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鸣阳 22(完结)


第一话 出师不利

上一话 孤注一掷



《鸣阳》

最终话 鸣凤朝阳 

 

“卧槽,劳资不服啊!”

K3看了布告栏,气冲冲地跑到C班,火气大得就差把桌子掀了。

K1和K6被他吓了一跳,双双愣住。

“就差那么一点点!”K3用力捶了下桌子,头顶都能冒出火星子来。不知道他是急过头了还是太不甘心,眼圈里都泛了一层红。

K6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好,干脆不说话了。

K1也只是看着他,一言不发。

K3被他们的反应弄得更窝火,“你们给点反应啊,小爷都快气死了!”

“你生气也没有用啊。”K5从教室后门走进来。

K3咬着唇看他,话都藏在眼神里。K5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算是无言的安慰。

大家心里都不好受,整个教室的气氛都很沉闷。

 

这个学期结束,鸣阳中学就将被正式废除,梧桐树可能会被砍掉,教学楼可能会被夷平,总之上课铃声不会再响起,曾经的一片生机将由死气沉沉代替,也不会再有像他们一样的相遇。

 

“我爸肯定会让我去念那种什么私立贵族中学。”K3想想就觉得不开心,鸣阳是最适合他的,也是他最喜欢的。

K7、K4和K8也都围到C班,像在开小会一样,K神们聚在了一起。

K7提出他想在这个学期结束之前,筹划一场大的校园活动。最后经过投票,大家表示想举办一个类似日本校园文化祭的节日,就叫做……鸣阳祭好了。时间初步定在五月下旬,为期两天。他们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参与进来,共同创造最后的美好回忆。

K3拍拍胸脯说资金我出,K7就拉上了K4写策划案。

说做就做,K7决定的事从不迟疑。

 

 

每个班级要选出一位鸣阳祭负责人,理所当然的,A班是K7、B班是K4、F班是K3……而在C班,这个重任就落在了K1身上。

班里同学把票都投给了他,一定要让他当,推脱都推脱不了。K1想起最开始的时候,K5也是这样把他推上了马拉松的赛场,还毫不留情地阴了他一招。但这时与那时的性质不同了,那时受过无数的挑衅和整蛊,所幸的是,最后还是收获了珍贵的友谊。

明明只是去年的事,现在想起来却觉得过了好久。初进鸣阳时课堂上的公然挑衅、放学被骗到画室跟K2打了一架、马拉松比赛被下药、期末考试被陷害作弊……

说起来也真奇妙呢,最开始势不两立的两方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每天碰面就想给对方一拳,现在却能在一张桌子上一起吃饭聊天互损,为同一件事而努力。

或许这是冥冥之中一种特殊的羁绊,注定你们成为朋友的路途艰险遥远,但最后都能到达终点。

 

 

周四放学的时候负责人们留下来开了个会,大致内容就是有关鸣阳祭的具体安排和相关细则。

K1听了三分之二,更多的心思放在了旁边的K4身上。他听别人说话的时候睫毛微微颤动,认真的神情配上精致的五官,好看得像一幅画。他发言时一张一合的嘴唇,看上去很诱人可口。

终于等到会议结束,K1马上说要送他回家。

“我还要留下来跟K7再讨论一些事。”既然是最后一次校园活动了,他们自然想尽可能地做到完美,不留遗憾。

“那我等你。”

K1不开心了,废校的事还没忙完,K4又得忙鸣阳祭的事。K1气K4冷落了他,更气他忙里忙外不懂得照顾自己。

其他人陆陆续续地走了,K1坐在一边,听K4和K7讨论事情。

他俩在认真起来对待学校的事情时,跟平常的样子都不一样,不开玩笑,也没有多余的废话。

想到他们相识得更早,经常像这样单独在会议室里做事,K1就有些乱吃飞醋了。

“你觉得该不该放外校的人进来。”这是K7考虑很久的事情。

K4思考了一会儿,分析给他听,“有好处也有坏处……让外校的人进来看看,特别是一些重要人物,改变他们对鸣阳的看法,如果能得到更多人的支持,说不定能挽回废校局面。但我怕的是……有人混进来捣乱,比如正谊……”

“我和你想的一样。”K7把脸朝向他,“你觉得呢?K1?”

K1坐直了身子,“我觉得放外校的人进来挺好的,让他们出示身份证明呗,大人看身份证,学生看学生证,正谊的人不让进不就得了,进一个打一个。”

他的话简单粗暴,却让K4和K7无法反驳。二人相顾无言,最后还是都赞同了K1的提议。

“让K3请几个身强体壮的保镖,应该没什么问题。”

 

 

K1牵着K4的手,两个人都有些害羞。身前是熟悉的柏油路,身后是山茶树落下的斑驳树影,头顶是一片湛蓝天空。

“我终于知道你之前为什么会问我‘如果有一天不得不离开鸣阳会怎么办’了。”原来从那么早开始,他们就独自担着这件事的压力了,K1忍不住心疼起他。

“那时候你回答……你会挺舍不得的。”

K1没想到他都记得。

“对,因为这个学校有你。”

K4笑起来,觉得最近他越来越会贫嘴了。

“别笑,我说真的。”

K4感受到掌心来自他的温度,同时听见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我非常想谢谢鸣阳,让我遇见了你。”

K4耳朵一酥,脑子一发热,突然就停下脚步,拉住K1的衣服,往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马上把头扭开,看向别处。

K1整个人都愣住了,脸上的表情因为过度喜悦加上过度吃惊而变得僵硬又滑稽。如果这不是在大街上,K1是一定要再亲回来的。可他记着了上次K4的话,让他别在有人的地方亲他。不过,他好像自己破戒了呀……?

见K1毫无反应,K4愈发觉得刚才的举动太过羞耻,他脸皮多薄,哪里受得了这样。

“那个……”

“那个……”

沉默了一阵子后,两人同时开口。

K1:“你先说。”

K4摇摇头,“还是你先你先。”

“什么时候再去我家看‘小可爱’吗……”

K4脸上重新漾起笑容,“我刚也想说这个,我想见‘小可爱’了……”

“那什么时候去?”

“现在?”

“好!你说了算!”

 

 

走进家门,果然又是空无一人。

这是K1第二次把K4带回家,还是不免有些小紧张。毕竟,这次两人的关系可不一样了。

“‘小可爱’……”

一只白色的毛绒球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在K1脚边转圈。

“它好黏人。”K4把它抱起来,顺了顺它的毛。

“和你挺像。”

“像?”K4不解,我黏人吗?

“我是说……都很可爱。”K1给他倒了杯开水,也摸了摸猫咪的脑袋。这场景倒挺像爸爸妈妈和小孩……

K4跟K1走到他房间,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大男孩的房间那样脏乱,倒是挺干净,东西都摆得干干净净。他看见墙角挂着的吉他,心血来潮想听K1给他弹。

“想听什么?”

K4说,你弹什么我就听什么。

K1想了一会儿,给他弹了一首《简单爱》。

 

说不上为什么 我变得很主动

若爱上一个人 什么都会值得去做

我想大声宣布 对你依依不舍

连隔壁邻居都猜到 我现在的感受

河边的风 在吹着头发飘动

牵着你的手 一阵莫名感动我想带你 回我的外婆家

一起看着日落 一直到我们都睡着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能不能够 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我想带你骑单车

我想和你看棒球

想这样没担忧 唱着歌一直走

 

我想就这样牵着 你的手不放开

爱可不可以简简单单 没有伤害

你靠着我的肩膀

你在我胸口睡着

像这样的生活 我爱你你爱我

想简简单单爱

想简简单单爱

 

……

 

K4给他鼓掌,眼里闪耀着欣赏的光芒。

而K1一双桃花眼深情迷离,似有万千话语含在眼里,叫人心荡意牵。

只要你喜欢,我愿意为你一直弹下去。

 

 

 

经过几周忙忙碌碌的准备,鸣阳祭已经近在眼前。鸣阳内外洋溢着一种活跃的氛围,倒不像一所不良高校了。

大家都说,如果K1没有转来,可能鸣阳到现在还是一盘散沙,不会有人在意废校的事,也不会有鸣阳祭的诞生,都在感谢他的出现。

K1整个人都被他们说得不好意思了,自己好像就突然变成了救世的英雄,得到了万人的拥戴。

但是,他才是最想感谢鸣阳的人啊。

 

 

校门口挂起了巨大的横幅——“鸣阳中学第一届鸣阳祭”。这是第一届,也大概是唯一一届。

K3花了很多钱在搞大排场这方面上,把整个校园装饰得多彩斑斓,墙壁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涂鸦都用海报或手绘遮盖过去了。操场上是社团的摊位,礼堂有表演在进行,每间教室都有班级的主题店铺。最后每个班挣来的钱都会拿去做公益,以鸣阳集体的名义,这是K7最初就有的想法。

K7所在的高一A班做的是蛋糕甜品店。他难得同意弟弟请假来到鸣阳一起参加鸣阳祭,夹带私心地为弟弟准备了蛋糕主题的店铺,也想圆了他一直想考鸣阳的愿望,让他过一回做鸣阳学生的瘾。

隔壁B班奶茶店的主题是宠物,他们不知道从哪弄来了很多小巧可爱的猫猫狗狗,掳获了大批少男少女的心。

再过去的C班是最俗的、也是日漫里最常见的执事咖啡厅,是全班同学投票选出来的。当然,票数大多来自于女生。

K8把他的班级搞成了个魔法城堡,整个都阴气沉沉的。

学校到处都热热闹闹的。

 

“你弟怎么没来啊?”K3在走廊碰见K7,随口问了一句。

K7冷冷瞥了他一眼,“他一直在这。”

“诶诶??”

K3四处张望了一番,终于在他身边看见了K9,心花怒放地对他又揉又抱,被K7凶恶的眼刀瞪了回来。

“好好好,你的弟弟,你的,我不碰。”K3放开他那双“咸猪手”,作投降状,“没办法,你弟太可爱了,今天难得见着。”

K9眨眨眼睛,看着眼前这位大哥哥,“你好~”

“叫我三哥,三哥。”

“三哥~”

“哎哟喂,真乖。”

K3被他甜甜的声音叫得心都化了,实在是羡慕K7有这么可爱的一个弟弟。K1有姐姐、K5有妹妹,他是个独生子,没享受过有兄弟姐妹的感觉,之前说要跟大家做拜把兄弟,也是因为这个。

“小九,在这好好玩,有什么需要就找你三哥,知道吗?”

K9乖乖地点头,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他,“三哥,我很快也会是鸣阳的学生了。”

看他满眼的欣喜与热忱,K3实在不忍泼他冷水,也认真地点头回应他。K7话梗在喉里,也终是没说出来。

之前一直不希望他来鸣阳念书,现在要被废校了,反而觉得,如果能来就好了。

 

K1身着执事服,对着角落喊,“班长,别再吃了,你看这么多客人……”

K6头也没抬,理都不理他。

“班长……”

自从上个月K2去了意大利,K6每天都不是很有胃口、吃得不多,今天突然这么狼吞虎咽的,让K1觉得稀奇。

他回答说,K2明天回来。

“诶?真的吗?”K1扬起嘴角,想着班长终于可以不用再是一副憔悴相思样了,“所以呢?”

K6没再回话。

他想到昨天跟K2打电话的时候,他说的那句恶狠狠的话——“有没有好好吃饭?回去让我检查一下,瘦几斤就干你几次”,隔着小半个地球都能感受到他的色气通过话筒传达到耳边。

……流氓。

K6想着脸上就发烫,又往嘴里塞了几口,这一个月瘦的肉还来得及能补回来吗……

 

K3走到C班,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听说过他们班的主题是执事咖啡厅,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鸣阳的女生不多,几乎有一半的人都在这了吧。门外排了条长长的队,在队伍的最前面,他看见了一身黑色的K1。

那么恍惚一下,还是会有点心动的感觉。

“波点裤,没穿波点裤差点没认出你来。”他走过去又是惯有的调侃,“你在这招呼女生,小K4知道吗?”

K1勾起一边唇角,笑得颇有几分邪魅,“你们家老五也在里面招待女生呢,不进去看看?”

K3走进教室,倒是布置得有模有样,他一眼就看见了K5,走过去打了声招呼,“哟。”

女生堆里爆发出更大的尖叫。

K3对她们挑眉一笑,彻底让她们血槽清空。

K5放下手中的活,把他拉到一边,“当着我面调戏女生啊?”

“我还可以调戏男生。”K3作死精神不灭。

K5脱掉白色手套,“要不要我陪你逛逛?”

“有什么好逛的,闭着眼都会走了,而且……你走得开吗?”K3话音刚落,只见K5走到教室角落,把白色手套放在了桌面上,“老六,别吃了,该干活了。”

K6不情愿地站起来,接了他的班。

 

鸣阳对他们来说,确实已经没有什么好逛的了、每一间教室、每一个角落都太过熟悉,只有像K9这样外面的人会对它感到新奇。

今天来了不少别的学校的老师、学生,能听见他们赞叹不断道,原来鸣阳不只是个成绩差劲校风败坏的学校,很多事情,他们也可以做得很好,甚至更好。举办得有模有样的鸣阳祭,让外界大多数人改变了他们对鸣阳的看法。

“鸣阳明明可以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了,却要被扼杀在摇篮里。”K3的语气里尽是不甘。

K5点点头,又问,“如果鸣阳不是一所不良高校,你当初会选择这里吗?”

K3想了想,笑道,“好像不会诶。”

“我也不会。”

“还好鸣阳是,不然我可能就会在那种什么贵族中学了。”

“我可能会在正谊。”

“哈哈哈哈想想就觉得好可怕……”

五月下旬,天气已经很热了,K5趁着周围没人,凑过去轻轻啄了下他喋喋不休的嘴,感受薄荷的清凉。K3的脸蹭地一下红了,瞪了他一眼。K5把脑袋转到一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四处看风景,脸上有做坏事得逞的笑容。

 

K1给一号桌的几个女生端上几杯咖啡,突然有人火急火燎地赶过来,小声地跟K1说,“K4在校门口被人找麻烦了。”

K1一下子紧张起来,“卧槽?谁那么大胆子?正谊的?”然后不等人回答就往外冲,几乎是以百米赛跑的速度。他一路撞到来来往往的很多人,但根本没心思停下来道歉,他现在一心只有K4,K4怎么样了。

等他赶到校门口时,并没有看见那个人所说的“K4被人找麻烦”的场景,相反的,这里除了几个保安别无他人,安安静静的。

他还在发愣,突然被人从后面用双手蒙住了眼睛。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他从那双手手心的温度就辩识出了主人,不冷不热。

接着他嗅到一股淡淡的牛奶香,不自觉地扬起笑容,覆上他的手。

“小可爱……”

他放开手,走到他前面,“你怎么知道是我?”

K1笑得见牙不见眼,语气宠溺得过分,“傻子。”

他好听的声音像三月淅淅沥沥的小雨,在K4心上溅起层层的水花。

“你耍我?”

“开个小玩笑嘛。”

“吓死我了你。”

K4以为K1要怪他,可他只是说,“还好你没真出事,不然要是我没保护好你,我自己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K4原本只是想逗逗他,看他那么紧张自己的样子,觉得有一股暖流涌进了心坎里。

“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嗯。”

K1眼神盯着他脸上的一处地方,“骗了我打算怎么补偿我?”

K4一看就知道他想干什么。在一起时间长了,K1变得越发爱耍流氓,不管是在言语还是在行动上,一定要弄得他满脸通红才罢休,跟最开始小心翼翼的谨慎模样完全不同。

K1也发现了K4偶尔的古灵精怪,虽然他大多数时候比较沉默,但不是不解风情,他也会开玩笑,有时候还会故意去撩K1,然后撩完就跑。

他想啊,只要不是天灾人祸,他大概能一直和他在一起,很久很久,久到自己已经老得记不清时间,可还是能很清晰地记得,我爱你。

 

 

鸣阳祭的第一天办得挺成功,没有任何突发情况。K3买了很多烟花,准备在第二天晚上结束的时候放,他提议增加一个篝火晚会,很快就被采纳。

可第二天晚上八点多,宣告鸣阳祭即将结束的篝火晚会要开始时,K3人却不见了。

K1想起十佳歌手决赛的时候,K3也是这样突然不见,一声招呼也不打。而且,他的消失,必定会带上K5。

“我翻遍学校都找不到他们,电话也没接。”

“他俩又搞什么花样?”

“私奔了?”

“那这烟火还放不放了?”

K7想了想说,“再等等吧。”

路灯把每个人的影子都拉得很长很长,全校人在操场上围着篝火唱校歌,没有一刻比现在更让他们觉得,原来自己是如此地爱这所学校。

有胆子大的人站到主席台上拿着话筒开始飙歌,也有借机表白的,欢呼起哄和掌声交织在一起。换作是以前,K7是很不习惯这样嘈杂吵闹的场面的,可这一刻,他却有些莫名的感动。

“K6呢?”他问旁边的K1。

“班长啊,他去接老二了。”

K7一愣,“K2今天回来?”K4也表示不知情。

“对啊,估计这会儿飞机快到了,不知道赶不赶得过来参加这最后一会儿。”

“他怎么没说?K6一个人去接了?”

K1耸耸肩,又摇摇头,“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可能是想给个惊喜?”

 

 

K6身在机场,回忆起了那年在这里接从美国回来的K2时自己的心情。

好像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站在这里,等你回来。也好像不管你走多远,最后都会回来。

他还在发呆,脑子放空着,终于看见那个人从出口走出来,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找到了自己,一双大长腿三两步就走到他面前,穿着风骚的红色衬衫,是熟悉的笑容。

周围的一切好像被按下了静音,所有声音都消失了。K6仿佛能听见他靠近的脚步声,和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他被人抱住,胸膛紧紧贴着胸膛,本来有很多话想问的,像是在意大利过得怎么样、食物合不合胃口、风景是不是很美、比赛拿奖了没有。也有很多话想告诉他,你不在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鸣阳要被废校了,我们争取了,可还是失败了……

但最后都只剩下一句话了。

“我很想你。”

K2把他的的脑袋摁进自己的颈窝,在他耳边轻语,“……我也是。”

 

K2和K6没有在机场多加逗留,打车回了鸣阳,这一路上K6和他说了很多,他告诉他这阵子发生的所有事。他说到激动处就有些急躁,偶尔支支吾吾组织不清语言,K2也耐心听着。

弄清楚废校的事后,K2了解了事情难以挽回,比起对学校的不舍,他更多的心思放在了安慰K6上。

他说,不管鸣阳废不废校,我都会一直陪着你,到哪里都一样。

他们回到鸣阳的时候,操场上还是一片沸沸扬扬。

人群中有人看到他们,随即喊道,“二爷回来了!”然后自动为他们让出一条道来。

K1他们站在最靠近主席台的地方,朝他们挥手。

“老二!”

K2瞪了他一眼,用眼神警告他不许这么叫他。

K1看在他刚回来的份上,也不和他较劲。

“K2都回来了,K3和K5怎么还不见人影。”

K6刚想问他们去哪了,就听见有人喊了几声“三哥”。

接着,他们看见穿着熟悉的灰蓝色衬衫的K3三步一跃地走上主席台,身轻如燕,看上去心情很好。K5跟在他后面,步调沉稳、不急不慢,倒像他的跟班。

K3走到主席台中央,拿起立麦上的话筒,对着台下所有人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你们想不想听?”

“想——”

站在主席台前面的那伙人都一愣一愣的,不明白他又在玩什么花样。

“喊几声好听的给三哥听听。”

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他们简直想扔臭鸡蛋上去了。其他人倒是很配合,“三哥巨帅”“三哥万岁”“三哥男神”喊得一声比一声响亮。

他在万众瞩目之下开口,几乎是用喊出来的,“鸣阳不用被废校了!”

K7的眼镜差点都掉下来了,“他说什么?”

底下一片唏嘘,K3又解释,“你们帅气多金的三哥我,已经成功把鸣阳买下来了,刚才刚跟教育局谈妥。”

“卧槽?”

这个消息来得难以置信,信息量太大让人一时消化不了。

“以后鸣阳就是私立高中了,是属于我的,也是属于你们每个人的。”

买下一所学校,可不是一个高中生随随便便能做到的事。K3不仅花了很多钱,还动用了很多人脉,跑了很多地方,甚至放下颜面低声下气地求人,也答应了他爸绝对不再惹事生非。还好这两周时间,都有K5陪着。这个秘密计划,他们没有告诉别人,一是怕最后不能实现,二也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

所幸的是,他们最后成功了。

人群爆发出的欢呼声响彻云霄,都快要冲出地球。

“太好了……”

K2转头去看发出感叹的K6,在微弱的灯光和篝火的照耀下轮廓分明,他咧着嘴微笑着,眼眶泛红。K2把他搂进怀里,二话不说地吻了上去。K6吓得颤了颤睫毛,用手抵在他胸膛上想要把人推开,却被牢牢地压制住。

K7忙遮住弟弟的眼睛,不让他看少儿不宜的画面。K1和K4都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K8又开始默念烧死脱团狗的咒语。

K3让大家把烟花放了,绚烂的烟火照亮了整片天空。

这样的场景太浪漫也太感人,他看见K5对他温暖一笑,烟花绽放的声音很响,K5说话的声音被遮盖过去,但K3能从他的口型知道他说了什么。

——“我爱你。”

“我知道,我也是。”

 

 

 

K2在暑假收到了从意大利寄来的奖牌和证书,他成功获得了银奖。K6的小说也顺利出版,网络上的评价都是赞不绝口。

K1认真地练起了吉他,打算将来往音乐这方面发展,而K4还在植物学和料理之间摇摆不定。

K8的时空隧道已经修好,开始着手研究下一个项目。

K7决定以后回鸣阳教书,K9说要在学校旁边开一家自创品牌的甜品店。

K3开始尝试接手家族产业的一些事,也都做得井井有条。K5在网上创立了一个游戏研发小组,也在慢慢步上正轨。

觉得像是突然找到了理想和目标,第一次清晰的看到了梦想的模样。

或许鸣阳里还有很多找到了梦想和没有找到梦想的学生,但是没关系,你看,为了彼此,我们都会一直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现在想来还是会觉得有些不真实,K3变成了鸣阳的老总,他保留了原先的所有老师包括校长,打算在暑假把校园翻新一遍,致力于把鸣阳发展成南区战斗力最强、同时升学率也最高的名校,打着“创建百年名校”的口号有着一腔热血。

他特别开心,鸣阳终于不用再跟正谊相提并论了,一下就感觉高了一个档次。

 

“这边,对对对,放这边。”

“歪了歪了!”

K3在烈日下指挥着工人来来去去。

“跟你说贴歪了!”

K神其他几个坐在一边休息,抹着汗看着兴致高昂的K3。

“大热天的我为什么要出来给你做苦工啊。”K1扯了扯衣服领子,汗流浃背。

“这学校现在是小爷我的,你们都是我手下。”K3挑挑眉,“一会儿完工了请你们吃冰淇淋呗。”

K1不屑地“切”了他一声,半开玩笑地跟旁边的K2商量什么时候一起揍他一顿。

校门外面修了个大花圃,K4寻思着怎样能把那一盆盆花摆得更好看。其他人被K3使唤着到处跑来跑去、一会儿搬瓷砖一会儿刷油漆的。K9跟在他们后面想帮忙,屁颠屁颠地喊着一声声学长,九月开始之后他也是这个学校的一员了。

K6拿着相机记录下学校翻新的这一幕幕场景。

蝉鸣声有些扰耳,盛夏的阳光如海,天空中云朵的形状清晰可辨,校门口的几个大字被照得熠熠夺目。

——鸣阳中学。

 

 


 

【END】





从二月开的脑洞到今天七月二正式完结 真是花了不少时间 辛苦大家一直等了

鸣阳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没有大纲 就是想到什么写什么 能有人喜欢真是太好了

谢谢大家的一路陪伴 谢谢你们的每一个喜欢每一个赞还有每一条评论 


全文txt 链接: 戳我 密码: s98c




评论(45)
热度(72)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