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鸣阳 19


第一话 出师不利

上一话 须臾不离



《鸣阳》

第十九话 急转直下



那天在KTV,K3答应了K5。

其实K5做好了被拒绝、再告白、再被拒绝的心理准备,没想到他会答应。或许是被自己的真心感动到了,也或许是想借此忘了K1。但不论他为什么会答应自己,K5都想尽全力,让K3觉得幸福。

如果能够让你也喜欢上我就好了。

 

那时他摆出一如往常没心没肺的笑容,说,“那三哥就给你一次机会好了。”但其实他心中早已激起了万千波澜,等到风平浪静过后剩下的是无尽的感动。

这一路上你可能被荆棘划伤过,被猛兽追赶过,被恶劣的天气阻拦过,可你却还是横刀立马、无所畏惧地勇敢向我走来。

我又怎么能,再忽视你这满腔爱意呢。

 

 

K3和K5都不是低调的人,他们开始交往的事情第二天就传遍了鸣阳。

无数小女孩伤心落泪,也有一些男生暗自神伤,继K2和K6、K1和K4之后,K3和K5这一对再一次证明了大大只和大大玩。

他们几个人关系愈发亲密,倒真像极了亲兄弟。就连以前神出鬼没总是独来独往的K8,也经常和他们走在一起。

不过今天,K4和K7却没有和他们一起吃午饭。

“K4和K7都在忙什么啊……?”

K3瞥了K1一眼,“他俩是学生会的,你不知道?学校的事老师领导都不怎么管,全是学生会一手包办。”

“我当然知道。K7是主席,忙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K4也不来吃饭?”

“傻子,小K4是副主席啊。”

“啊??”

其他人也都表示惊讶。

“我一直以为鸣阳没有学生会副主席。”K5道。

“那是因为小K4比较低调。”

K1问,“那你怎么知道?”

K5摆出一副兵长脸,“你就不应该问他这个问题。”

远近闻名的K3,鸣阳里无所不知的情报贩子,会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

“他都没跟我提过……”

“为什么小K4非得告诉你啊,波!点!裤!”

K1瞪回去,懒得跟他动怒。

K6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K2便一直盯着他看。他嗯嗯两声就挂了电话,K2立马就问,“谁?”

“快递到校门口了。”K6无奈地白他一眼,“他叫我出去拿。”

“我陪你去拿。”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K6走远,K3挑挑眉道,“红毛衣啊,你别看小六那么紧,会适得其反的。”

见K2理都不理他,K3“切”了一声,不再自讨没趣了。

 

K6很快就回来了,拿着一个大信封。他走过来,把信封递到K2面前。

“这什么?”

“你自己打开看。”

K2接过来,打开信封。

“阿莎加林国际艺术大赛?”K2眯起眼睛,抬头看他,略显疑惑。信封里有一张这场国际艺术大赛的入场函和一张机票。

三年一次的阿莎加林国际艺术大赛是目前而言含金量最高的国际性艺术比赛,所有学绘画的人都向往着参加这个比赛,K2也不例外。不论得不得奖,只要能够参加这个比赛都是极大的荣幸,是大赛组委会对自己实力的认可。全球最有名的大师都会作为大赛的评委出席。

“意大利?你替我报的名?”

K6点点头。

“为什么?”K2微微皱起眉。

K6面无表情地回答,“在这个比赛获奖可以保送中央美院。”

“我知道。”K2看着他,“我有说我要念中央美院吗?”

“你很小的时候就说过……”

“那不代表我现在还想去。”K2的语气不太友善,有些要发火的趋势。

确实,K2以前是想要考中央美院的,但他现在更想和K6读同一所大学。

看他们俩这气氛不太对,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前阵子刚吵过架好容易才和好的,这又闹的哪出?

“……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

K6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去。他就是不想要他这样,总是为了自己牺牲很多,现在就连从小梦想的中央美院也因他放弃,K6不想要他这样。

“你偷了我的画去报名?”

“……是。”

K2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他手里的信封已经被他捏得变形,“为什么擅作主张?”

“你有这个实力,可你自己不报名。报名费和培训费还有往返机票的钱,我都替你付好了,你只要明天早上八点登机就行了。”K6极少说这么长的一段话,也只有因为K2的事。

“如果我不去呢?”

“……那我们就分手。”

话音刚落,K2重重把信封拍在桌上,“凭什么我要听你的?”他知道K6是故意拿分手威胁他。

“以前一直都是我听你的。就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听我的。”K6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从他的声音里,能够听出恳求的成分。他都是为了K2好,希望他能够分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K2还是在不停地问,“你哪来这么多钱?”

“……我自己的,放心吧都是干净的钱。”

“六儿,你居然瞒了我这么多事情。”

K6吞了吞口水,早也料到他会生气。

K3想缓和一下糟糕的气氛,“现在才高一,大学的事也还早,红毛衣既然实在不愿意去,小六你就……”

“机会难得,为什么不试一试呢?”K6打断他,冷着脸。

“我去了中央美院,那你呢?”

“我也可以考北京的大学。”

K2冷静下来思考,阿莎加林大赛的诱惑性太大,但他也不想离开他去意大利。大赛正式开始前有为期两个星期的培训时间,讲师都是大师级的人物,在那里K2将学到很多在中国毕生都学不到的东西。比赛还分初赛复赛决赛,这一整个过程下来,少说要有一个多月,他不想离开K6这么久。

“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分不清利弊?”

K2终于发现,K6不再是那个只躲在他身后的小男孩了,他会开始考虑很多,为他考虑。

眼前的K6,忽然就有一种哥哥的气概。

“你先告诉我,钱哪来的?”

这报名、培训等费用加起来不低于五万,K6家里不是随随便便能给他这么多钱的。

“……我写小说……的稿费。”

K3瞪大眼睛,“小说?!小六你好厉害!”

“所以你前阵子偷偷摸摸的,都是在写小说?”

K6点点头,有些难为情,他本不想让大家知道的。

“那天给我打电话的那个,是我的编辑……”K6的声音越说越小。

K2才意识到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可方才K2的喜都被惊盖过去了,现在才反应过来,他的画得到了大师们的赏识与认可。

K2消了气,看着K6,心软了下来。自己刚才的做法实在不够成熟,K6一心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自己却还怪罪于他。

可他也是真的不想去意大利那么久,一天见不到K6他都忍受不了,更别说一个多月,简直是煎熬。

“你就当是为了我去比赛好了,拿个奖杯回来送我。”

K2想了想,闷闷道,“好。”

 

 

放学K1像往常一样送K4到车站,可直觉告诉他,今天K4的心情不太好。他猜测可能是学生会那边的事,也不好多过问。

“小可爱。”

“嗯?”

“有什么烦恼都可以跟我倾诉哦,我很愿意听的。虽然我可能帮不了什么,但总比你一个人憋着好。”K1很认真地说。

K4点点头,脸上终于绽开微笑,“没什么,都会解决的。”

送他到车站,陪他到公交车来。K1抱了一下他,嗅着他的头发,感慨道,“小可爱,你身上有牛奶香诶。”深吸了一口,“好香。”

K4脸一红,这家伙,才交往多久呢就开始耍流氓了。

“拜拜~”

“明天见。”

 

 

K6自小就喜欢看悬疑推理类的小说,什么阿加莎东野圭吾岛田庄司的,一本也不差。看多了自然也对写小说起了兴趣,但一直没有付诸实践。直到上个月在中央美院官网看到有关阿莎加林大赛的有关内容,第一次知道这个比赛,就下定决心要自己写一部中篇推理小说,用挣来的稿费替K2报名。

K6在脑内一直有故事的大纲,写起来也是得心应手。终于顺利在比赛截止前拿到了稿费,偷偷拿了K2放在画室的几幅画,背着他寄给了大赛组委会。

以前K6没有K2的允许,也是不敢随便进画室的。但那次是例外,夜深人静,K6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进了画室,想要拿走一些比较早的画,那样才不会被他察觉。

可是K6却讶异地发现,被K2放在柜子最里面的画,画的都是他,K6,无一例外。吃饭时的他嘴角沾了一粒米,趴在桌子上睡着时的他,低头认真看书的他,望着黑板发呆的他……每个画面都被K2用颜料记录下来了,那样传神,栩栩如生。

温柔的月光照进画室里,K6看到这么多的自己,完全惊呆了。

像在照镜子一样,每一幅的相似度都高得可怕,可见他是多么用心地在画。难怪他也不让自己进画室,是不好意思被自己看到吧。

K6鼻子一酸,用手机把每一幅都拍了下来,最后拿了几张风景画走。

 

从小到大你都护着我,为我付出那么多,所以我也想,为你做一些事。

 

 

晚上K2硬是把K6拉到了他家,说什么“我明天就要走了,你不会舍不得我吗”就把他带到了房间。

K6想也知道他打算做什么。

K2收拾了行李,带了常穿的衣服和最心爱的画笔和颜料,还有K6亲手做的护身符。

“没想到有个人舍不得我去美国,却把我往意大利送。”

“性质不同。”

“不过要是我真上了中央美院,他们应该也就不会让我回美国了。”

K6点头,“加油,我等你的好消息。”

洗过澡之后,K2给他和自己吹完头发,就坐上了床。

“我这一去,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回来了。”

K6点点头,表示他知道。

“那我想你了怎么办?”K2抱着他,下巴抵在他肩上,有些撒娇的感觉。

“打电话,视频……”

“那样触碰不到你。”说着K2伸手抚上他的脸颊,一双桃花眼含水,满目深情。

K6被他弄得红了脸,“你好像没断奶的小孩,多大了还喜欢黏着哥哥。”

K2闻言将他用力推倒在床上,“你说什么?跟K3好好学矮热,别学作死。”不给他反击的机会就吻了上去。

他的吻异常轻柔,倒真像是在依依惜别。

K6情难自禁地回应起来,做好了献身的准备。K2却从他身上起来,关了灯躺进被子里,“晚安。”

K6一愣,“不……不做吗?”

“你明天还要上课,我也要早起坐飞机。”

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K6又道,“那下一次就要等到一个多月后才有机会咯。”

K2气得牙痒痒,“六儿你最好别故意撩我,再讲我让你这一个多月都下不了床。”

虽然知道他是在吓唬自己,K6还是立马躺了下去。

“晚安。”

 

城市里的灯光一点一点暗了下去,唯剩星星在夜幕中闪着光辉。

K2抱着K6,做了一个好梦。

 

细水长流,我们来日方长。

 

 

K6没有送K2去机场,他怕如果他去了,会舍不得让K2走,K2也可能突然就不想走了,那样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他一个人去了学校,K2打车去了机场。他们在家门口的那条路道别,不说过分煽情的话,只当是每天走进不同班级时的挥手再见。

 

K6走进教室,K1已经坐在位置上了。他刚走到他前面,就听K1问,“K2走了?”

“嗯。”

K1啧啧感叹,“班长啊,你真伟大。要是我,肯定舍不得K4去那么远的地方。”

K6没搭理他,径自坐下来看书去了。

K1在后面一个人自言自语,“不过我跟K4哪能跟你们比啊,你们都老夫老妻了,我们才刚热恋呢……”

“呵呵呵。”谁老夫老妻了!K6转过来白他一眼。

“你看你看,K2一走你又变回高冷模式了。”

K6真想砍他几刀。

K1还想调侃他几句,就忽然有一个人急匆匆地冲进教室,停在讲台前喘着气,眉毛眼睛拧成一团,十万火急似的。

K6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意味深长地与K1对视一眼。

只听那人说,“不好了!大事!听说、听说鸣阳要废校了!”

教室里立刻一阵躁动。

“什么?!”

 

 

-TBC-


第二十话 跳梁跋扈


评论(15)
热度(32)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