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鸣阳 07


第一话 出师不利

上一话 六畜不安



《鸣阳》

第七话 七擒七纵


打开客厅的灯,家里空荡荡的。

K3的父亲是市里最有名的集团的总裁,而他也像是遗传了父亲的经商头脑,有关金钱的事都是手到擒来,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炒股老手,现在更是到了不用花父母一分钱就能过上滋润日子的程度。

有更适合他的私立贵族中学,但他却偏偏要念鸣阳。起初他的父母是不同意的,觉得那里的小孩都不务正业,K3进去了一定会学坏。

但他们怎么也拗不过K3的固执,最后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K3甚至在鸣阳附近买了套房子,搬出去一个人住了。

事实上,进入鸣阳之后,K3确实不务正业,但他至少也在里头混得如鱼得水。没一身打架的本领,也能被人尊称三爷。他觉得,这样的日子比较有趣。

K3喜欢有挑战的人生。

 

打电话叫了外卖,K3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随意换了几个台,看到有三个年龄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孩的节目,停下来多看了几眼,这脸……长得真不错。

K3就是个颜控。

可惜偏偏又是个脸盲。

 

 

后来K1在走廊上碰见K4,拦住他支支吾吾好一阵之后才鼓起勇气问他,“K4你怎么没回我短信……”

“噢!那时候我号码欠费了后来充了……不小心给忘了……抱歉……”K4不好意思道,脸上带着微笑。

“没事没事!”

真巧啊,那时候10086给自己发来短信,也是贴心地告诉他号码欠费了呢。

“那我之前问……要不要看小可爱……”

“那放学去你家吗?”

 哇靠?!K1脑袋“轰”得一下炸开,去、去去去……去我家?!

K4以为他是难堪,又改口,“不是,我就随便问问……”

“我不介意,我不介意,我不介意!”重要的话,说三遍!K1兴奋地想在走廊上狂奔。

教室里的K2转头刚好看到站在教室外面的二人,一眼就看到K1的痴汉脸。唉,好不想认识他。

“那放学你等我一下,我忙完学生会的事,就跟你去你家看小可爱。”K4也很开心的样子,眼睛弯弯像月牙。

“好好好!”K1的大脑里自动循环起K4说的“跟你去你家”。

直到K4走回教室,K1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也是学生会的啊?

 

K4刚回到座位就收到一条短信,以为是K1发的,打开来看才发现竟是来自K3——“小K4你双标啊,说好的不习惯和人走太近呢!”

K4背后一凉,顿时觉得K3略恐怖。

 

 

K1开始无比期待放学,K6时常能听到他在后面愉快地哼着小调。

“K1啊,这么喜欢唱歌,春天的时候去参加十佳歌手吧。”

K1的哼歌停下来,“学校还有这比赛啊。”

“学校什么奇怪的比赛都有。”

“包括大胃王比赛?”K1调侃他一句。

“呵呵呵。”

上次马拉松大赛拿回来的奖牌奖状就挂在墙上,在K1一抬头就能看见的地方。那是代表班级参赛,所以荣誉是属于整个C班的。

“班长,我觉得大家没你说的那么没有集体荣誉感啊。”

K6没搭理他,只觉得这个班级的课间好像更热闹了些。以前大家都不太敢疯闹,顾忌着K5会不会嫌吵发火。但现在有“正义使者”K1在,好像他们变得活泼了些。

很多事情,都在我们察觉不到的时候,悄悄变化着。

 

 

放学铃声响了很久,见K1还没动作,K6背起书包问他,“你不走?”

“我有事……”微红着脸回答。

“跟K4?”

娇羞地点点头。

K6一记白眼丢过去,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送他三个字,“呵呵呵?”

说不定,K1和K4还会比自己和K2更早成为情侣。

也说不定,K2根本没想往情侣发展。K6自嘲般地笑笑,走了出教室。

 

       

K1等到天渐渐都暗了,还是没等到K4。坐不住的他问了几个人,打算去学生会办公室找找看。

学生会办公室在综合楼一楼,还分各个部门,K1也不知道他是哪个部门的,只能一间一间地找。

最后竟在主席办公室看到他,旁边还有一个K7,不知道正在商量些什么。K1在门外等了许久,门终于被打开。

走出来的K4被他吓了一跳,“K1?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这里等你啊。”

“不是说在教室等就好了吗……”

K1不知道他为何纠结于此,少根筋的他也没发现他的不对劲,“我们走吧。”

K4点点头,跟在他后面。

 

 

K1本来想问他,为什么会跟K7待在一起,但后来又想,K4是学生会成员,K7又是学生会主席,在一起工作好像也不足为怪,也就不问了。

一路上K1想找话题跟K4聊天,但又没有主意。

 

和喜欢的人走在一起,做什么事都会变得小心翼翼。

 

反倒是K4先开口了,“K1你家近吗?”

“挺近的,走一会儿就到。”

 然后又沉默了。

“K1觉得鸣阳怎么样?”

“还好啊。”K1不知道K4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也如实回答,“说实话刚来的时候啊,觉得鸣阳真是个奇怪的地方,有个爱挑事的K5,高冷的班长K6,打架狠得要命的K2,我肩膀这边,到现在还有块淤青。但是后来啊,我发现大家其实都还……还好吧。K6也有热心肠的时候,K2也有温柔的一面,当然只在对待K6的时候,同学们也都挺友善的。好像和我想象中的不良少年们,又有所不同。”

而且,这学校里有你,就能弥补这学校所有的缺点与不足。

K4听他说话眉飞色舞,觉得他的世界是五彩缤纷生机勃勃的。

“那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离开鸣阳呢?”

“为什么这么问?”

“我说如果,假设有那么一天的话。”

K1想了想说,“那我……应该会挺舍不得的吧。”

 

 

K1打开门,家里空无一人,老姐大概是在加班了。

一听到开门的声音,“小可爱”就从房间里跑出来,往K1身上蹭。

“它已经跟你这么好了啊。”K4蹲下去抱起它,有点吃醋的意味,“也不记得是谁救的它。”

“但是现在我是它主人哦。”K1给K4接了一杯热开水,从刚才开始就觉得他很冷。穿那么少,手一定很冰。

“我也是他主人!”

“好好好。”K1笑逐颜开,K4说什么就是什么。

K4坐到沙发上逗弄猫咪,问他,“你一个人住?”

“老姐在加班。”

“父母呢?”

“……已经过世了。”

K4意识到自己不该问太多,窘迫地道歉,“对不起……”

“没事。”K1笑笑,又问他,“你要吃什么水果吗?苹果、香蕉……”

“苹果吧。”

K1突然想唱歌了,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但为了保持自己的良好形象,K1还是忍住了。

 

K4在客厅等了一会儿,还不见K1从厨房出来,把“小可爱”从腿上抱到沙发上,走进去问,“怎么了吗?”定睛一看原来K1在削苹果。不对,那样子根本不是在削苹果,反而像是在虐待苹果。一块一块的苹果皮掉在台子上,每一块都残损不堪。

“K1,你该不会是……连削苹果也不会吧?”

K1手里的动作顿了顿,抬头尴尬地笑了笑,又点点头。K1从小和奶奶生活,所有的家务活细活都是奶奶做,他从没碰过。奶奶打小就喜欢说,男孩子用不着做这些事,只想着把身体练强壮了就好,将来可以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K1很感谢奶奶,他现在确实有自信能保护好K4,但他同时也后悔,没学点生活技能。

“我来吧。”K4拿过他手中的水果刀和已经被削得不像样已经开始氧化发黄的苹果,对着垃圾桶削起来。动作一气呵成,苹果皮完整的一条没有断掉。

K1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眼里多了层敬佩。

“K4,你好……”硬是把贤惠二字挤回去,改成了“厉害!”

K4挑挑眉表示,不过这点小事。

 

 

K4和“小可爱”玩了好一会儿,K1觉得这一人一猫的场景实在太过美好,嗯……人比猫娇。

K4准备回家、K1准备送他的时候,接到了老姐打开的电话,说是今晚很晚才能回家,要K1自己解决晚饭。

K4见K1的脸色越变越难看,在他挂完电话之后问他,“怎么了吗?”

“今晚只能吃小鸡炖蘑菇……”委屈脸。

“?”

“……味的泡面了。”

 

“天呐K4你还会做饭啊!”看着他系上围裙,K1不禁惊呼。

“这是很奇怪的事吗?”K4不以为然,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开启“中华小当家”模式。

“我以为现在会做饭的男生很少……”

“你出去等吧,油烟会很大。”

K4小可爱简直贴心得不得了!K1点点头,“有事叫我。”然后跑到客厅抱起“小可爱”,对着它又是狂亲几下,像拜神明一样地拜他,嘴里念叨着“你是我的幸运符号,你是我的幸运符号,你是我的幸运符号”,若是被人看到还以为他中了邪呢。

K1坐在沙发上既兴奋又紧张,这简直就像婚后生活,丈夫下班之后等着爱人做晚饭,共同享用烛光晚餐,而且还是二人世界!

“喵~”

哦,是二人一猫世界!

吃完晚饭……K1的脑洞越开越大,在快要停不下来的时候及时扇了自己一巴掌。

……瞎想什么呢!

K1冷静下来,等着K4端上一盘又一盘香喷喷的菜。

“K4,你好厉害啊——”K1忍不住又强调一次。

这是K1第一次尝到K4的手艺,从此便永生难忘。他开始相信有一句话叫做“要想锁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锁住他的胃”。

K1十多年以来,第一次吃得这么满足。

  

“我送你回家吧。”

“送到车站就行。”

“到家要给我报平安。”

“你太夸张了吧,又不会走丢。”

“不行,我放心不下。”

“好好好。”K4笑起来,觉得眼前这个家伙,真是既霸道又可靠。

一直等到K4坐上公交车,K1目送那辆车缓缓驶去,在车站前愣了一会儿,才折返回家。

凛冽的风吹得K1有些瑟瑟发抖,他缩了缩身子,呵出一团白气,喃喃自语着,“好冷啊……” 

 

        

临近期末考,班里开始听课的学生渐渐多了些,就连K5也不玩手机开始看黑板了,K1意识到期末考的重要性。

“班长,我觉得我有点悬。”K1捅捅他的后背。

“你说期末考?”

“对……”

“呵呵呵。”

“要不要这么高冷,你不应该说‘那我来辅导你’才对吗!”

“呵呵呵。”被K6无情地拒绝。

K1叹了口气翻开书,上面密密麻麻的字看了他就头疼。

“班长你忍心看我留级吗?”

“忍心。”

“毫无人性……”K1装作抹泪的样子,可怜兮兮地看他,成功获得一记白眼。

那个满口黄牙的班主任,也在班会课上提及了期末考。K1就不明白了,鸣阳这所声誉这么差的学校,为什么还要这么看重期末考试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后来知道了,但我们现在,暂且不提。

 

 

自从K3说要教K6学矮热之后,他就真的会在每次路过C班的时候在窗外对他卖个萌眨个眼,然后再转向K1对他做鬼脸比中指。

“傻子。”K1如此评价。

“班长,他这是想勾搭你啊?”K1满脸不屑。

“没有……”

“他这人怎么三心二意的。”

“三心二意?”

K1撇撇嘴,“之前还听到他跟K4表白。”

“所以你是因为这个才讨厌他啊?”

“是……也不完全是……”K1想了想,得出结论,“可能我们上辈子是世仇。”

“我看你们这辈子也是。”

K1耸耸肩,无奈地笑笑。

 

 

K1开始认真念书,晚上回家熬夜写功课。姐姐看了都觉得稀奇,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为了明年夏天能够和K4一起顺利升上高二,现在辛苦一点儿也没关系。对了,改天还要打听打听,K4打算读文还是读理。K1想想就觉得浑身充满动力,一口气熬夜到了三点。

经过一段时间的临时抱佛脚,K1对自己还算有了些自信。同时,也迎来了期末考试。

 

早上老姐硬是给自己煮了两个鸡蛋和一碗面条,说是能考一百分,被K1狠狠嫌弃了一番,说这又不是高考你太夸张了吧,而且搞得跟小学生一样。

没想到非但没有一百分,反而还出了事。

 

        

经过上次马拉松大赛的教训,K1吸取了经验,一出家门就不再吃任何东西,却低估了K3K5的厉害与不择手段。

第一场英语考试就是历史老师监考。K1拿到卷子,才刚打算动笔,就发现自己的课桌有些不对劲。

仔细一看,桌面上密密麻麻的被人用黑笔写了英文单词、语法要点。虽然自己确实是最害怕英语考试,但这位罪犯也不必这么贴心吧。K1下意识用试卷遮住它们,握起笔的动作都不自然。

这要是被老师发现,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更何况这历史老师本来人就死板,对K1也有偏见。

K1把卷子摊开,把课桌遮个严严实实。

虽然K1不想挂科,但这作弊的事,总归是不好的,K1不愿意这么做。而且这陷阱想必又是K5捣鼓的,若是自己看了这小抄,岂不是中了他的圈套。

K1开始答题,一边看试卷,一边怕老师走下来巡视,整个人都胆战心惊的。

好在这历史老师不怎么走动,就坐在讲台前监考。

K1不擅长应付英语,把能填的都填了之后还剩下一大半时间。干坐在位置上无所事事,时不时抬起头看历史老师,就怕他发现自己的异常。

可有句话就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历史老师注意到K1断断续续的视线,多注意了他两眼。K1马上把头低下来,装作认真答题的样子。

正在此时,一个纸团从左后方向飞过来,恰好地从K1面前划过,掉在他课桌右上方的地面上。K1本能反应般地弯腰捡了起来,抬起头却发现历史老师就站在自己面前。他吓得愣住,与他四目相对了很久,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跳了出来。

“你在干嘛?”历史老师严肃地问。

“捡废纸。”K1把拳头摊开,把掌心的纸团给他看。历史老师拿过纸团摊开来看,是一张白纸,扔回给K1,板着脸说,“考试就好好考,捡什么纸。”

不是每个老师都在强调,班级是我家,卫生靠大家吗!

直到老师走回讲台,K1才松了口气。

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刻。

眼看分针一圈一圈转过,离第一场考试结束只剩十几分钟了,K1以为自己能安全度过的时候,第二个纸团落在了他课桌上。

K1转头往左后方看,果然K5正看着他笑得一脸欠扁。K1刚想用口型告诉他“别耍阴招”,就又惹来了历史老师的注意。

“K1你东张西望什么呢!”

K1马上把头转回去,听见K5一声轻笑。

若他只是简单地训斥一句那也还好,可他偏偏又走下来,在K1周围转了几圈。最后在他身边停了下来,翻起他的卷子,“试卷摊这么开干嘛?”下一秒他的脸变得红一阵白一阵,指着K1的脸怒不可遏道,“你竟敢作弊!”音量大得吸引了全班同学的注意,视线齐刷刷地往K1这边投来,好奇发生了什么事。

K1立马举起双手辩解,“我没有作弊。”

“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别人写在我桌上的。”

K6停下笔转过来看他,被历史老师凶狠的一句“都转回去!”给吼了回去。

“别人写的?你唬谁呢!”历史老师用手敲敲课桌,像个法官正义凛然的样子,收了他的卷子,“考试结束跟我到德育处一趟!”

“我冤啊——”

“别鬼叫!”

K1闭起嘴,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换作别的老师,对作弊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多言语提醒一下,只有他反应会这么激烈,K5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K1转头瞪K5,对方把头撇向窗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此仇不报非君子,K1气得牙痒痒。

 

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历史老师收完卷子,捏着K1的后颈把他撵出教室带往德育处。

K1临走前对着K6挤眉弄眼,委屈又愤怒的样子,“班长你一定要相信我。”

围观的人群慢慢散开,K1作弊一事很快又流传开来。

K6走到K5桌子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位置上的他,语气冷冷道,“是你做的吧。”是个疑问句,但是陈述的语气。

“你有证据吗?”K5挑挑眉,根本不抬头看他。

“人在做天在看,你做得太过了。”

“惹到我K5,就该有这样的觉悟。”

K6呵呵了他一脸,转身走掉。

 

 

几乎是仅仅十分钟的时间,K1英语考试作弊被抓一时就传遍了整个年段。

走廊尽头F班的K3嘴角一扬,学生会主席给的监考老师名单果然不会出错。

K6还没来得及找K2商量,第二场考试就开始了。K6回头看了看K1空空如也的座位,抿了抿唇。

他知道那个历史老师的性子,别的老师都秉承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可他偏偏爱把事情闹大,好像完全不怕这些不良学生的报复,沉醉于替天行道的快乐中。

就怕这次K1的事,没那么简单能够草草了事。

 

        

等到K1从德育处回来,第二场考试已经结束,正是午休的时间。他怒气冲冲地走进教室,直奔K5的座位,一把揪过他的衣领把他拽起来,“K5,有种不要耍阴招啊。”

K5笑着把头撇到一边,恰好看见K2以慵懒的姿态倚着教室后门,看着他们俩,像在看一场热闹的好戏。

“你还欠我一场单挑呢!”K1不由分说地一拳过去,K5往后踉跄了几步,眼里闪着怒火,冲过去和K1扭打在一起。

“喂!K1!”

K6想上去拉住K1,阻止他们俩个继续下去,却被K2拦住。

“K5就是欠揍。”

K6觉得K2说的也有理,还是扭过头不去看这惨烈的画面。

教室里的其他学生一窝蜂地涌出教室,就怕他们伤及无辜。两个人打得不可开交,桌椅倒了一片。

挺久没跟K5过手,看他实力长进了不少,K2暗想。

K3原本只是路过,却惊讶发现C班弥漫的硝烟战火,挤进来一看,竟是K5和波点裤干上了。

K3知道K5自是打不过他,本想上去劝阻,却被一个人从后面推开。

“你们!都给我住手!”

历史老师阴魂不散地再次出现,脸上气得发紫。

K6扶额,后悔自己没早制止他们。

“谁先动手的?”

K5马上伸手指向K1。

在场几人互相对视一眼,这下子,K1是罪上加罪了。

 

 

期末考试周的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后,K1再次被叫去训话,这次不是德育处,直接去校长室了。

历史老师走在前面,K1跟在他后面,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猜疑的目光让他很不爽。自己根本没有做错什么,现在却像刑犯一样被押送着。

K1还是第一次进校长室,但事实上他一点也不想进。校长是个三十多岁的大叔,他们进来的时候他正在喝茶,也被他们的突然拜访吓了一跳。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校长对眼前这个牛仔衣少年有印象,前几次的全校大会上,和K2一唱一和的那个。

历史老师上前一步,双手用力地拍了下校长的办公桌,“校长,这位同学不仅考试作弊,还公然在学校对其他同学大打出手,我认为应该要严惩。给其他学生一个警示。”

校长闻言皱起眉,一脸为难的样子,既不能反驳他的话,又不能真的处罚K1。

“写一份检讨交到我这吧。”

“校长!不能这么简单算了,行为恶劣的学生就应该被退学,否则这所学校这样下去……”历史老师显得过于激动,指不准有没有唾沫横飞。

“好了。”校长打断他的话,摇了摇头。这所学校,本来就无药可救了。校长一抬头,竟发现K2就站在门外,双手插在口袋里,漠然又冷淡的样子。

“校长,请务必……”

看到K2校长就怂了,哪里还管眼前这老师叽叽喳喳,“写一份检讨,诚恳地认错就行了。”

“校长我根本没有作弊,为什么要认错。”

K2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校长尴尬地附和,“是啊,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位同学应该是不会作弊的……”

“校长,我是亲眼……”

K2迈开步子走进校长室,“够了,再废话要滚蛋的就是你了。”说着看了K1一眼,示意他跟他走。

“好好好,都没事了。”校长点点头,哪有东西能镇得住K2,传闻中他就直接对老师动过手。自己都一把年纪了,可不想惹事生非。

历史老师憋着一肚子气,咬牙切齿地瞪了他们一眼愤愤离去。

“校长我真的没有作弊。”K1就是想还自己一个清白。

“快走吧你。”K2踹了他小腿一脚,不耐烦道。

 

回到班级,K6就问他,“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不过一份检讨而已,K1也不是没写过。只是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K1最不喜欢被误会。鸣阳里是没几个正经家伙,考试作弊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K1觉得自己分明就没做,没理由认错。

K5脸上挂了彩,满眼不屑地看他一眼,冷笑一声,像在告诉他,我跟你没完。

 

 

期末考试结束,成绩在第二天出了结果。除了英语和第二门没考的物理以外,剩下的科目K1都及格了。若不是K5和那个历史老师,说不定自己可以全科绿灯呢。

留级的事,K1不再去想了。或许下学期考好一点还有的商量。

于是,令人期待的寒假便到来了。



-TBC-


第八话 席卷八荒


评论(17)
热度(33)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