这些问题问得一时半会儿找不着北,你要问他啊,他自己也还真想不清答案。他又是凶巴巴地,“因为只有你特别特别特别讨人厌啊。”

王俊凯纳闷了,从小到大亲戚长辈们没有一个不夸他懂事孝顺,老师也喜欢让他做班干部,因为他做事认真负责。同龄人都想和这样阳光幽默的王俊凯做朋友,他的人缘一直很好,所有人都喜欢他,像这样义正言辞地说着讨厌他、处处都想避开他的人,王源还是第一个。

暗暗讨厌也就算了,还总是明着和他唱反调。

可是……

自己怎么就对他生不起气呢?






-TBC-



05



评论(34)
热度(482)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