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鸣阳 20




第一话 出师不利

上一话 急转直下 




《鸣阳》

第二十话 跳梁跋扈




早在上个学期,市教育局就向学校发了文件,通知了鸣阳可能将被废校的事,是否执行还有待上级商榷。

但既然文件已经下来了,不被废校的可能性就是微乎极微了。学校校长老师这边并不在意,他们早已忍受鸣阳这些不良学生太久了,废校反而能让他们被调剂到好的学校去,简直是巴不得快点废校。得知这件事情的学生只有学生会主席K7和副主席K4,他们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把这件事藏在心底,祈祷教育局能够保留鸣阳中学。

因为这所学校对他们而言,不仅仅是一个念书的地方这么简单。虽然入学不到一年,但在这里留下的记忆却无比珍贵。

想要完完整整地在这里念完三年书,完成所有想完成的事,顺利从鸣阳毕业。不是从别的地方,就只是鸣阳。

直到前两个星期,正式决定废校文件的到来让他们的希望落了空。

 

 

“我不服啊,凭什么不废正谊要废鸣阳啊!”K1愤懑不满地捶了一下桌子,脸上写满了不甘心。

K7按了按太阳穴,很是头疼,“说实话……我们的成绩比正谊差。”

K1的表情僵住了,既窘迫又惊讶。

“可是我们人品好。”

“谁看你人品好不好啊。”K7瞪他一眼。

K4让他们就此打住,“好了,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们跟正谊谁好谁差,而是该怎么阻止废校……”

“我们是南区升学率最低的中学,教育局觉得预算和资源给我们就是浪费了。”K7加以补充。

K6弱弱地插了一句,“那我们把成绩搞上去,是不是就能……”

“有道理啊,刚好这次半期考我们高一不是全市统考质量检测嘛,我们把成绩考好了,是不是能让他们改变决定啊。”K3接话。这次的废校决定,还是第一次有K3不知道的事。

K4想了想说,“……我们会请求有关部门考虑一下的。”

“但是,你们确定,成绩能提高?”K7忍不住泼了一盆冷水。虽然很残酷,但这也是大实话,一个个都没声了。

大伙儿沉默了好一会儿,K3突然站起来,兴致高昂,“哎哟,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凡事都要努力了再说,别愁眉苦脸的,有三哥在,没什么搞不定的!”乐天派的K3总是比较有积极性。

K8:“我同意。”

K1:“老三难得说回人话。”

“滚你丫的波点裤!”

 

 

鸣阳百分之九十九要被废校了的事情,K7不想告诉K9。

就算是为了弟弟,他也想守护好这所学校。

他在全校大会上许诺,“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守住鸣阳,请大家相信我们。”

可是谁都知道,好听的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算K7在鸣阳里能够呼风唤雨、堂堂威风,出了学校也只是普通学生一个。在成年人的世界里,被看做小孩的他们本来就没多少发言权,更何况是改变教育局的决定。

 

短短几天以来,K1班上已经有三个同学转学走了。更有些恶劣的老师干脆不上课了,坐在讲台前玩手机让学生自习。学习氛围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起色的鸣阳,在废校的打击之后,变得彻底浑浑噩噩了。

在学生们彻底失去希望之前,K7终于带来了好消息。

 

“等、等、等一下!你确定这是……好消息?”K5睁大眼睛看着K7,嘴角抽搐道。

K6接:“我们鸣阳好像是南区最差的学校吧?”

K3摇摇头,表情惨淡状,“……怎么可能考得到整个市平均分以上啊。”

“你们就不能给哥争点气?”K7翻了个白眼,对这几个家伙无可奈何。

K3叫苦,“这可不光是我们几个的问题啊……”

“说真的,在短短几个星期内,让整个年段的平均成绩提高到整个市的中等水平以上,不是件容易的事……”K4的声音依旧沉着冷静。

K7:“可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K1点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努力去试吧。”

“你还说,你的成绩就很堪忧。”

“我怎么了……”

“从今天开始,放学留下来让K4给你额外补习。”

K1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K7真是完全不给他台阶下。K3和K5两个笑得前仰后合,唯恐天下不乱。

“你们俩别笑,放学到我班上来,由我负责。”

两人的笑容立刻凝结了,动作也僵住,换K1开始笑他们。

“活该吧,让你们笑我。”

K4问,“K8人呢?”

“他成绩也有问题?”K7接近崩溃。

K3点头,笑得眉不见眼,“整天用魔法答题,算出来都是对的,但没有过程,没分!哈哈哈哈……”

K7头疼得要命,教育局给出的这个目标,有没有可能达成。

K3继续道,“他啊,对废校的事一点都不关心,前几天还找我借钱说要研制什么一见钟情水的,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鬼。”

“哈?……一见钟情水?老八这是情窦初开了?”

“不,我想他是受不了你们这一群脱团狗没日没夜的秀恩爱。”K7微笑着回答K5的话,那笑容让K5瘆的慌。

沉默很久的K6幽幽地开口,“……我也可以帮忙。”

 

 

隔天K7就在全校大会上通知了这件事,底下立刻唏嘘声一片。听得稍微清晰点的议论无非都是“怎么可能做得到啊”“开什么玩笑”“太困难了吧”诸如此类。

K7也知道,这确实不容易。

可是,如果就连学生们都放弃了鸣阳,那么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就算希望渺茫,至少也拼一次。

这才是鸣阳的精神啊。

 

 

K神们率先起了带头作用。K1上课不睡觉了,K8开始尝试用正常的方式答题了,就连K5上课也不玩手机了。他们几个本来就是鸣阳的代表性人物,是传说一般的存在。他们开始认真学习,还有谁敢在课上捣乱。

整个鸣阳陷入一种紧张的氛围。

这简直是他们人生中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认真学习。

突然开始认真听课、记笔记、写作业,是觉得很累。可所有人都在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奋斗,又觉得没那么累了,心里沉甸甸的,有些坚持的动力。

说出去人家都会觉得是笑话,城里最有名的不良高校的学生,居然都开始发奋读书了。

老师们见他们如此态度,挨着良心也不好再弃之不顾,虽然心里还是觉得他们不可能挽救得了鸣阳,但也会多花时间在学生身上了。

K7整理了各科的笔记,装订成册,复印给人手一份。K7的笔记可是比五三后雄更有用的东西,包括对这次全市高一统考的猜题。所有人都觉得,有了K7的笔记,挽救鸣阳也不再是无稽之谈。

 

 

周末,K7叫了部分需要特殊补课的人到学校,就像寒假时那样,只不过老师换成了他。K7一个人身兼几科老师,K6帮忙教语文、K4帮忙教生物,如果K2在的话,他还能帮忙教英语。

说到K2不在……

前两天K6买了一台单反,像小孩子拿到新玩具一样,每天都在研究它。K6好像突然迷上了摄影,拿着它到处拍照。从花草树木到建筑,再到兄弟几个平常在一起的画面,他都喜欢拿相机拍下来。

比如现在,K3趴在石桌上刚刚睡醒,抬眼就看到K6的相机镜头对他,吓得往后仰,“你干啥呢小六。”

“拍你睡觉的样子。”

“卧槽(#゚Д゚)”K3伸手要去拿他的相机,被K6躲过,“小六乖,给三哥删了。”

“不行。我昨天洗了几张K1的照片出来,发现女生争着要买,很赚钱。”K6面无表情道,“所以我打算也拍几张你的。”

K3忽然发觉K6也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儿,“三哥的照片没波点裤的值钱,你都去拍他好吗!”

“可是有人指名道姓要你的照片。”说着,K6又拍了几张。

“谁啊!!”K3愤慨的表情也被记录了下来。

“K5。”

“……”

K3果断拿出手机,低头咬牙切齿地给K2发了一条微信:【爱心红毛衣你什么时候回来!你家小六疯魔了,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喜欢上摄影,成天拿着相机。你说他小小年纪,兴趣爱好怎么跟个老头子似的。你快回来!】

 

 

吃饭的时候大家又是各怀心事,气氛沉闷。

K7统计了一下,最近一次的数理化小考大家都有了进步,虽不大,但也算是迈出了一步。但凭大家现在的成绩,要够上市里的平均分还有一段距离。学校能不能被保留,他每天都在担心。

K2已经走了好几天,K6一个人往返家与学校的生活让他一度以为K2又回到美国了。虽然是自己让他去的意大利,可还是不可避免地,会想他。就分开一段时间都不行,K6相当鄙视这样的自己。于是想说再培养一个兴趣爱好来充实一下生活,就买了一台相机。

 

同样的风景,你用画笔记录,那我就用相机记录。

 

因为废校的事,K4也是忙得焦头烂耳。联系了很多家里大人的亲戚朋友,也都没有从事教育局工作的。还要想着如何提高大家的成绩,没心思出门玩,也没心思腻腻歪歪地恋爱。

K1时不时歪头瞄一瞄K4,眼神不自觉地就会落到他的唇上。自上一次在车站告别时莽撞的吻之后,和他再没有进一步的发展。平常除了多念点书以外,K1还会想,什么时候有机会再亲他呢。

虽然之前答应了K5,可他还没有适应从朋友变成情人的关系。而且最近K3觉得自己最近怪怪的,K5凑近自己的时候,会莫名加快心跳。可K5又偏偏喜欢突然靠近他,嬉皮笑脸说一些轻浮调戏的话。搞得自己常常心跳漏拍。难道自己喜欢上K5了?会不会有点变心太快了?K3陷入了无限的自我纠结中。

K5不知道他那些小心思,只是感觉到他最近有刻意地在躲他。这让他很纳闷,难道说自己追得太紧,K3后悔了?

大家的思绪如同天上奇形怪状的云,飘来飘去。K8突然就拿出一瓶东西放在桌上,“一见钟情水成功研制出来了,你们谁愿意做吾的试验品吗?”

“老八,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研究这什么鬼东西。”K3拿起那小瓶子仔细端详,里面装着淡绿色的液体,不知道有没有味道。

K8一本正经地回答他,“这不是鬼东西,研制一见钟情水的草药是神赐予的。”

K3觉得自己和他不是一个次元的,懒得和他再深究下去,转念又想到,“如果这药水真的奏效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个给教育局的人喝,让他对……对谁一见钟情一下,就放弃废校啦?”

大家被他的鬼主意逗到,K5笑问,“对谁一见钟情,对你吗?”

“我?”K3一甩头发,“三哥不用这种药水也能让别人对我一见钟情。”

“是是是。”K5被萌到,笑成了叉烧包,又无奈地点头,拿他没有办法。

K5的眼神里都是赤裸裸的喜欢,一点儿也没藏。K3被他看得怪不好意思,不说话了。

“给我吧。”K5伸手拿过瓶子,“我妹最近情窦初开,老囔囔着她班里那个男神拉小提琴有多厉害多厉害,把这个给她试试。”

“你妹多大?”

“初二。”

“这样教坏小孩真的好吗……”

K5把小瓶子收进了口袋。

 

 

后来K7也找K8要了一瓶“一见钟情水”,开玩笑说要是最后实在没法子,就牺牲自己的色相按K3的鬼点子去做。

哪知道K8信以为真,肃然起敬道,“不愧是鸣阳之魂。”反而让他哭笑不得。

只有K7知道自己没有K8想象中的那么伟大,会拿他的药水也是因为一己私念。如果说其实是想把药水用在自己弟弟身上的话,是不是会显得特别罪恶? 

 

“哥哥,牛奶喝完了哦。”

K7揉揉他的头发,“小九乖,早点睡吧。”

K9踮踮脚尖,抬手比划了一下,“我发现我最近有长高哦。”

K7被他萌得心都化了,像也喝了牛奶一样甜甜腻腻。

“小九今天想和哥哥一起睡。”

K7一向最受不了他撒娇,说什么都会答应。

“那小九先去睡,哥哥再念一会儿书。”

“好!”

K9蹦蹦跳跳地就进了哥哥的卧室。

K7到书房里夜读,却没什么心思学习。拿着K8神奇的“一见钟情水”看了又看,也不知道靠不靠谱。

是什么时候开始对K9有超越兄弟的感情的呢,明明知道不应该有,却怎么也控制不了。

他的善良他的可爱,他的世界好像是用彩色蜡笔涂成的,永远充满童真。

即使他只比自己小两岁,个子也在渐渐追上自己。在K7心中,他还是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小草莓。

K7还是不会希望他喜欢上自己,可更不想要他喜欢别人。

乱七八糟的东西想的多了脑袋又发疼,还是埋头下去背英语了。

 

 

夜已深,K7回到卧室的时候,K9已经熟睡了。

他看着他粉嫩的脸颊和微微嘟起的唇,柔顺的头发服服帖帖,躲在被窝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像只小动物可爱得要人命。

K7想了想,把药水扔进了垃圾桶,欠身亲亲吻了他的额头。

 

晚安。

希望你的世界里永远不会有怪兽,我的宝贝。

 




-TBC-


第二十一话 孤注一掷


评论(7)
热度(43)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