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鸣阳 10


第一话 出师不利

上一话 鹤鸣九皋




《鸣阳》

第十话 虚往实归



这两个人今天有点不同。

K3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看K2,又看看K6,联想起昨天和他的通话,脑袋又在瞎咕噜转。

他俩昨天一定发生了什么,K3下了这么个结论。

还在猜想着,K6突然走到自己面前,拿了一颗棒棒糖过来,“谢谢……”

K3脸上打了个大大问号,谢什么?难道说是…

“我教你的矮热方法很有效果?”

K6以微小的弧度点了头,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脸。他不太想去回想昨晚的事,一是因为害羞,二是因为一想起就觉得腰疼。

K3笑盈盈地接过棒棒糖,“我就说吧,听三哥的,准没错。”

K6是个比较单纯的人,经过昨天这么一事之后,对K3的印象也有所改观。他可能不是个大好人,但也绝对不是坏人。硬要说的话,就像个没长大的小孩。

K2一个眼刀扔过来,K3不以为然,“瞪我?你应该谢谢我,三哥我好心教小六矮热,能把你的小冰箱教成小暖炉,最后受益的不还都是你。”

K2想到昨晚的畅快淋漓,觉得他说的蛮有道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继续他的矮热教学了。

 

        

K5见K3最近跟他们玩得那么近,心有不甘,掐了掐他的大腿,瘦得根本没什么肉,在他耳边恶狠狠地,“老三你这是要倒戈啊?”

“没有啊,我只是喜欢跟小六玩。”

“他可是K1的朋友。”

K3明白K5的意思,“放心啦老五,我是不会跟那个没品位的波点裤成朋友的,简直拉低我的智商。”

可是K5分明就感受得到,他们之间,正在越走越近。

 

如果说K5的目的是要弄走K1的话,那么K3就只是为了好玩。他本身和K1并没有多大的仇,只是觉得作弄他很好玩,天生有作死的因子在血液里流淌着,源源不断。

愈发接近K1,就越觉得他那人很有趣。

 

        

就好像K1是有引力的中心,从K2到K6,从K4到K7,从K3再到K5,所有人都正在被他的特殊引力给吸引到一起去,各自的运动轨道都越来越相近。

世界就是这么奇妙,你在见到一个人第一面的时候都不会想到,你将来也许会跟这个人发生很多故事,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

K1与他们亦是如此。

 

 

寒假的特别补习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成效。

暖男K7给女生们讲题的时候,她们都只是在看他,完全没听讲题。K3折了几天的纸飞机,K5打了几天的游戏。

K5和K1仍是水火不容,见了面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嘲讽,K1又是容易被激怒的主,多是K4劝阻,他们才没打起来。反倒是K3和K6愈发熟络了起来,常见他们俩出入成双,倒像是成了“闺密”。

寒假本来就短,所以补课也只有一周。短短七天之后,他们便被放回去过年了。

那天放学K1乐呵呵地跟K4道了声新年快乐,对方也礼貌地点头笑笑。

K3祝大家多收红包,K8说终于能好好研究时空隧道了。K4之后打算去练跆拳道,K2只希望远在美国的老爸老妈别回家逮他。K7想着过两天该带小九去哪里玩,K6开始期待年夜饭。

日子其实想来也都算平淡。

 

 

K3当天晚上就建了个微博群,群名霸气又响亮——“三少有钱任性”,把他们几个拉了进来,说是要发红包,让他们抢,觉得好玩。

K1是嘲笑了几句他的幼稚,但有钱白拿谁不拿。K3说三哥我这是慷慨大方,波点裤有本事你一会儿别抢。

K6私聊问他,发红包也是矮热的一种吗?K3回复一个得意的表情,说那当然了。

而K2权当是陪K6玩了。

这期间K5退了两次,都被K3给拉了回去,第三次之后他放弃了,不就是和K1一个群嘛,看在K3的面子上,我五爷也就宽宏大量了。

K3:【老五你就在里头待着别跑!我再去找学神和小魔仙,人齐了我就发红包哈哈哈哈哈哈。】

K5:【눈_눈】

K1一看,这学神应该是指K7,那小魔仙是什么鬼?便问道:【小魔仙是谁?】

K4:【K8】

都起的是些什么奇怪外号,K1再看看K3的微博名——“帅气多金三少爷”,真是俗得他哭笑不得。说实话K1也不懂,明明之前他和K3K5都是处于势不两立的状态,怎么今个儿还待一起抢起了红包。

果真一会儿K7和K8还真都进了群,能感觉到K3急不可耐想要试试发红包的功能的急切心情了。

K1盯着手机屏幕,不一会儿界面上就跳出了抢红包的指示框。他眼疾手快地点击屏幕,被显示出来的金额数目吓了一跳。这K3,还真是有钱任性。

K3接连发了好几个,抢得最快的都是K5,抢到金额最多的也是他,不枉鸣阳手速第一的称号。

K3发上了瘾,K5抢上了瘾,就像周瑜和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似的,每天在群里玩得不亦乐乎,旁观的几个也都懒得出来吐槽了。

 

在无边无际的鞭炮齐鸣中,他们迎来了新年。

 

 

K1在和姐姐去置办年货的路上,偶然经过了正谊中学。K1不由得多注意了几眼,校门看上去比鸣阳新多了,但远望去校园面积似乎没鸣阳那么大。若不是K1曾帮K2教训过正谊的人,还真不会觉得它是一所不良高校。统一的校服,显眼的校名,看上去都挺规规矩矩的。

只是正谊里的学生,反倒不那么规矩呢。

 

 

2月14日情人节,K1没有情人。但在这一天,他还是出门了。不是出门约会,而是……去批发了一批花,拿去卖。

接近零度的气温,K1穿着单薄的毛衣,套着熟悉的那件牛仔外套,站在南区最繁华的购物中心前的广场上,身边放满了各色各样的鲜花,最多的还是玫瑰。

来来往往的人都是一对儿一对儿的,K1不仅经受着寒风的摧残,还承受着心灵的伤害。

“买花吗先生,送给你身旁这位美丽的小姐。”

然后对方白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走掉。

什么态度……

K1低声嘟囔了几句,却见刚才那男人旁边的女人折返小跑过来,高跟鞋一踏一踏地,K1真担心她会摔倒。她停在K1面前,问他玫瑰的价格。

“红色的一朵七元,白色……”

K1话音未落,那个女人就被男人拉走,“买什么花啊,浪费钱,你是看这个卖花的长得帅吧……”

“关你什么事啊。”女人气急败坏地甩开他的手,皱皱眉怒视他,“我买朵花怎么了!就是比你帅怎么了!”

“你……”男人气得青筋暴起,一气之下怒道:“行啊,那就分手吧。”

“分手就分手!”

男人甩头而去,女人花也不买了,往另一个方向走。

K1默默地站在旁边,手足无措。

……天呐,上帝,我发誓,我真不是有意的。

 

从上午九点站到现在,太阳已经落山了,花才卖出去三分之一。夜晚的话人流量应该会更大,K1猜想着能不能把它们卖完,再带回家实在是太累了。

视线飘来飘去,忽然捕捉到两个熟悉的身影,顺其自然地喊出口,“班长!”

不远处两个人听到喊声,脚下的步子一顿,同一时间转过头看到他,换了个方向朝他走来。

“你在这干嘛呢?”

K1回答K2的问题:“卖花啊,看不出来?”

K2用嫌弃眼神上下打量他一番,揽过K6要走。

“喂,K2,不买几朵送给班长吗?”说着还朝他抛抛媚眼。

K2转头看K6,“要吗?”

“不要了吧,又不能吃。”

“那走吧。”

K1气得直跺脚,“喂你们俩太没义气了吧!”

那二人根本不搭理他,朝购物中心大门走去。

“话说……班长你不是说你俩不是情侣吗。”

出门约会恰好碰到K1,K6已经觉得挺尴尬的了,他脸皮子薄,害羞已经表现在了面上,又被K1提到这件事,眼神飘到K2牵着自己的手上,红透了脸。

K2停下步子斜了他一眼,懒得跟他废话解释,直接在K6泛红的小脸蛋上吧唧亲了一口。

……卧槽,这是对单身狗赤裸裸的歧视与伤害,K1不知为何自己手上莫名多出了汽油和火把。

 

K2和K6没留下来陪他卖花,进商场里去了。

夜幕降临,这里是南区最繁华的中心,周围一片霓虹灯彩,照得这整个广场亮堂堂的,夜晚比白天更加热闹。

K1的对面,一个穿着HelloKitty布偶装的人拿着一大束气球,时不时弯腰送给来往的小孩们。K1的左边是广场的喷泉,右边是排排的木椅,头顶是漫天星空。

K1站着站着都快要睡着了,突然眼睛被人从背后用手蒙住,身后传来一声嬉笑。K1条件反射地往后一个肘击,抓过那人的手往反方向拗,抵在他后背上。

“疼疼疼……”那人呲牙咧嘴地喊痛。

K1定睛一看,没想到竟然是K3,放开了手往旁边退了几步,“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以为谁要暗算我。”

“神经病啊谁想暗算你!”K1揉揉自己的胳膊,皱着眉瞪他。

K1也没好气,“哪个人上来就蒙眼睛的啊。你当小屁孩儿啊,还‘猜猜我是谁’呢。”

“滚你丫的波点裤。”

“不许叫我波点裤。”

“小爷就爱叫怎么了,你打我啊。”

K1扯过他的衣服,挥起拳头想要吓他一下。结果一个不小心拽掉了K3的灰蓝色衬衫的扣子。他的锁骨露了出来,K1手一顿,愣愣地放开,眼神不知往哪放。

“波点裤你有病吧。”K3捡起掉在地上的扣子,理了理自己的领子。

“谁让你外套拉链不拉上去。”

“我想拉就拉,不想拉就不拉,别给你的犯罪找借口。”

K1扬起下巴,今天才算知道了,只要遇上这个人,吵架就是不可避免的事,“犯罪?”

“……噢,是非礼!”

“谁想非礼你啊,瘦胳膊瘦骨头的,一点肉都没有。”K1白他一眼,一脸嫌弃。

K3突然不接话了,咽了咽口水身子有几分僵硬,莫名其妙觉得脸烫烫的,虎牙咬了咬下唇憋出一句话,“波点裤你在干嘛呢。”

“卖花啊。”K1随意地扫他一眼,没注意到他的异样,“买花吗大土豪三少爷?”

被K1喊少爷,K3觉得特爽,挑挑眉笑起来,“看你这么可怜,情人节还在这卖花,三哥我就大发善心光顾一下你的生意吧。”

金钱利益在前,K1理智地先放下了私人恩怨,“那三少爷你想要什么颜色的,要几朵啊?”

“给我来333朵波点的。”

哪有波点图案的玫瑰花啊!

这欠揍的家伙哪里有好心的时候,K1对自己刚才出卖人格的行为追悔莫及,干脆坐到旁边的木椅上,冷哼一声。

成功气到K1,K3得意地笑笑,“开开玩笑,你这些花啊,小爷全包了。”说着从兜里掏出钱包,抽了几张百元大钞扔在木椅上,干脆利落。

K1也不是第一次见他这样出手大方了,但还是有点鄙夷,“你买这么多花回去能干嘛?”

“泡澡。”

“行,我服。”K1也懒得多管,把钱收到自己口袋里,这样一来,老姐就可以少加几次班了。

K3伸了个懒腰,懒懒散散的样子也坐到了木椅上。

K1左脚搭在右大腿上,坐姿霸气到不行,“那你大晚上一个人跑出来干什么?”

“我?当然是享受夜生活咯。”

K1学着K6的语调呵呵呵了一声。

“谁知道遇到一个恶心的波点裤,坏了我的大好心情。”

“你说谁恶心呢?”K1咬咬牙,做出要活动手指关节的样子。

K3没心没肺地笑起来,“你是不是有好几条一样的波点裤啊。”

K1把头转了回去。

“不会是被我说中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浮夸的笑声持续了很久,K3笑得腹疼都停不下来。

来来往往的路人看着他们,K1简直不想认识这个人。

“你能注意点形象不?难怪没女朋友。”

K3一下子停下大笑,蹭的一下站起来,“呵,好笑,多少少女排着队喜欢我。”

“那你情人节还一个人出门?”

“那是因为小爷我都看不上!”K3不屑,反过来挑衅他,“你不也是一个人凄凉地在这卖花么。”

“我也是有很多人喜欢的好吗。”

“那都是她们瞎了眼吧,喜欢一条波点裤?太好笑了。我看啊,你也别指望小K4会喜欢你,他是我的。”

这句话成功戳到K1的怒点,他上前两步,“我不揍你两拳我的手都不爽。”他拽过K3,后者没想到他真会动手,一时没反应过来,失去重心一个踉跄撞进他的胸膛。

K1一愣,K3也一愣。

心脏不安分地胡乱跳动起来。

耳边突然适时地响起了烟花绽放的巨大声响,K3一瞬间还以为是自己炸了,呆呆地转过头看天空,原来真的是烟花。

像一束光冲上天空,在漆黑的夜空中骤然绽放,火花如流星般落向四方,仿佛整个城市的上空都被焰火照亮,璀璨而壮丽。

这是K3自己定做的,传闻中最大最美的烟花,找了人准点燃放。本想是在这广场上一个人坐着欣赏,然后看周围人因他的烟花而欢喜。却不料在这里遇见K1,在这样尴尬的一刻刚好绽放。但也恰恰多亏这些烟花,K1的目光被它们所吸引,没发觉到自己的脸上可疑的红色,怦然加速的心跳扑通扑通也只有自己听得到。

K3想知道,这些巧合究竟是不幸,还是宿命。



-TBC-


第十一话 愚者一得

评论(17)
热度(32)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