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鸣阳 16



第一话 出师不利

上一话 空前绝后



《鸣阳》

第十六话 天意昭昭



K1回到学校才发现今天是十佳决赛的日子,而自己因为长时间的消失而被视为弃权,冠军之位落入了他人之手。K1也没有觉得太惋惜,本来唱歌也只是图个乐趣。而且,他只是想要唱给K4听,那个初见时说要弹吉他给他听的约定也实现了。这十佳拿不拿第一,也无所谓了。

课间K2又从B班跑过来跟K6说话,在他面前秀恩爱。K1气得牙痒痒,又想起昨天才被K4拒绝的事。

“我说,你可以试着去追他。”K2的笑容让他觉得很欠扁。

“怎么追啊……”

K1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没追过女生,更没追过男生。怎样追求一个人,他毫无头绪。

“你当初是怎么追到班长的?”

K1刚问出口,K6马上就把头转回去,低头看他的小说去了。K2看他害羞了,愈发地想调戏他,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六儿啊……直接按在墙上强吻一顿就成了。”

“滚!”K6用力拍掉他的手,脸红得像煮熟的虾。

“这么简单粗暴啊?”

强吻K4什么的……他可不敢。

这万一失败了,别说做朋友了,是要直接被拉入黑名单的。

“K4肯定对你有好感。”

“真的吗……”

 

 

即使受伤也坚持上完了下午的课,K4收拾好书包走出教室,却发现K1站在门外。

“……K1?”

K4忽然想起昨天告白的事,眼神四处闪躲。

“我不放心你,我送你回家。”

“不、不用了吧,正谊的人不敢再……”

“我送你回家。”K1又重复了一遍,语气不容拒绝。

“好吧……”

 

天气开始有些转热,K1觉得自己的心挺躁动的,每次跟K4走在一起,他都能清晰感受到自己心跳的速率。好像在他身边,生命就变得鲜活起来。

“早上被正谊的人抓走的时候,你是不是很怕啊?”

废话,K4在心底小声吐槽了一句。虽说自己练过跆拳道,但很少真正地去实战,打架这种事,会是会一点,但还是不太擅长。

“对不起……都是我的原因……”

“没关系的,你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错。而且,你不是来救我了吗。”

“我去晚了。”K1不自觉地抬起手,抚上他的脸颊,“你是不是被打了。”

被K1碰到的肌肤像触电一样,K4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没事,不疼……”

“啊,对不起。”

K4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K1真的很喜欢自己,他能感觉得到。他心里也很清楚,自己是喜欢K1的。可是……

那么,如果下一个转弯处的马路是黄灯的话,就告诉他吧。

K4试着转移话题,“今天好像是十佳的决赛,你错过了……”

“是啊。”K1耸耸肩,“不过没关系,还有明年嘛。”

K4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神情,“那如果,没有明年呢?”

“啊?什么意思。”

“没、没有,我开个玩笑。”

K1哑然失笑,“哪有这样的玩笑啊。”

转弯处近在眼前,K4情不自禁加快了脚步,转弯一看,红绿灯指示牌竟然真的显示的是黄灯。

两秒后变成了红灯。

这也太巧了吧,刚好碰上黄灯的概率那么小,还真给自己碰上了。

要告白吗?K4看了身旁的他一眼,又快速转过头。

……不行,说不出口。

K4暗自纠结了好半天,也没纠结出个所以然来。

“走啊。”

K4闻言猛地抬起头,原来已经是绿灯了。

那么,如果下一个十字路口第一辆开过的车是红色的话,就告诉他。K4这次下定了决心。

“K4你想看小可爱吗?我晚上拍几张它的照片发给你。”

“好啊。”

他们东聊聊西扯扯,走到了十字路口。K4定睛一看,第一辆从他们面前开过的车果真是红色的。

K4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这也许是上天的旨意?

“K1……”

“嗯?”

话卡在喉咙里,K4实在说不出来。

“没事、就……就想说,你送到车站就可以了。”

“……好吧。”

那这样吧,如果一会儿到了公交车站,开来的第一辆车就是自己要坐的那路公交的话,就一定把话说清楚。K4咬了咬唇,坚定了决心。

K4不再说话了,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沉默地走到了车站。

“K4你坐几路车?”

“101。”

却见K1突然露出欣喜的表情,“哇塞K4你看,你运气真好,刚到车就来了。”

K4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101路公交车正朝着自己缓缓驶来。他揉了揉眼睛,车顶上的数字也没有改变。

K4想,不如一会儿去买张彩票吧,指不定就一夜暴富了。

车子停在了他面前。

“呐,上车吧,路上小心。”

K1此刻的声音特别温柔,像羽毛挠在他心上,痒痒的。K4转身注视着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快速说了几个字就立马转身跑上了车。

公交车开走了,K1愣在了原地。

 

 

K6坐在电脑前面,手指啪嗒啪嗒地在键盘上起来又落下。他全神贯注,丝毫没有注意身后的动静。

“六儿,在干嘛呢?”

K6被吓了一跳,立刻伸手关掉了电脑电源。

“你干嘛这么紧张?”

K2狐疑地盯着他看,往前几步凑近他。

“你怎么进来不敲门啊!”

“我进你房间还用得着敲门?”

K6还在惊吓中没缓过来,心脏跳动的速度很快,被他的话惹得更是烦躁,“当然要。”

K6很少有这样跟他讲话的时候,K2难免起疑,“你刚才在干嘛?”

“不关你的事。”

K2立刻就黑了脸,过一会儿又笑起来,凑近他耳朵问,“该不会是在看……”

“滚!”K6羞得一把推开他。

K2往后倾了倾,干脆坐到了他床上。

“你来干什么?”

“我在家等了好久,你都不过来给我上药,我只好自己过来了。”K2说着还装出一副委屈纯良的样子,眨眨眼睛刻意卖萌。

“你少来,今天在医务室明明上过了。”K6冷冷瞪他一眼。

“那我想你了,来看看你不行吗?”

单独和K6相处时的K2,和平常的K2很不一样,会撒娇会卖萌,会贫嘴也会耍流氓。别人看不到的样子,都只有K6看得到。

“两个小时前我们还在一起。”

“可我每分每秒都想和你在一起。”

K6被他说得不好意思,抿抿嘴微微一笑。

“……我、我也想。”

K2伸手搂过他,K6重心不稳,一下子坐到了他怀里。K2刚把脑袋凑过去要吻他,一阵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K6的手机就放在床上,K2手长脚长的把他圈在了怀里,腾出一只手去拿他的手机。

“这人是谁?”来电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名字,K2的声音变得低哑阴沉。

K6闻言立刻变得很紧张,伸手要去抢手机。

“六儿,你还有我不认识的朋友啊?”K2想起他方才不自然的诡异行径,语气凶了起来。

K6不敢去看他的眼睛,那里有一只恶魔,像会随时吃了他。

“说话,六儿。”

铃声停止了,房间的氛围变得诡异而沉闷。

“他是谁?学校的?男的女的?”K2一连抛了几个问题,像在审问犯人。

本来也不是不能解释的,但K6实在是不爽K2这个态度,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样。就算是交了个学校里的朋友那又怎样,有什么问题么。

K6一直不回答他,K2火气上了头,把他的手机丢到一边,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抬头看自己。

“六儿,我说过,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说罢便吻上他的唇。他的吻一向带有侵略性,这次更是凶狠。K6用手推着他的肩膀,但力气怎也敌不过K2,完全被他压制住了。

K2离开他的唇,又去啃咬他的锁骨,在他的脖颈上留下一道道红印子。他解开K6的衬衫扣子,白皙的胸膛露了出来。K2的亲吻从上一直往下,已经伸手要扯开他的裤子皮带,却被人发狠地用力一推。

K6坐起来,眼眶红红的,喘着气骂他,“你有病吧?”

K2看着他,皱着眉,“你刚才是在用电脑跟他聊天?”

“你也管太多了吧?”

K6是温顺,但不代表他没有脾气,不会发火

K2管他管得太紧,让他喘不过气。

话音刚落,K2冷笑一声,声音里透着绝望和愤怒,“行,以后你的事,我都不会管了。”

他走到房间门口,要伸手开门的时候又停住,“刚才本来是想跟你说,我试着做了个蛋糕,想让你去我家试吃一下。”

“这下看来也不用了。”说完就走了出去,重重把门给甩上了。

 

 

“哥哥,在鸣阳念书……会经常受伤吗?”K9看着哥哥的脸,心疼地问。

“是啊,小九还想要读鸣阳吗?”

K9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了头。

K7笑着揉揉他的头发,“那如果小九上不了鸣阳,会很难过吗?”

“会的,小九想和哥哥在一个学校念书。”

K7把他搂进怀里,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还是没有说。

“今天的牛奶喝了吗?”

“喝了!”

“真乖~”

K9笑得很甜,凑过去轻轻亲了一下哥哥的脸颊。

K7愣了两秒,心里漾起了层层水花。

“哥哥,我看到你头上的呆毛了……”

 

 

第二天午休,K3叫了外卖,说是要办庆功宴,把他们一伙人都叫到了梧桐树后面的草地,坐在地上围成一圈像在野餐。

“我的妈呀,你们几个昨晚都去做贼了?个个黑眼圈这么重?”K3惊叫出声,扫视了一圈,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厚厚的黑眼圈,“我说你们都干嘛去了啊?”

K5:“没干嘛。”

K8:“吾在修复时空隧道的故障。”

其他人都没理他,看上去各怀心事。气氛很尴尬,K3一个人完全high不起来。

“你们要不要这样……”三哥好心请你们吃好的,一个个就这样对我?

K1偷瞄了一眼斜对角的K4,想起昨天放学在车站他说的那句话。

什么叫“我也喜欢你”……?

既然他也喜欢自己,为什么又要拒绝自己的告白?

还是说,他昨天只是逗自己玩的,开个玩笑?愚人节也过了啊……

又或者是,他后悔拒绝自己了?

K1被他的一句话撩得心神不宁,脑袋一片混乱,怎么也理不清,猜不透他的想法。啊啊啊啊好烦!K1暗自抓狂,又不敢去问,昨晚一个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几个小时,怎么也睡不着。活了十几年,K1第一次体验失眠的滋味。等到困意来了,天已经亮了,又不得不起床上学,整个上午都困死了。

K1想问清楚,但又不敢问。只是看到K4就跟浑身在烧一样,根本不敢开口。

K1,一个大写的怂。

 

K4揉了揉眼睛,低着头,怕视线与K1交汇。他想起自己昨天的大胆行为就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活了十几年,K4是第一次和人告白,而且还是在那样的场合下。

他不确定K1有没有听清楚他的话。如果没有,是就这么算了,还是豁出去找机会再说一次?如果他听清了……

昨晚K4回到家,就一直守着手机在等,等K1是不是会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过来问清楚。可他一直等到很晚很晚,那边也没个动静。

接下来该怎么做,K4茫然无措。脑子里乱糟糟的,越想越睡不着,第二天就变成了熊猫眼。

 

K2对眼前的外卖一点食欲也没有,他的肚子现在还难受着。昨晚跟K6闹矛盾完回家,就一个人默默地把蛋糕全吃掉了。心里太憋屈,也没注意到这蛋糕味道到底好不好,一口一口全部下肚了。吃完才发觉,这蛋糕根本没法吃,闹得他肚子疼了一个晚上,想睡也没得睡。

辛辛苦苦为了他第一次下厨,尝试做蛋糕,结果却落得这么个下场。

K2看了看坐在对面的K6,他还是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竟也不吃东西。

这家伙,肯定瞒了自己什么事,还敢那样跟自己说话。

……你只能是我的,你只能看着我。

K2心里的独占欲和控制欲燃起了熊熊烈火,那眼神就像要把K6整个人都吞入腹中似的。

 

K6第一次面对美食没有狼吞虎咽的欲望,对面坐着的那个家伙估计还很生气,都能感受到他炙热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现在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敢,更别说开口道歉了。况且K6觉得很委屈,他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每次都是他妥协让步啊。从小到大,K2就爱管着自己,限制自己的人际交往。稍微和别人多说几句话,就会被他训。

光看他的纯良外表,哪会想到他占有欲这么强啊。

委屈憋久了迟早会爆发,昨晚的事只是导火索。

可真惹他生气了之后,自己又觉得很难过。

真是被他控制得死死的了。

而且他走之前丢下的那句话,实在是太让K6难受了。不说就算了,一说……就激起了他想吃蛋糕的心。可这么晚了,去哪弄蛋糕。如果是以前,只要是K6想吃的东西,K2都会想方设法马上弄来。可这下他们吵架了,K6吃不到想吃的东西,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久都睡不着。

 

K5漫不经心地咬着食物,思绪也是飞到了九霄云外。

跟K3告白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三天,对方还是没给个明确的回应。虽然K3说了需要时间好好缓缓,可自己心里还是很在意。一直维持现状的话,就会让他有不该有的期待,想着会不会K3终有一天也能够喜欢上自己。期望越高失望越大,K5既想要他给出答复,又害怕他给出答复。

听他叽叽喳喳地在讲一些没营养的话,一双大眼睛明亮亮的特别好看。

……老三好可爱,好想抱抱他亲亲他。

K5也是有这个色心,没这个色胆。

 

K8昨晚通宵修复他的时空隧道,已经完成了将近百分之九十。

至于K7为什么脸上也有黑眼圈,他表示不愿透露。

 

 

“小六你怎么都不吃啊?”

如果鸣阳里有“吃货排名”这种东西的话,K6是绝对当仁不让的第一。可他今天却都没怎么动筷子,K3着实是惊讶。

K6面露难色,“没什么胃口……”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关心完又转过去问K2,“你家六儿没胃口,他怎么了?”

“不知道。”K2冷冷一瞥,又看向别处。

今天K2是吃错了药啊?K3回忆了一下今早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没错啊,“你也不来关心一下?”

“关我什么事。”K2的语气要比高冷的K6还要高冷。

K3一愣,在座的所有人都一愣。

这还是那个好男友楷模K2吗?真的不是被鬼附身了?

当事人却若无其事地低着头玩手机,当真事不关己的样子。

K6脸色很难堪,红一阵白一阵的,委屈和难过一下子涌了上来,干脆起身走掉了。

“你不追?”K3对他挤眉弄眼,又急又气。

K2慢慢站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反方向走了,头也不回。

“这两个人是怎么了?”K4也是一脸茫然,这两个成天黏在一起、分开一会儿都受不住的恩爱小情侣,今个儿居然闹别扭了?

“难怪我看班长整个上午都心不在焉的。”

“愚蠢的人类,就是事多。”K8摇摇头,暗暗庆幸自己早已看破红尘突破自我,达到了最高的精神境界。

“算了,我去找小六。”K3起身追了上去,K5跟在他后面。

K8喃喃自语着也离开了。

“我去学生会做事了。”K7丢下一句话就走了,这里只剩下K1和K4。

 

一场好好的庆功宴就这么散了,剩下的两个人呆呆坐着,氛围变得更是奇怪。

难得独处,这是个问清楚的好机会。

“K1……”

“K4……”

两人同时出声,又立刻把话咽了回去。

“你先说……”

“你先说吧……”

还是异口同声。

K4不敢再开口了,干脆摇摇头不说了。

K1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问出来,“K4……昨天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就字面意思啊……”K4紧张得有些发抖。

K1知道他是不好意思,也没耐心再玩你问我猜的文字游戏,深吸了一口气,直截了当地,“那我换一种问法……我喜欢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K4紧紧抿着唇,小脸蛋白里透着红。

世界安静得只剩下风吹梧桐叶哗哗的声音,还有他们的心跳声。简直是呼吸极速失控到大脑快要爆炸,心速飙升那频率真是有够夸大。

不知过去了多久,K4终于轻轻“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K1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嗯……?”

“我说……好。”

K1的眼睛一点一点睁大,嘴角慢慢咧开弧度。他觉得不可思议,欣喜若狂。

 

“K4……我真的……特别喜欢你……”

你喜欢的人正好也喜欢你,真的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一生的好运都来遇见你,我也愿意。

 

 

K1回到教室的时候,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他哼着小歌,喜悦都表现在了脸上。

“班长!!”他一进门就冲向K6,摇晃着他的肩膀,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我跟你说,K4答应我了!!”

K6愣了愣,被他那夸张的样子吓到,看着他良久,“恭喜啊。”罢了又添上一句,“记得请吃饭。”

K1拍拍胸脯,还在兴头上,“没问题!”

看他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K1才突然想起他和K2的事。

“班长,你和K2吵架了?”

K6沉默不语。

……那个应该,不算吵架吧?

“我还是第一次见你俩那样。”

这倒也不是K6第一次和K2闹别扭,这么多年来一起长大,K2乱吃飞醋的次数数也数不过来。

可这次不一样,这次事情严重了,因为K2竟然对自己说“以后你的事,我都不会管了”。

“他说以后都不会管我了。”

“我不信→_→”

 

“班长,那你一个人回家吗?”

放学,K1见K6还呆呆坐在位置上,便问道。

K6点点头。今天早上他就没有在他家门口等他,K6是一个人来学校的。

“要不要我陪你啊?”

“不用。”

K1语重心长道,“班长啊,有矛盾要沟通,冷战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的。”

K6也不想冷战的,可K2现在一定不想跟他说话。

“……班长……我想你不用一个人回家了……”

K6疑惑地顺着他视线的方向看去,K2正摆着一张臭脸靠在后门那,两手插在口袋里,看着自己。

如果换作平常,K6一定会蔑视他的装逼行为,可他现在却很想哭。

他看见K2的唇一张一合,他说:

“走,回家吧。”

 


-TBC-






第十七话 依依恋恋


评论(18)
热度(52)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