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鸣阳 17

第一话 出师不利

上一话 天意昭昭




 

《鸣阳》

第十七话 依依恋恋




 

“你不生气了?”

“生气。”K2看着前方,好似一只高傲的猫,“但是我怕正谊的人再找麻烦,不放心你一个人走。”

“你不是说,以后都不管我了吗……”

K2停下来,“那你自己回去吧。”然后又径自往前走。

K6加快步子跟上去,低头看着自己一小步一小步迈着的腿,声音极小道,“对不起……”

K2沉着脸没搭理他。

K6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动作幅度很小,有撒娇的意味,K2向来很吃这一套。

“那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K6为难地咬了咬唇,“这个不能说……”

“你等着,等我把他揪出来了,一定让他跪着求饶。”

K6急了,拉住他的胳膊,拔高了音调,“你不能这样。”

K2一秒黑脸,“他对你来说那么重要?”

“不、不是这样。”K6试图解释,“我是觉得……我……我应该有我自己独立的空间。”

“可以,我让你有。我不阻止你交朋友,但前提你要告诉我,他是谁。”K2语气不太好,“我必须要了解他的为人。”

K6皱起眉,“我不是是非不分好坏不辨的人。”

“那你为什么不敢告诉我?”

“我不想说。”

K2冷笑一声,甩开他的手自己往前走了。

“K2。”K6喊住他。

他转过来,以为K6改变想法,打算如实招来了。结果他却说:

“如果你一直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比较好。”

K6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K1说的有矛盾要沟通,可不是这样沟通的吧。但是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了,K2的声音冰凉,和他此刻的眼神一样:

“哦,好啊。”

 

 

第二天K1在进校门的时候看见K6孤零零一个人走在前面,便快步追了上去,“嘿,班长。”

“早上好。”

K1觉得他的黑眼圈好像更重了些。

“K2呢?”

K6没回答他,K1就知道他俩的矛盾还没解决,“我以为你们昨天已经和好了。”

“我们分手了。”

K6的语气很平静,平静得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事。

“什么??!”K1难以置信。在他的记忆里,自他转学到鸣阳以来,他们俩的感情就非常好,都可以用形影不离如胶似漆来形容了。

他们两个分手带给他的震惊,就犹如有人告诉他,明天是世界末日一样。

“班长你真的没在开玩笑?”虽然知道K6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人,可K1就是不敢相信,“怎么回事啊?”

K6想了想,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他。

“K2那家伙……”

 

 

最近学校里的老师一个个都变得很奇怪,态度比以前更懒散了。K6好几次去办公室抱作业的时候都发现,男老师们围在一起看球赛,女老师们坐在一边逛淘宝瞎聊天,没有人备课,没有人改作业。再也没有老师上课点名,无关学习的话也不会多说一句。就连那个精力旺盛的历史老师,好像都褪去了那份热血。

K6问他们的班主任,为什么作业都不改了。他一嘴黄牙,不耐烦地回答,反正改了也没用。

K6不明白他的意思。

这群老师是已经完全放弃他们了吗?可是他明明觉得,鸣阳正在慢慢变得好起来。

 

 

为了让K2和K6重归于好,K3特意请大家一起去KTV唱歌。可拿起话筒K3就忘了自己的初衷,自个儿在那high得不得了,小苹果滑板鞋一首接着一首,唱得不亦乐乎。

其他人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听着他的个人演唱会。

K1和K4坐在一起,距离刚刚好,不远也不近,能够清晰地感受得到彼此的存在。

K1的手悄悄顺着沙发往他那边爬,轻轻握住了他的手,颇有些初恋小男生的纯情味儿。

音乐很大声,K1看见K4的嘴唇动了动,但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于是很自然地把头靠了过去。K4被他突如其来的靠近吓了一跳,又感受到心脏在胸腔里剧烈跳动着。

“你说什么?”

“我问,K2和K6怎么了?”K4凑在他耳边问。K1便把那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的事又告诉了他。

他们的动作在K3的角度看来像在接吻,他迅速切了一首歌,故意唱得特大声,“青春有太多未知的猜测,成长的烦恼算什么!”

K6盯着桌面上的啤酒看了好一会儿,望望四周没有人在注意自己之后,拿了一瓶起来猛喝了一口。

“咳咳……”啤酒的味道一点也不好,K6是第一次接触,刚入喉咙就被呛得难受,一低头全部吐了出来。

K6坐在沙发的最左边,K2坐在最右边,在豪华VIP套间里隔了相当一段距离,可他还是注意到了他。K2迈着一双大长腿走向他,抽走他手里的啤酒,语气挺凶,“未成年喝什么酒?”

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他们。

K3这才想起自己带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K6低着头还在咳嗽,其他人都不敢说话,音乐还在放着,K3也不唱了。

“呐呐呐,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K3灵机一动,也不知这点子是好是坏就脱口而出,“怎么样?”

“随便……”

“我都行。”

大家的情绪并不积极,但没有人持反对意见。

八个人围成一圈,K3故意坐在K6右边,K5坐在他右边,再右边是K2。他和K5勾结好,分别负责偷看那两个人的号码。

K3从书包里随便拿了一张纸撕成8份,分别写上1、2、3……7,最后一张画了一个王冠。

“画的真丑。”K1忍不住吐槽一句。

“有意见?你行你上?”

“您继续您继续。”K1做了个请的手势。

K3白了他一眼,将它们揉成团,丢到中间,每个人都伸手拿了一张。

“我是国王。”K7把纸摊开给大家看,思考了一会儿,“嗯……就4号……向喜欢的人告白吧。”

K3脸色一变,本来是想给六儿和老二创造和解的机会,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整整波点裤,没想到自己却先中招了。

“4号是谁?愿赌服输啊。”

K3张张嘴,还没出声,先有人开口了。

“我。”

坐在他右边的K5举了手。K3一愣,看向他,他把自己拿到的纸条又揉成团,一脸镇静道,“我喜欢老三,就这样。”

“哇哦~”K1拍起掌瞎起哄,K7也没想到K5会这么干脆果断。

当事人K3尴尬无奈,“下一局下一局。”老五怎么能这么淡定地说出这样的话,一点都不给人做心理准备的时间。

……他刚才是,看到自己的纸条了吗?他是为了不让自己难堪,所以替自己当了这个4号吗?K3心里百感交集,老五有时候,真的是个很温柔细心的人。

第二局的国王是K2,他点了5号唱一首忐忑。于是K8黑着脸唱完了整首,心里想着今晚就把你写进小黑本里。

第三局K3终于拿到了国王,他身子往后倾了倾,偷瞄到了K6的号码,又跟K5使了一个眼色。他盘算着该让他们俩做什么好,是热吻30秒呢,还是来现场的床戏,却见K5对他做了个口型:“看不见”。

“国王快下命令吧。”

K3想了想只好说,“请7号吻在场的一个人。”

“K3你这会不会太过了。”K1出声。

“这都玩不起?”

K3知道K6是7号,也知道他肯定会选K2来吻,这样一来他俩一定会冰释前嫌。K3自信满满,还在想怎么让K2谢他,就听见K6弱弱地说,“我是7号……”

“是小六啊,不好意思啦。”他的语气里倒是一点不好意思的成分都没有。

所有人都看着K6,让他觉得很不自在。他也知道愿赌就要服输,可哪会想到是被人摆了一道呢。

“随便选一个人都行吗……”

K3一愣,不吻K2你还能吻谁。下一秒就觉得左脸颊一热,是K6凑过来亲了他。K3整个大脑都当机了,天呐小六,三哥好心帮你你怎么能这样拖三哥下水呢,我还不得被K2乱刀砍死啊。他不敢去看K2现在的表情,一定恨不得把自己杀了。

只见K2猛地站起来,黑着脸把K6拉了起来,硬是把他带出了包厢,速度快得众人都来不及作出反应。

“让你作死吧。”K5生怕刚才K2没沉住气,把K3给活剥了。

“我这不是好心嘛。相信我,他俩今晚肯定能解决问题。”

“希望如此。”

K3把手一摊,“目的达成了,都散了吧散了吧。”

“愚蠢的人类果真无聊。”

“小九一个人在家,我得马上回去了。”K7包一拿就要走。

K3喊住他,“诶诶小呆毛,下次把你弟弟也带出来玩啊。”

“不行,我从小就教导他,斗闹场,绝勿近,邪僻事,绝勿问。”

“什么鬼,学神了不起哦。”K3对他离去的背影吐吐舌头,又听见K1小声地对K4说,“我送你回家。”然后两人跟他们道了别,就出了包厢。诺大的豪华VIP套间里,只剩下K3和K5两个人。

K3随手把音乐关了,“老五……刚才谢谢你……”

“没事。”

“肚子黑,我怎么以前就没发现你是个这么温柔的人呢?”K3总喜欢给人起一些奇奇怪怪的外号,像什么波点裤小冰箱小呆毛小魔仙的,只有他这么叫。或许是他觉得,这样听起来关系会更亲密吧。

“现在发现也不晚啊。”K5微笑着,又问,“如果我没有替你的话,你会……你会说出来吗?”

K3想了想摇摇头,“不会。他们俩在一起多好啊,挺般配的,一定能很幸福,我又为什么要说呢。”

外面是灯红酒绿热闹非凡,包厢里却格外静谧,好像一扇门把世界分成了两部分,这一半只剩下他们两个。

“老三,我喜欢你,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跟我在一起,我能够让你忘了K1,我保证。”

 

 

K2一路拽着K6的手腕,用了很大的劲。拽得K6的手很疼,也不敢吱声。

夜晚的道路上没什么人,江边的风很清爽,气温也刚刚好。

“疼……”

K2听到他微弱的声音,把手一松,停下来看着他。

K6被他盯得噤若寒蝉。

K2伸手在K6的唇上用力擦了一把,“谁允许你亲别人的?”

K6低着头不出声。

“你胆子真的越来越大了六儿。”

其实K6是在和他置气,故意亲K3给他看的。一整天没有说话,K6知道他一定会因为这个爆发。

分手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没有晚安的语音,早上没有人在家门口等自己一起上学,路上没有人牵着自己的手,没有人给自己买午饭,放学后也没有人站在教室后门等自己一起回家。仅仅是一天时间,K6都受不了。

“我错了。”你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

总是自己低头认错,K6也认了。谁让自己,就是没有办法离开他呢。

K6的声音很轻很软,像棉花糖含在嘴里马上就化掉,他的眼圈红红的,带了点哭腔。

K2最受不了他这样,心一下子软下来,抱住他,揉揉他的头发,骂他傻。K6紧紧抱着他,手抓着他的衣服不肯放开。

常年坐在冰箱上的K6很少有这么黏人的时候,K2知道他这回是被吓得不轻了,摸摸他的后背,“放心吧,我说过,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K6在他怀里点点头,鼻子酸酸的。

“回家吧。”K2把外套脱下来,披到K6身上,揽着他的肩膀。

夜晚的风很温柔,树叶偶尔随风飘动,天上有几颗星星在闪,有小孩抬头望着它们笑。

你在的时候,世界的风景都变得不一样。

“……我想过了,以后你不愿意说的事,我就不多问了……”K2难得的妥协,让K6为之一惊。

“……谢谢。”

“等你愿意讲的时候再告诉我吧。”

“好。”

“遇上麻烦一定要告诉我。”

“好。”

“不要被人给骗了。”

“好。”

“今晚做三次。”

“好……啊?!”

 

 

K3开玩笑地问他,“跟你在一起,我有什么好处吗?”

K5沉默着把一旁的书包拿过来,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了几样东西。他边拿边说,“这是我的身份证、学生证、公交卡、银行卡、信用卡、为数不多的现金、还有家门的钥匙,户口本和出生证在家里,这些……”他抓过K3的手,把这些东西都放在了他手心里,“还有我。”他指指自己的心脏,很认真地,“这些东西,都是你的。”

“……所有我能给的,都会是你的。”

 

 

K4一回到家就躲进房间,脸还烧得通红。

刚才K1把他送到了家楼下,离开的时候偷亲了一下自己的脸,简直犯规。K4摸了摸被他亲吻过的脸颊,温度迟迟降不下来。

原来恋爱就是这种感觉吗,让人身子飘飘然,心却又沉甸甸的。

和K1谈恋爱,现在想来还觉得不真实,像在做梦,像是自己以前的幻想。K1是多么优秀的一个人,认真、执着、满腔热血,有时候还很逗比。能逗人笑,也能让人感动。就是觉得和他在一起,很轻松很安心,做什么、去哪里都可以。

唯一顾虑的一点,就是K3那个不懂得为自己多想想的傻瓜。

K1在十佳半决赛跟K4告白的那天晚上,他收到了K3的短信。

他说:【小K4,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才拒绝波点裤的。你没必要这样,就算你们没有在一起,他也不会喜欢我。所以既然你们俩个互相喜欢,那就赶快在一起吧!不要顾虑其他的,特别是我!】

他还发了第二条:【我想看到你们,都幸幸福福的。】

……我们都幸幸福福的,那你呢?

K4这么发送了出去。

【我……这不还有老五嘛。】

这话听起来K5真是有一股浓浓的备胎味儿。K5对他很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K4是发自内心地希望,他真的能和K5在一起。这样子就也能有个人爱着他、护着他,替他着想那些,他不为自己着想的事。

 

 

周五,放学后的学生会主席办公室。

K7坐在办公桌前,K4坐在他对面。

“应该是已经定下来了……”K7的语气是少有的沉重。

K4沉着脸没说话,脸上的表情不知是怒还是愁。

过了一会儿,他问,“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K7耸耸肩,摇了摇头,“无计可施。”

“难道一点挽救的余地都没有吗……?比如联名上书什么的?”

K7小声叹了口气,“……我再去问问。”

“我也尽量想想办法。”

 

K4走出办公室,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应该是条短信。

【明天一起出去玩吧?】——K1。

嘴角不自觉地弯起弧度,眼梢都带了欣喜。

本来想发一个颜文字,但还是把它删掉了。

【好啊。】

 


-TBC-



 

不知不觉《鸣阳》已经突破十万字大关了 离完结也不远啦



第十八话 须臾不离


评论(19)
热度(54)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