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鸣阳 15


第一话 出师不利

上一话 一世能狂




《鸣阳》

第十五话 空前绝后



K6不是个擅长撒谎的人,所以打电话给K1的姐姐这个重大的任务就落到了K2身上。

“为什么是打给他姐姐?”

“因为我只知道他姐姐手机号啊……”

“为什么你会知道他姐姐手机号?”K2眯起眼。

K6犯了个白眼不想说话,让你打就打呗,哪来那么多问题。

K2电话打着打着突然笑起来。K6觉得他莫名其妙,等他挂了电话后问他,“说了什么?”

“他姐姐问我,K1是不是脱团了。我好想告诉她,他弟弟今天刚表白被拒。”K2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都这时候了,你还……万一K1一直回不来怎么办。”

虽然他面上没有表现出来,K2听得出他的担心,揉了揉他的头发温柔道,“相信K8。”

“K1不会有事的。”

“……嗯。”

 

 

可第二天K1还是没有出现在教室里。

K6匆匆忙忙地跑去找K8,实验室里却空无一人。

这是他第一次进这间化学实验室。之所以它成为了传说中的禁地,就是因为从刚开学开始,K8就喜欢在这里捣鼓他的小实验。刚推开门,就有一股微妙的气味扑鼻而来,或许是很多种化学药剂的味道掺杂在一起。

桌上摆了很多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堆了很多厚重的书籍,清一色的都带有魔法二字。K8究竟是信科学还是信巫术,真让人捉摸不透。

实验室最角落里有一台奇怪的机器,是K6从来没见过的样子,不知道这是不是K8口中的“时空隧道”,他不敢靠近。

K6干着急着也于事无补,只能给K2打电话。才刚拿出手机,对方就先拨了过来。

这是心有灵犀吗?

“喂?”

K2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不似他以往的冷静淡然,“K1在吗?”

“他……好像还被困在时空隧道里……K8也不见了。”K6被他这一问,更焦急起来。

“糟了……”

“怎么了?”

K2很少有这么不淡定的时候,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电话里不好说,你现在在哪?”

“K8的实验室……”

“那我过去找你。”

K6还没来得及“哦”,对方就挂了电话,看来真是相当紧急的情况。K6站着,望着那台机器轻轻喊了几声,“K8?……K1?”

自然是无人应他。

 

K2赶到化学实验室,看见K6盯着一台奇怪的机器,便也靠近过来。

“这个就是……时空隧道?”

K2向前一步,K6忙拉住他。

“诶小心被吸进去……”

K2面色不太好看,“我得把K1找出来。”

K6紧紧拽着他,“你哪能找得出来啊,万一你也待里面出不来怎么办?发生什么了?”

“K4被正谊的人抓走了。”

“什么??”

“K4一直没来上课。正谊的人应该是联系不上K1所以打电话到我这来了,点名要K1过去应战,说K4在他们手里。”

“卧槽?”K6一个震惊,“正谊的人是不是有病?……那现在怎么办……?”

K2盯着那台机器看了好一会儿,“……K1不在,那就我去。”

“你?一个人?”

“你别跟来。”

“不行!”K6急了,更用力地握着他的手腕,“你不能一个人去。”

正谊的人是怎样的阴险狡诈,他们都知道。

单枪匹马,太危险了。

“可我不能袖手旁观……”

“我去找K5!……还、还有K7。”K6不是不担心K4的安全,只是怕上次K2单挑一群人的事重演。

“他们不会帮忙的。”

“不试怎么知道?”说着K6拉着他就往外走,一路跑回教学楼。K2不是很情愿的样子,搬救兵这种事,未免太没面子。但K6说的也不无道理,自己一个人去的话,说不定不但没救回K4,还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只是K5和K7真的会帮忙吗?一个是K1的死对头,唯恐天下不乱的鸣阳小霸王;一个是一向低调行事、不问世事的学生会主席,和自己、K1、K4都没什么交情。

想到这里,K2忽然想起一个人,要论交情的话……K3倒是与K4交往颇多。

说曹操曹操到,K2和K6才跑到C班门口,就看见那抹灰蓝色的身影,挺拔地站在门口,像专门在等他们的到来。

“小六!K2!”

看他也一副紧张的样子,想必也是知道了这件事。既然号称鸣阳的情报贩子,获取消息的途径自然是一流的。

K5站在他旁边,面上没什么表情。

“我去找K7!……我们得赶紧去救小K4!”

见他一撒腿就往A班跑,K6转头对K2小声嘀咕,“他为什么没问K1在哪?”说完两个人又一同看向K5,后者略显疑惑,“啊?难道K1不应该已经先去了吗?”

 

 

“对不起……”K3边拼命跑着,边开口说话,风都涌进了喉咙里。这样在大街上狂奔实是有损形象,但鸣阳和正谊只隔了几条街道,用跑的会更快。“我真没想到正谊的人偏偏挑这时候惹事,我就是想吓唬一下K1……”

“K1知道以后还不扒了你的皮。”K5兜里放了一把小刀一把匕首,以备不时之需。

K3越想越内疚。昨天听K8说他的时空隧道研究的差不多了,一时兴起就把K1骗去了实验室,哪想到真的就掉进了时空隧道,到现在都出不来。正谊的人又偏偏这时候找上麻烦,点名要挑K1的架。

“那我们把K4救出来的话能将功抵过吗……”

K5瞪他一眼,“你又不会打架,受苦的可是我们。”说着又想到了,“你一会儿就站旁边看着,站远点,别让人伤到你。”

“谁、谁说我不会打架了!”

“六儿你也是,一会儿别进去。”

“不行。”

“听话!”K2凶了,K6脚下奔跑的速度慢了些,不愉快表现在了脸上。

“K3你一会儿看着他。”

“你们俩都别给我们添麻烦。”

“你觉得你们三个人就能打得过正谊那一群吗?”

“你不拖后腿就行。”

“你……!”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内讧?”K7严厉的一句话把他们都喝住了,眼看正谊的校门就在前方,还有时间动嘴上功夫。

听说正谊的老大前几天刚出院,回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找K1报仇,这也不足为奇。只是没想到他会直接劫持走了K4,真是看准了K1的弱点。可偏偏K1也出了事,来的人不是他想要的。

 

 

K4手脚都被绑着,被两个人压着肩膀坐在一张椅子上。

这里是正谊的体育馆,比鸣阳的小很多,比鸣阳的更破旧。周围围了一群人,K4扫视一圈,数来至少三十个。一个个子较高的男生叼着烟头站在最中间,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你猜K1还有多久会到?”

K4满目不屑,对这样的人更是懒得用正眼看,“如果他不来呢?”

“呵,怎么会不来。我都打听过了,K1最喜欢你。”

他说的这话让K4有点小开心,但更多的是自责。若真的因为自己而害K1陷入困境,那他会愧疚一辈子的。

“K1那家伙,速度有点慢啊。”

周围三十来个人,个个手里都拿着家伙,木棍铁棒的,看上去就危险性十足,都在等着K1的出现。

K4在心底祈祷他不要来,千万不要来。纵然是打架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做到以一敌这么多。

“老大老大!外面有动静了!”一个男生站在门边的男生突然对着他们囔囔道。

那正谊的老大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弟兄们,都准备好了哈,抄家伙,要开始了。”

K4竖起耳朵认真听,确实是有喧闹的声音正在向这里靠近。K1来了吗?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体育馆的们被人重重踢开,那个门边的男生往后踉跄了几步,几个人走了进来。他们的出现,倒真有几分武林大侠出场的风范。他们走路都带风似的,能卷起地上的尘埃,气场强大。

“小K4!”

只是这K3一开口,就破坏了这氛围。

“K3?”

K4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而且为什么……K1不在。

“K1呢!”正谊的老大见他们这么大排场,K2、K5、K7,鸣阳原先的三大巨头全数到齐,不免有些慌。不想看到的人来了一堆,想看到的却迟迟不出现,“K1呢!”

“我们这么多人,还不够满足你吗?”K5捏了捏拳头,这下子也能顺便报了上次的仇了。K5越想越火,按耐不住想动手。

K7看他一眼,转头对正谊的人道,“K1今日有事无法前来,不如先放了K4,改日再约?”能用言语解决的问题,还是少用暴力好。要是落了伤痕回家被小九看到,他肯定会担心的。

正谊老大冷笑一声,“少来。赶紧把K1给我叫过来,否则我就对K4不客气了。”说着他向K4靠近一步。蓄谋了好几天才终于在今天把K4抓来了,这到手的鲜美鱼饵怎能丢掉。

“你敢碰他一下……”K3怒不可遏,想要冲上去又被旁边的K5拉住。

“你不要乱来。”

K7看这情况是商量不成的了,看来只能硬干了,“K1今天没有办法来,所以我们替他来了。”

“真是有一群好兄弟,但是你觉得就凭你们五个,干得过我们这么多人吗?”

K2开口,“对付你们,我们三个就够了。”说着把K6往后推了几步。

他们一伙人都笑起来。

“K2你可真会说笑,你忘了之前你是怎么被我们打趴在地上的吗?”

“只会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K4贸然插话。正谊老大上前给了他一拳,“闭嘴。”

“卧槽!他敢打我的小K4!”K3忍不了了,一股脑冲了过去。K5赶忙也动起手来,一边护着他,一边对付围上来的人。K5一点也不手软,一把锋利匕首用得如鱼得水。但不往要害处刺,只是让对方疼痛。

K2干架的特点一向是速度快、攻击准,能够准确无误地找到对方的弱点加以攻击。

K7是第一次和正谊的人交锋,也是K2第一次见识他的能力。能够稳坐鸣阳学生会主席之位,除了智力方面高人一筹,武力方面也是不容小觑的。他的拳头看上去力度不大,却让每个人都疼得哎哎嚎叫。他能够通过精准计算,预测到对方下一秒的攻击招式,再加以抵挡、反击。

K3虽算不上会打架,但也不是完全不会打架。他还能帮上一点小忙,K6就只能干站着,思考着该不该喊警察的问题。

其实打架是最忌讳叫警察的,就像同学之间的撕逼是最忌讳告老师的。

K6什么也帮不上,急得额头出汗。忽然想到K4还被绑着,就从旁边偷偷走到他身边。

“K4……”

“小心!”

K6想给他解开绳子,没注意到背后正谊的人,被人从后面来了一脚。

那边的K2听到动静,爆了几句粗话,用力干了手边的人几拳,冲过来对着那个人一顿狠揍,完了对K6吼,“不是让你躲一边去吗!”

K6不听他的话,蹲下去给K4解绳子。

K2“啧”了一声,无可奈何,只好在他附近护着,一边应付冲上来的人,一边注意着他的安危,心想着今晚回去再教训你。

正谊的人的攻势一波又一波,三四个人难免有些招架不住,都受了不少皮肉之伤。

“让你们把K1交出来,就不用受这么多麻烦了,何苦呢?”正谊的老大才刚出院,就对自己的身体这么有自信,也不知道骨折痊愈了没有。K2记着上次的仇,冲过去打算报仇,一拳一脚都使足了劲。

“你们……就这么想见我?”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下了,无不转头去看声音的来源。

K1来了。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K8。

“K1!”“K1……”“波点裤?!”

他们居然从时空隧道里出来了。

K1看见被绑在椅子上的K4,手握紧了拳,发出咔咔的声响,手腕上的青筋都一览无遗,低声喃喃了句,“小可爱……”

“这下你们死定了。”K3挑眉一笑,对眼前一脸呆滞的人说道。

“上!兄弟们!”

K1的到来让所有人都热血沸腾,都像重新补了血条一样,又是一轮混战。K6把K4拉到一边,“你没事吧?”

K4微笑着摇摇头,“没事。”

K6看见一片混乱之中,K8动作笨拙地阻挡着敌人的攻击,实在是看不下去,“我去把K8也拉过来,你在这待着别动。”

K4被他的话震住,发现K6竟意外的也有很攻的一面。

K6跑到K8旁边,试着对他周围的几个人来了几拳几脚。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从小跟K2一起长大,不就是打人嘛,K6见多了。他把K8扯过来,“不会打架就躲到一边去。”

耳边是拳打脚踢的声音和阵阵哀嚎,K8说不害怕也是假的,但他作为一个男人,哪能怂呢。于是他一本正经地,“我可以用魔法……”

“呵呵呵。”你还是给我到一边去吧。

 

K1的出现让他们如虎添翼一般,默契的配合势不可挡。

K2看着K1的动作,比初见他时与他的交锋更有力量,就好像人物角色升级了一样,攻击力上了一个台阶。

一个人在保护自己重要的人的时候,会变得更强大,这句话果然是对的。

 

 

“好久没有打这么爽的架了。”K5抹掉脸上的血迹,脸上是狠狠干过一架后的满足。比起以前那些无意义的架,这次的胜利,才让他觉得兴奋。

八个人前前后后走出正谊,脸上都挂了彩。

“对不起啊……麻烦你们了……”K1有点过意不去,正谊本来只是找他一个人,却连累大家都受伤。

“客气什么啊。”K3拍了他一下。

所有人都转过去瞪他,眼神里都带着杀气,写了“还不是都怪你!”几个字。

“还好K8及时把我从时空隧道里带出来,否则……”

“否则我们可能会输。”K7接话。

K3笑嘻嘻地,“开什么玩笑,我们鸣阳怎么会输呢!”

“对,你不在就不会输。”K1开玩笑道,“还好我来了,要是K4出了什么事,我肯定跟你没完……”

K1只是随口说说,但K3听得心里难过。

……如果被抓走的人是我,你会为了我这么拼命吗?

……不会的吧。

K3撇撇嘴不说话了,K5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

K4走在K1左边,忍不住偷瞟他。他的脸上有几处伤口,但一点也不影响他的英俊,反而更增添了几分男性荷尔蒙感。

方才K1来时担忧的眼神,简直让自己的少男心萌动。

“……疼吗?”K4小声问他。

K1一听,立刻笑开了花,“不疼不疼。”

K2看他那样,一脸嫌弃地摇摇头。稍微被关心一下,就笑得跟个傻逼一样,真没出息。然后对自己身旁的K6说,“晚上到我家帮我上药啊。”

“呵呵呵。”

 

“我说我们人也一起救了,架也一起打了,也算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了吧,不如……我们拜个把子啊?”K3兴致高昂地提议道,看看前面的K1、K4、K2、K6,又看看后面的K7、K8,再看看旁边的K5,没一个人搭理他。

“喂喂喂,你们不要这样吧……”

“认你做兄弟?我有什么好处吗?”K1转过来扫他一眼,语气轻佻。

“你三哥哥我啊,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还家财万贯……”

“行。”听到家财万贯,K1就没有原则地应了,“但是,我要求按名字来排。”

“凭什么!按年龄!”K3争道。

“不行,按名字。”K2冷冷插上一句。

K3贼兮兮地笑道,“哦~K2你是我们中间最小的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K6问他。

“你们每个人的生日我都知道。”K3对他挑挑眉。

“真可怕……”K6平静道,“按年龄。”

“对!按年龄!”

“六儿……”K2搭上他的肩,在他耳边呼了一口气,对方敏感地缩缩脖子,不说话了。

K4和K5不发表意见,反正不管是按名字还是按年龄排,他们都在中间。

“为什么不按战斗力排?”

“应该按颜值。”

“那我还说按家产嘞。”

“按身高……”

“真是不想跟一群小学生称兄道弟……”K7无奈道,觉得他们在大街上这样吵吵闹闹的,真是丢脸。

“让你们家小九多几个哥哥疼,不是很好吗?”K3冲他眨眨眼。

“别打小九的主意。”

“好好好,弟控……”

K5忙捂住他的嘴,“你就不能消停会儿?”

 

 

他们一路从正谊走回鸣阳,浑身带伤。离校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就看见一群鸣阳学生围了过来。

“二爷你没事吧?”

“大哥……”

“三哥你要紧吗?”

“五爷……”

这一声声喊得他们身心舒畅,像是凯旋而归的战士,有一群人正在迎接他们。

“我们赢了吗?”

K3看了问这个问题的小弟一眼,“那当然啊,我们可是鸣阳啊。这下子正谊的人没话说了,南区最强,就是我们鸣阳。”

随即人群响起欢呼喝彩和雷鸣般的掌声,他们跟在K神们后面,一下一下地举高拳头,声嘶力竭地喊,“鸣阳!鸣阳!”

“鸣阳!鸣阳!”

声音响彻云霄,一直持续了很久很久,传到了很远很远。



-TBC-




第十六话  天意昭昭


评论(29)
热度(50)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