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3】随机事件&必然事件



在随机试验中,可能出现也可能不出现,而在大量重复试验中具有某种规律性的事件叫做随机事件,简称事件。随机事件通常用大写英文字母A、B、C等表示。

必然事件,在一定的条件下重复进行试验时,有的事件在每次试验中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件叫必然发生的事件,简称必然事件。

 

 

 

有些事情我们事先肯定它一定会发生,这些事情称为必然事件。

比如,我喜欢你。

 

 

《随机事件&必然事件》

CP:Karry-1×Karry-3

 

 

今年的夏天来的特别的早,只是四月初,气温就已经高得让人穿了短袖还直流汗。

似乎才刚刚过了冬天,穿着厚棉袄发抖,说话能呵出白气的日子还恍如昨日,太阳就急不可耐地出来宣誓自己的存在感。阳光已经强得让人不好睁开眼,整个人都带上了慵懒的因子。

K3穿着灰蓝色的长袖薄衬衫,把袖子挽到了手肘的高度。

面前的数学课本翻到了新的一页,手里拿着笔但并不落下字迹,只是在每个纤细修长的手指与指缝中流连辗转。

讲台上的大叔已经喋喋不休了二十分钟,每说一句话都让K3更困倦一些。他才无心去听什么事件发生的概率性问题,如此燥热的天气,数学课分明就是用来补觉的。

 

明天会下雨,这是随机事件。

明天的最高气温会高达35℃,这也是随机事件。

在数学课上睡着,被老师当场抓到,对于K3来说却是必然事件。

“K3!下课到办公室找我!”

已经忘了这是这个学期的第几次了,数学老师气急败坏地拗断一根白色粉笔,K3只是懒懒地抬起头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句,再接着睡下。

数学老师气得面红耳赤,K3仍是无动于衷。

 

数学老师会向班主任告状的概率为0.9。

班主任会原谅K3,是可能性微乎极微的小概率事件。

 

K3刚被数学老师训完,轮到班主任上阵。同样的话听了一百遍,K3早已习以为常。就算班主任是语文老师,也说不出什么极富哲理的话,无非就是学习态度要认真,人生短短就这么一遭,要好好珍惜在校学习的时光这样泛泛其谈的大道理。

人生就这么一遭,这谁不知道。

这个地区的人能活到60岁的概率是0.783。

人生苦短,自当及时行乐。

 

K3站了十来分钟,班主任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刚想开口问能不能搬张凳子坐下,就注意到斜对面有一个高个子男生也正在被他的老师训话。

是隔壁班的人的概率是0.07。

K3打量了他好一会儿,看上去很面生,班级应该不是同一层的。

他没再听班主任在唧唧歪歪什么,而是去注意那边的对话。

那个男生穿着一件白色T恤,简简单单的图案,几处污垢几处汗湿,透着一股浓浓的少年荷尔蒙气息。

K3多看了他几眼,被对方察觉到了自己的视线。他射过来一道凌厉的目光,吓得K3马上低头转移视线。

很久之后K3回想起他们的初遇,还是会懊恼,那时候的自己为什么要怂。

 

班主任训话还没尽兴,那个男生已经离开办公室了。

K3还没来得及勾搭,甚至不知道人家叫什么,是哪个班的,下一次碰面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学校的占地面积为15万平方米,三个年级约2500人,一个年级16个班,上百间教室,几十个社团,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你的概率会是多少。

 

 

 

 

篮球段赛从去年秋末打到今年春初,身上的衣服从短袖换成长袖又换回了短袖,终于迎来了最后一场决赛,八班VS二班。

八班是K3所在的班级,作为班级篮球队主力兼军师的他,早就把对手二班的底细调查了个清清楚楚。综合能力最强的是一个叫K1的家伙,貌似是校队成员。K3针对他们班的情况制定了一套自认为完美无缺的作战方案,胜券在握。

连着几天气温超过30℃,天气闷热得让人没有胃口,午饭K3只随便吃了几口,吞了两个冰淇淋就算完事了。一整个下午三节课都没心思听,满心都放在放学后的篮球赛上。过关斩将披荆斩棘一路走来,胜利之巅近在眼前,就等今天这场比赛结束,披一身荣光凯旋而归。

 

最后一节课的铃声才刚叮铃铃响起,K3就收拾好了书包,在更衣室换上了队服,一个个大大的蓝色“3”号。

K3以为自己已经是最兴奋的了,没想到二班的人来得更早。3号篮球场边围满了人,推推挤挤的都想占个好位置。K3穿过人群走到场中,快速地扫了一眼对方的队员,将他们的脸与自己脑中的资料一一对应。

得分后卫K4,看上去白白嫩嫩满是公子书生气息,实际上是跆拳道社核心成员,篮球赛场上也不容小觑。控球后卫K6和小前锋K2据说是一对脱团狗,配合默契无懈可击,基本K6传来的球,K2都能稳稳得分。而传说中的K1,大前锋的位置不可撼动,身体敏捷度灵活度和弹跳力惊人,甚至于被校篮球队前辈夸赞为“校队新星”。

这样的阵容着实不好对付,但K3仍旧自信满满。毕竟他的队友也是精英中的精英,得分后卫是成绩年级第一的学神K7,能够通过精准计算投出稳进的三分球。控球后卫K8有特殊的传球技巧,堪比某篮球动漫中的某主角。而自己和竹马K5,大小前锋的默契配合也是培养了许多年的。

这样一场精彩的比赛,是所有在学习的苦海中熬了太久的学生们最好的放松良药。甚至有人开了赌局,打赌哪个班会赢,两边支持的人数不相上下。

K3的视线最后停在了K1身上,不是那件白色T恤、换上了篮球衣的他让K3好一会儿才认出来。他一下晃了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一会儿,直到被K5敲了脑袋。

“看什么呢你,比赛马上开始了。”

K3尴尬地移开眼神,转身到一边去做热身运动,试着投了几个篮,状态极佳。另外半场传来一声笑,“那个八班的队长,是不是看上K1了啊?”

K3几乎是本能反应地转过身子对那个红色的2号吼了句滚。再转回来的时候通红的脸自己都没注意到。

莫名其妙的情绪还不都是因为,这四月的鬼天气。

 

随着一声哨响,比赛如期开始。双方的进攻都相当猛烈,让观众觉得自己是在看一场堵上性命的决战。比分来来回回僵持不下,无非是哪边比哪边多出一两分。K3也是在今天才见识到真正厉害的对手,但正是如此才能打得尽兴。上半场很快就结束,比分停在21:22。K3到场边喝水,突然觉得头晕晕的有些站不住,摸摸额头有大把的汗,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

篮球赛上犯低血糖是随机事件,怎么今天偏偏就发生在你面前。

K5过来拍了拍他的肩,“你没事吧?”

“没事啊。”K3站直身子,咧开嘴角满目笑意,“下半场争点气啊,拿不回冠军别想三哥再请你吃饭。”

“눈_눈”

 

中场休息时间结束,双方换场,第二次握手表示友好。K1走到K3面前,队长与队长握手本是惯例,可对方却刻意绕过自己,和K6握手去了,结果惹来K2一记眼刀。

K1无声叫冤,二爷你瞪我也没用啊,也不是我让他去和小六握手的。

重新站回场上,两边都牟足了劲。K3还在喘气,湿哒哒的刘海贴在前额让人难受,小跑的步子有些不稳,运着球从K1身边掠过的时候,脚下突地一软膝盖随之曲了下去,幸亏被人眼疾手快地稳稳扶住。

“喂,我说,你们班的三号真的不用下场休息换人吗?”

K1的声音在耳边响起,K3的双臂还被他托着,摇摇头想要站稳,“我不能下。”

“傻子,你这样还能打?暂停!”

K1的行动通常不经过大脑思考,只是觉得应该这么做于是就做了,他背起K3退出场外,“ 我送他去医务室,比赛交给你们了。”说着跟K2交换了一个眼神。

两边的队员都愣愣地看着自家的队长,这都群龙无首了可怎么继续打。

“我想收回前言。”K2看着K1的背影远去,人群都自动为他让出一条道。

“什么前言?”K6问他。

“不是八班队长看上K1,我觉得是K1看上他了。”

“……哈?”

 

 

听说有一句话是,人的一生会遇到约2920万人,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0.00049。

 

“喂,波点裤。”

他的背很坚实,又像舒服柔软的床,K3下巴抵在他肩上,自己都觉得这姿势显得特别暧昧。

“波点裤?”

K3很轻,在正常男生的体重看来已经算很轻的了,K1背着他并不会觉得很累,只是他的头发一直蹭着自己露出来的肌肤,痒痒的。

“那天你不是穿着波点裤吗……超级奇怪的搭配,好好笑,波点裤,正常人会穿波点裤吗,配T恤好奇怪。”

“你这都犯病了能不能少说两句。”K1头上冒出井字,没好气地说,“什么毛病……”

“低血糖。”

“啊?”

“我说,我犯的是低血糖。”同时也有呼吸急促心跳加速这样的症状,不过K3不打算说。

“哦……”

 

“那这病怎么治啊?我生物不太好。”

“治什么呀,吃点糖就好了。”

K3的声音轻轻的,像吹动了树叶的风,但比那沙沙沙的声音好听,很清澈很干净。让K1觉得莫名清凉了许多,甚至觉得,自己嗅到了薄荷的味道。可这校园里,应该没有种薄荷吧,下次推荐植物社的人去种点,这味道不错。

从篮球场到医务室的距离不长也不短,徒步三分钟的路程。

“我不用你背,真的,你放我下来吧。”

K1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他放下来了。K3脚着地的时候踉跄了几步,站了一会儿稳住重心,突然就往回跑。

“喂,你去哪。”K1抓住他,黑了脸。

K3想挣脱但使不上劲,“你放开我,我得去打比赛。”

“就你这样还打比赛,得了吧,去也是拖后腿的。”

K1说完发现他的脸色变了,变得不太好看。K3内心愤怒和内疚并存,咬了咬牙瞪了他一眼。

K1改口,“……你这是不信任他们。”

“滚!”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好心背你来医务室……”

“不需要。”

“谁管你需不需要。”K1说着就拖了K3的手走进楼道里,不由分说不容抗拒。

这真是个怪人,品味奇怪性格也奇怪,在K3尝试了无数次也没法逃走之后,他打心眼儿里这么觉得。

K3觉得自己之前的怦然悸动简直是瞎了眼。

 

喜欢上这样一个霸道没品不识时务的波点裤,在帅气多金三少爷的辉煌生涯中,概率本该为0的。

嗯,注意我的用词,本该。

 

 

 

 

八班输了。

K3从医务室回来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差点没把教学楼给掀了。才刚恢复体力的他怒气冲冲地就往楼下跑,冲进了二班的教室,大吼了句K1你给我滚出来,吓得整间教室都抖了三抖。

K1从后排走过来,身材挺拔,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样子特别苏,K3突然就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干嘛?”

K1倚着教室门,慵懒得像只大猫。

“都怪你,要不是你让我下场,我们班怎么会输。”K3现在这个样子咄咄逼人,激起了K1的怒火。

“你这人怎么无理取闹啊。”K1皱起眉。

“谁无理取闹了,我这是在讨回公道。”

“我那天也下场了啊。”

K3双手叉腰,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你下场跟我下场能一样吗,不管,我要求重新比一次。”

“你说比就比,凭什么啊。”K1火气上来了,他本来就不是个会忍气吞声的主,直接就跟K3杠上了。

K3推搡了他一下,下一秒就要打起来的架势。

见情势不妙,K1几个朋友都出来劝阻。

K4拉住快忍不住要挥拳头的K1,细声慢语地对K3说,“我放学就去和体育部的商量一下。”

K4太温柔了,让K3一下子没了脾气,本打算点点头就走,K1又补一句,“重比什么呀,反正到时候某些人还是会犯病。”

此话一出,天知道K3此刻多想揍人。

“你是不是想打架啊?波点裤。”不知不觉这个绰号已经叫得非常顺口了。

“你觉得你打得过我?”

 

后来K1还是和K3干了一架,在教学楼背后的小草地上。起初K3也是气势汹汹的,一拳一脚都毫不留情,但慢慢就没了力气。K1想到他还有低血糖的病,软了软心想说算了,卸下防备之时却被K3趁机阴了一拳。

K3打赢K1的概率低于二分之一。

最后K3累得坐在地上喘气,K1脸上也有几处伤。

没想到这家伙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打起架来还挺有模有样,K1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向他伸了出右手。

“你干嘛?”

“拉起你来。”

“还继续?”

K1白了他一眼,又叹了口气,“就你现在这样还能继续?我扶你去医务室。”

K3却拍掉他的手,自己撑着地板站起来,瞪了他好久,转身头也不回地走掉了。K1恼火地嘟囔几句,踢了踢脚边的石子发泄怒火,意外发现草地上有一串钥匙。

这串钥匙属于K3的可能性大于二分之一。

 

 

K3自认为丢钥匙这么蠢的事是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但当他站在家门外,对着自己的口袋和书包掏了好一会儿,还是只能呆呆站着的时候,他才体验到什么叫祸不单行。

所有倒霉的事都是在遇到K1之后发生的。

 

幸亏钱包还在,K3一边想着今晚要吃什么、住哪家宾馆,一边把脑袋里关于K1的残存的不该有的念想都清理干净。

谁年轻不懂事的时候没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一个人渣啊。

K3摇摇头,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是那天在办公室里多看了他几眼,怎么就这样被自己牢牢记住了。

……我的脸盲症呢!

 

总而言之,现在撇清关系还来得及。

 

 

来得及……吗?

 

 

 

 

K3跑到昨天和K1打架的那块草地找了一圈,也没见自己的宝贝钥匙,寻思着是不是被人捡了,正打算去失物招领处找生活部的人问问,就突然被人挡住了去路。

“你在找这个?”

熟悉的钥匙出现在自己眼前,随之出现的,还有那张欠揍却又好看得过分的脸。

或许自己本质上是个颜控,K3想。

K3伸手要拿过钥匙,却被K1故意举高,他比自己高了那么一点,手自然也长,踮起脚能拿的到,他却又放下来,让K3扑了个空。

K3恼羞成怒,语气不太好,“还我。”

“我捡到了你的钥匙,怎么说也算恩人吧,你就这样对我?”K1被他的样子逗笑,痞痞地问他,一双含水的桃花眼盯着他看。

K3读不出那眼神里藏着的是什么感情,他只觉得杀伤力太大,以至于自己一时语塞。

“那你想怎样啊。”认识K1之后,K3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得到了提升。

“和我交往吧。”

K1说这话的时候风轻云淡的,好像在说今天的天气真好啊这样简单随意的话。

“哈?”

K3惊诧得张大嘴。

“听不懂人话吗?”

K3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为、为什么你帮我捡了钥匙我就得跟你交往。”

这发展有点快啊,K3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承受不了。

K1往前一步凑近他,弯弯眼梢,“那我换个说法,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K1是在开玩笑的概率是多少。

K3觉得自己看不懂这个世界了。这告白会不会来得太快了一点,之前一直明明是一种自己会单恋很久的感觉,怎么就突然莫名其妙地被告白了。

“愚人节已经过了,这玩笑也一点都不好笑,而且,我跟你不熟吧?”

比起言语K1更擅长行动,他直接给了K3一个措不及防的拥抱,唇贴在他耳边,“我是认真的。”K3还想说话,结果被他捂住嘴巴。

“反正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不熟可以变熟。”

 

噢,这个世界怎么了。K3的脑袋被K1压制着靠在他的颈窝里,他抬起头张张嘴,K1以为他要给出回应了,结果他却说,“……篮球赛还是要重比。”

 

 

 

 

其实,K1与K3的初遇并不是在办公室同时被班主任训话的那次。

早在上个学期,第一场篮球段赛的时候K1就见过K3了。那天八班和十五班在一号篮球场比赛,二班和十四班在二号篮球场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K3错拿了K1的矿泉水,咕噜咕噜一口全部灌了下去。

“喂,同学,你拿错了。”

K3抹了一把汗,把空瓶子丢过去,“不就喝你点水吗,别这么小气,等三哥赢了给你买一箱行了吧。”

那时候K3没去注意看对方的长相,再加上脸盲重症晚期,根本不记得他错喝的水,原来就是K1的。

他漫不经心的一个举动,却让K1记了好久。

他仰头喝水时上下滑动的喉结,因身材单薄但球衣宽大而露出来的大片白皙肌肤和好看的锁骨,精致的五官和时隐时现的虎牙,都让K1意识到自己不妙了。

看来自己的性向不太对劲的可能性有点大啊。

 

自那天以后K1便会不由自主地在人群中搜索K3的身影。做课间操的时候往八班的方向看,偶尔能够找到那抹淡蓝色,活蹦乱跳的,在和兄弟们打打闹闹。二班和八班的教室不在同一层,K1就会假借去找七班的小九为借口,路过八班偷偷看他一眼。

能够遇见你的概率很小,但我还是想去寻找。

 

你看,我早就喜欢上你了,比你早得多。

 

 

“所以说波点裤其实你已经觊觎小爷很久了?”

“滚,什么觊觎。”

 

“反正你最后不也喜欢上我了。”

“滚你丫的波点裤,我有说过吗,哪来的自信。”

K3是苗根正红的大好少年,能打篮球会挣钱,就是……嘴特别硬。

    

“但是你不觉得很巧吗?”K1笑着拍拍他的头。

“巧什么?”

“你喝了我的水,同一时间在办公室被老师骂,跟我打比赛的时候刚刚好犯低血糖,这些都是概率不大的随机事件,却全都发生了。”

K3接他的话,“对啊,而且,我会喜欢你这种事明明应该是不可能事件……”

“你看,你承认了,你喜欢我。”

“呸……”

K1突然抱紧他,左脸轻轻蹭他柔顺的头发,“不,那是必然事件,”怀里的人脸颊泛红,一时忘了反抗。

“……不论是你喜欢我,还是我喜欢你,都是必然事件。”

什么歪理,K3一边嫌弃他的脑回路,一边还是不自觉勾起了嘴角。

四月,校园里的美人樱开了。

 

 

体育部的人拗不过K3的倔,解释了很久这段赛应该遵循规则,没有办法因为个人原因就要求重比,就算你是学校股份所有者之一也不行。但K3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三天两头就往体育部跑,最终还是把他们说服了。

毕竟两个班都同意重新比一次,一直拒绝好像也显得不那么仁道。更何况,这明年的学生会主席候选之一的K7,也是K3的队员。

比赛最终定在了周二。

 

 

课间操因为下雨而取消,K3趴在课桌上补觉,下一节又是万恶的数学课,现在不睡等会儿肯定会睡。才刚迷迷糊糊地要进入睡眠状态,就突然被人轻轻推了推。

……谁啊,敢吵你三爷睡觉。

抬头一看竟然是那个傻大个波点裤,K3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又犯了脸盲,把K5错认成他了。

“老五?”

“滚,什么老五,我是你男朋友。”K1重重敲了下他的脑门,又气又笑,“你脑子里除了我还敢装别的男人啊?”

他的声音不小,K3怕被班里的人听到,皱起眉瞪他一眼,“你再乱说话我就把你撵出去。”

“我好怕哦~~”欠扁的阴阳怪调。

“找你三爷爷干嘛?”

K1这才想起自己跑上来的目的,匆匆把书包放下来,从里面掏出了一盒牛奶一个面包,“我怕你忘记吃早餐下午又犯低血糖,给你。”

K3看着愣住了,看看面包又看看他,“我吃过了……”

“吃过了也可以再吃,乖乖把牛奶喝了,你太瘦了。”说着突然凑近他的耳朵,小声道,“抱起来都没有肉的。”

“滚!”

“我这不是在关心你嘛。”

“我中午好好吃饭下午就不会犯低血糖的。”

K1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打了个响指,“对,我要监督你吃午饭,放学在教室等我。”说完转身准备要走。

“不用了吧!”K3咻得一下站起来,平常他都是和K5K7还有K8他们一起吃饭。K1突然说要监督他,岂不是会让他们很尴尬。

而且,要是被他们知道自己脱团了,是会被“阿鲁巴”的吧……

K3想想就觉得疼。

“没得商量。”

“喂!”

K1已经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教室。

后排的K5轻佻地对他吹了个口哨,挑挑眉饶有兴趣,“老三啊老三……”

 

 

数学课仍旧是在讲概率,古典概型和几何概型,说来说去不都是那几种类型的题。

老师在讲一道例题,两个人约定在七点至八点之间到一个车站等车,这段时间内有三班列车,发车时间分别是七点二十,七点四十和八点整,问两人乘坐同一班车的概率。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三分之一。

老师擅自加了第二小问,如果其中有一个人多等一班车,那么两人乘坐同一班车的概率是多少。

K3提笔算了算,概率变成了九分之七。

末了数学老师又添上一句,“如果爱得深沉,那么概率就是1。”全班哄堂大笑,也有人鼓起掌来。

或许这是这个问题的最佳答案。

如果你真的想和他坐同一班车,那么你一定会等到他来为止。

 

K3先是觉得数学老师很逗,后来想起了K1。

 

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所有美好事情发生的概率变为1。

 

 

雨下了一会儿就停了,下午太阳就重新出来了,篮球场的积水也已经蒸发干净。地面不湿不滑,K3亲自测试过。

于是比赛按约定进行。

两方队伍站在场边做热身运动。K1故意提高嗓门,“兄弟们,一会儿比赛的时候记得对你们大嫂温柔点啊。”气得K3立马把篮球往他身上砸过去,“你给我滚!”

K1特别喜欢把他逗得炸毛,那样子既好笑又可爱。

“给我堂堂正正地比赛,我们不需要你们让。”在面对篮球赛的问题上,K3总是显得特别严肃。

“连老大都有人要了,这个世界怎么了。”K4转头对K6小声吐槽了一句。K1都谈恋爱了,自己居然还单着。

“呵呵呵。”K6点点头表示同意。

 

这一次K3还是尽了百分百的努力去比赛,万全的准备给大家带来的是一场刺激的视觉享受。不论是在颜值、还是球技与实力方面,这两队都是最强阵容。

场外的女生皆因为他们一举一动而疯狂尖叫,运球,传球,完美投篮。

K1嫌她们聒噪,又烦她们对K3花痴,故意在和他交锋的时候多停留一会儿。正常比赛几乎成了他们的1V1。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们在两边练习投篮,K2眯眼瞄准,抬手一个轻投,球就稳稳地落入了篮筐,他摇摇头说,“我都快看不下去了,K1,我说你这还大庭广众之下的,能不能注意点。”

“我怎么了?”

K6帮K2接了他的话,“呵呵呵,别以为没人发现,你刚在场上假借防守吃了K3多少次豆腐。”

“世风日下。”K4跟了一句,“真是给我们丢脸。”

“你们要不要这样。”K1嘻嘻哈哈笑起来。

K2又一个进球,提醒他道,“才刚开始就对人家上下其手的,小心把人家吓跑了。”

K1反过来调侃他,“你一开始对老六不是这样?”

一旁的K6装作没听到,蹲下身子系了个鞋带,却暗自红了脸。

 

下半场的战况更加激烈,比分你追我赶不相上下,最后以44∶43的比分结局,二班再次获得胜利。

这下K3没话讲了,这场比赛他输得心服口服,对手确实很强。

怎么说也打了一场尽兴的比赛,K3一时兴起,对K1和他那几个好兄弟喊道,“跟三哥走,三哥请你们吃好的。”

“对不起啊大嫂。”K2走在K6旁边,看了K1和K3一眼,忍不住开玩笑,“不小心赢了你们。”

“滚,不许乱叫,叫三哥!”K3瞪他一眼,也瞪K1一眼。

K3的水喝完了,还是口渴得要紧,干脆一把抢过了K1的水,二话不说地就往嘴里灌。

“喂老三,你给我留点啊,那可是我的……”

“命根子?”K3脱口而出。

“我怎么觉得这话听起来怪怪的。”K5道。

“我也觉得。”K7同意。

K3桃花眼一弯,笑得灿烂,用眼神告诉K1,我偏要把它喝完。

“你把它喝完了,我就从你的嘴里吸收水分。”

K4扶额,“我的天呐,老大耍起流氓来真是不得了。”

“呵呵呵,好恶心。”

“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K2摸摸自己的手臂。

K3高举起他的水,“你别给我乱来啊,你的命根子还在我手里。”

“我还是觉得这句话很怪。”

“嗯。”

K1回头对他们笑,“你们的思想真龌蹉,他的意思是,水是生命之源。”

“对对对,我们龌蹉,你最纯洁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老大,善待动物,别虐狗好伐。”

 “我觉得我的眼睛都快被闪瞎了。”

 

 

睡前K3收到一条来自K1的短信。

“明天会开始降温,多穿衣服。”K3可以想象到他那霸道的语气,是属于他独特的温柔和关心。

或许夏天不会那么早到来,但是你来了就好。

 

 

我们不知道下一秒即将发生什么,未来一周的天气预报也不一定准;考前老师给的重要知识点可能不会考到,明天也不一定会准时到来。

所有的所有都是未知数,可是我知道,我们会白头偕老直至死亡,这是概率为1的必然事件。

 

        

 

       

 

【完】




评论(17)
热度(87)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