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鸣阳 06

从本章开始 134局势渐渐明朗


第一话 出师不利

上一话 五里雾中


↓↓↓



《鸣阳》

第六话 六畜不安


大事小事层出不穷,K1在鸣阳也待了半个多月了,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人做这么幼稚的事。

马拉松大赛后的第三天早晨,K1照常走进教室,在自己的座位前停下,却被眼前所见吓了一跳。

自己的课桌被五颜六色的颜料画满了涂鸦,写了好几个大大的“白痴”“笨蛋”,几个鬼脸画得真是丑得要命,真怕晚上做噩梦。

“这什么鬼啊……”

K6转过头,再次看到这幅“作品”,还是忍俊不禁。

K1都不用问这始作俑者是谁了,直接就在桌面右下角看到了署名——“你三爷爷”。

“这人几岁?”

“应该跟你差不多。”

“我看他还没断奶吧?”

K1嘴角抽搐,摇着头打算坐下来的时候,警惕地一停,果然椅子也被做了手脚。被涂了不明液体,想来应该是胶水,是不是该谢谢K3大恩大德没有放图钉。

“我去……”

“居然没中招。”

“班长我从你的话中听出了惋惜。”

“是你的错觉。”K6把头转回去。

K1直接把椅子搬到厕所冲了一遍,过路的人还以为他是要砸人,吓得都贴着墙壁走。K1拿纸擦干净之后,确保椅子不会黏了,才安心地下去。

谁知道,坐了还没两秒,椅子“Bong”一下,就塌了。

K6拍着桌子笑起来。

“K6你跟他是一伙儿的吧!”

 

K6通常比班里大多数人来得早,K2会去画室,不上早读课,而K6则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位置上看看书,背背单词。

今天来的格外的早,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K6才刚拿出英语书,就察觉到身后有动静。转头一看,K3的动作偷偷摸摸地进了教室。

“嘘——”

K6还没开口,对方就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这不K3么……

虽然知道K3不会打架,但凭印象他也不是什么好家伙,K6提高警惕。

“你……你……你有点面熟。”K3使劲回想,但还是没想起来。脸盲没药治,三哥钱再多也没用,怪不得我。

他又问,“K1的座位在哪?”

K6指给他看,就在自己后面。

只见K3左手拿着一袋颜料,右手拿了一只毛笔,坐到K1的位置上开始“创作”。见多了K2的画,K3的画技实在是……不敢恭维。倒不如直接说是,不忍直视。

K6就这么愣愣地看着K3干完全程,也忘了阻拦。

K3完事儿之后提起头,刚好对上K6那双扑闪扑闪的眼睛,突然觉得他整个人像小松鼠一样超级可爱。

“你叫什么名字?”不由自主地就开口勾搭了。

“……K6。”

“啊!”K3像听到晴天霹雳一般,“你、你就是那个K6啊……”

有什么问题吗?K6觉得自己平常挺低调的吧。转念一想又否定了,有K2在,怎么可能低调的了。

K3身子往后倾了几度,靠在椅背上摆摆手,“我、我就是觉得你很可爱,没别的意思,别让K2揍我。”

“呵呵呵……”果然。

“小六你好高冷。”

这奇怪的称呼是怎么回事。

“三哥我教你矮热的方法吧!”

矮热是什么鬼,我只走HighCold路线好吗,K6无声地拒绝。

K3伸出食指摇了摇,半眯起眼一副很有学问的样子,“矮热一点的话,K2就会更喜欢你了哦。”

“……”

“小六?”

K3不知道为什么K6的眼神突然放空了。

 

K1揉了揉摔疼的屁股,暗骂K3没有人性。他干坏事的方法未免有些太搞笑了吧,画花课桌、涂胶水、拆椅子螺丝,搞啥子,以为是日剧中的校园欺凌吗。

已经搞不懂他是在作死还是犯蠢吸引了。

“班长我发现你的坏心肠了,该让K2好好管教你。”

“滚。”

上课铃声响起,历史老师走进教室,看见班里只有K1一个人站着,板起脸问他,“你干嘛不坐?”

“椅子被人动手脚了。”

“那你就站着吧。”

K1差点没忍住把历史书往他脸上砸。

这个历史老师是全校最不怕事的老师,三十出头的年纪正值青壮年,一腔热血也尚未消失殆尽,自以为能够镇压得住这群不良少年。

“老师,我刚才看到明明是K1他自己破坏的椅子,损坏学校公物。”

K5一开口,其他人谁也不敢替K1澄清。

K1一眼瞪回去,硝烟弥漫开来。

“K1同学,做人不能够这样……”历史老师一板一眼地说教起来。

“老师,既然K1同学不想听课,我建议您让他出去站着。”

“啧。”K1虎牙咬了咬下唇,克制住想冲过去和K5动手的冲动,小不忍则乱大谋,于是沉默地走出教室。

这么容易就让K1吃瘪,K5觉得无趣极了,把手边的草稿纸撕成几瓣,又揉成一团,随手扔出了窗外。

 

 

K1不会主动惹事,但也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主儿,在教室外面站了一会儿就走开了。罚站什么的太丢人了,不如当做逃课。

K1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瞎逛。上课时段到处都没有什么人,教室以外的地方都安静得很。站在栏杆前往下望,操场上有几个班级在上体育课。定睛一看,有个熟悉的家伙混在里面。下去找他算账,K1这么想着,下了楼梯。

 

K1走到操场上的时候,K3刚好从正在绕圈跑的队伍中走出来,步子慢慢地踱到了旁边的一颗大树下,一屁股坐了下去。

K1走近,看他好像在口袋里掏着什么。

“喂,K3。”

被叫了名字的人抬起头,可以看见他的眉头紧皱着。

K1惊讶于K3现在的样子,好像很虚弱,和平常作死时活蹦乱跳的样子不太相符。而且,这天气分明已经入了冬,K3额前却有汗。

“喂,你没事吧。”

K1蹲下来,视线与他齐平。

“老五?有糖吗?”K3随便扫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曲着膝盖把头靠在上面。

“什么老五,我是K1。”

K3闻言抬起头,看了他许久,“你今天怎么不穿波点裤。”

我就非得每天都穿波点裤吗,什么道理。K1看他这副样子,“你怎么了?”情况很严重的样子,连人都认不清了。

“有糖吗?”K3又把头埋下去,觉得这样好受些,说话的声音很小。

“没有……”

“要糖干嘛?”

“我低血糖。”

等了好一会儿没等到K1的下一句话,再抬起头,原来人已经不见了。

简直人渣啊。

 

 

这是K9第一次踏进鸣阳后门,以前他只是站在这外面等哥哥。K7不止一次叮嘱过他,绝对不要走进去。但K9天生是个好奇宝宝,对鸣阳里面充满了好奇。

毕竟这是哥哥的学校啊。

K9曾经跟K7提过,高中也想来鸣阳念书。结果那次被哥哥狠狠说了一顿,说鸣阳不是好学校,不让自己上,说小九应该去更好的学校,小九应该考最好的学校,考市一中。

总是这样,从日常生活中的点滴小事,再到关于人生的重大选择,自己的每一步都由哥哥决定,自己的人生道路已经被哥哥定好了。

说不满倒也没有,就是会有点,觉得遗憾。

有的时候,也会想证明给哥哥看,自己已经长大了。

 

“哥哥是哪个班的呀……”K9自言自语着走进教学楼,一路进来完全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找找看吧……”

没想到在第一间教室就看见了哥哥英俊的侧脸。

K9在教室外面兴奋地跟哥哥挥挥手。靠窗位置的人都没有察觉,但K7看到了。下一秒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一句“老师我有事出去一下”就走出教室,也不管老师同学诧异的目光。

K7拽过K9的手臂把他往走廊角落里带,压低了声音,语气和脸色都不太好,“你来干什么?敢逃课了谁教你的?哥哥有没有跟你说过不准进鸣阳。谁让你自作主张来找哥哥的?”

K9第一次看到这么凶的哥哥,一下子酸了鼻子,眼圈红起来,想解释又说不出话,小声呜咽起来。

K7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抱住弟弟揉揉他的头发,“乖,小九……”

“哥哥……”喊他的声音都带着哭腔,K7实在是心疼紧了,又后悔刚才自己的语气太重。

“今天学校校庆,都在办活动没有上课,我就溜出来……想……想看看哥哥。”K9低着头委屈地说。

“下次不准这样了,鸣阳很危险。”K7微微蹲下来到与他同高的高度,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声音温柔了下来。

K9揉揉眼睛,越揉越红,“鸣阳很危险……我、我也可以保护哥哥……”

K7笑起来,“等小九长大了再来保护哥哥吧。”

“我已经长大了!”K9鼓起腮帮子,反驳道。

“好好好,小九长大了。那长大了是不是该懂事了呀,哥哥送你回学校。”说着就揽着K9的肩要带他走。

又是这样哄小孩的语气,K9沮丧又失落。哥哥总是不信任自己,一味地保护自己,却不让自己分担任何事。

K9不想走,脚下不愿移动,“我想看看K1哥哥。”

自从在学校后门看到K1哥哥两次以后,哥哥就让自己以后不要来鸣阳后门等他,换他去接自己,就再也没见过K1哥哥了。

K7的动作一僵,换上严肃的语气,“小九,不要和鸣阳里的人打交道。”

“为什么,K1哥哥不是坏蛋。”

K7不由分说地拉起他的手带他走,“你怎么就能确定他不是了。”

“我觉得,K1哥哥和哥哥你一样,是个好人。”K7任由他拉着手走,但嘴上还是在替K1说话。

听自家弟弟一口一个“K1哥哥”,K7实在觉得烦躁,步子更大了些。

“哥哥……”

 

 

今天早上的早饭落在鞋柜上忘了拿,没吃东西肚子里空空的,再加上体育课跑了几圈,低血糖这个小妖精就不安分地出来活动了。

K3蹲在树荫下好一会儿,也没觉得有好转。偏偏糖也忘了带下来,站都站不稳,更别说走路去拿了。K3还埋着头难受,突然有人拍了他的脑袋。

K3抬起头,看见K1明晃晃的笑脸。对方往自己身上丢了几颗糖,“快吃。”

K3一愣,拿起来一看,“你……刚是去给我买糖了?”

“不是,是给猪买。”

K3随手抓起一颗砸回去,“滚你大爷的。”吃进去一颗才发现,这味道不是自己熟悉的薄荷糖。

“你他妈的居然买牛奶糖?”

“有什么问题吗?你又没说你要吃什么糖。有就不错了,还挑!”

“你根本没有给三爷我说的机会好吗!”

“行行行,三少爷你嘴真叼,您的金口不适合吃我廉价的牛奶糖。你喜欢什么糖我下次记得。”K1白他一眼,没好气地说。

他说,下次……

K3觉得身体好受了些,可心脏却突然噗通噗通加速跳起来。

这也是低血糖的症状吗?

“你三爷爱吃薄荷糖。”K3把头低下去,不想被那人看见自己这副不对劲的样子。

“什么奇葩口味……”

“要你管!”

“我才懒得管你。”K1把所有的牛奶糖都掏出来放到K3脚边,“看你今天犯病我就不找你麻烦了,仇改天再报,我先走了。”

“你丫的才犯病呢,快点滚!”若不是K3现在没力气,肯定会朝K1的屁股来个临门一脚。

看他远去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K3又低头看地上的牛奶糖,呆呆地看着看着就失神了。

 

 

这一节课快下课了,K1打算回到教学楼的时候,正好正面碰上了K7K9两兄弟。按常理来说,K1应该是看不见K9的,但这次他破天荒地看见了。

K9的视线捕捉到K1,一下子挣脱开K7的手跑过去,“K1哥哥!”

“K9你怎么来了?”K1之前还在想好久都没见到他,结果今天K9就自己找上门了。

“小九想看看鸣阳,也想看看K1哥哥!”

K1堆起笑容,完全没注意到K9身后的K7脸色变得很难看。刚才不还说是来看自己的吗,怎么转脸就变卦。

“那鸣阳好玩吗?”

“哥、哥哥不让我待在这里。”K9委屈地转头看哥哥一眼,又向K1投去求助的目光。K1被这可爱的眼神看得心一颤,大脑就失去了思考能力。

“那我带你看。”

“真的吗,好啊好啊。”K9跳起来拍着手掌,开心表露在脸上。

K7上前一步把K9护在身后,对K1冷冷地说,“你不要多管闲事。”

“不就是带他逛一逛鸣阳嘛,用不着这么小气吧。”

“鸣阳是什么地方你不是不知道。”

“你担心过头了吧。”

K7懒得跟他废话,要送K9回学校却见他揪着K1的衣服不放。

“我想要K1哥哥带我逛鸣阳。”

“小九,听话。”

“人家都说了……”

“你给我闭嘴!”K7语气凶狠打断K1的话,他很少有发火的时候,今天却出现了两次。K9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胡闹了,安静了不再开口。

“哥哥周末带你去摘草莓,乖,哥哥送你回学校。”转向K9又温柔下来。K9不再反抗,乖乖跟在哥哥后面往学校大门走。

“也是莫名其妙……”

K1看着他俩摇摇头,下课铃声恰好在此时响起。

 

 

K1抱着“小可爱”躺在床上,拿着手机解锁了一次又一次,屏幕还是暗了下去。

K4的号码已经存到通讯录里,备注还是“小可爱”,但就是没有勇气发条短信打个电话的,连K1都觉得自己怂到爆。

再一次把手机解锁,编辑短信的界面已经开着很久了,每次打完又被自己删掉,说些什么都觉得不合适。

【今天小可爱也很乖。】

听起来好奇怪,删掉删掉。

【K4你想小可爱了吗?】

唉,好没营养的话,还是删掉删掉。

【K4你想见小可爱吗?】

K1的手指停在发送键好一会儿了,犹豫不决着。

“K1你吃宵夜吗?”门外老姐突然喊了一句。K1吓了一跳,手一抖就发了出去。

“啊——”

“K1你怎么了?”

“都怪你——”

“啊?”老姐开门进来,敷着面膜像鬼一样,又把他吓了一跳,“你吃不吃面?”

“吃吃吃!”

 

K1右手拿着筷子,左手拿着手机。一边吃面,一边等K4的回复。

刚刚那条短信会不会让他觉得很奇怪?K1盯着手机屏幕,没注意到自己手中的筷子一松,面都掉在了大腿裤子上。

艹……

看来明天只能穿波点裤了。

 

K1洗完澡,看见手机提示灯亮着,健步如飞一般过去拿起手机,心脏噗通噗通犹如小鹿乱撞,解开锁屏密码,果然有一条未读短信。

……

……

……

10086,呵呵呵,You can go die了。

 

 

一个晚上没等到回复,第二天K1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

K1不知道K4为什么不回他的短信,也没好意思去问。耿直爽朗的K1到了K4面前,就会颠覆自己一直以来的总攻形象,脸皮薄得跟张纸似的,既想主动又不敢主动。

K6见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心血来潮再给他一击,“K1,快要期末考了。”

K1像被闪电击中一般坐直身子,想起最早的时候K6说的话,期末考试一定都要及格,否则可能会影响来年升高二。

这半个月来被折腾得不容易,都没怎么念书,K1对即将来临的期末考充满了危机意识。

“班长……”

“?”

“有时候我觉得你也是鸣阳不能惹的人之一。”

K6点点头,同意他的观点。

 

 

就像说到夏天会想起冰淇淋,说到冬天会想起雪人一样,一说到期末考,K3就想到了K7。

K7的学神等级K3是早有耳闻的,不知道他脑袋那么厉害,家里条件也不差,为什么会来鸣阳念书。

“K7……”

“什么事?”K7的笑容很儒雅,若不是K3亲眼见过他揍起人来的样子,还真不相信他会打架。

人不可貌相,这是真理。

就像K2外表一副纯良的样子,内心还不是伪善。

K3想找学神K7借他的笔记、考纲、猜题大全等等。K7猜题准在老师里都是出了名的,怕是高考题都能给他猜中不少。

“也不是不能给你……”K7从包里拿出几本本子,在K3面前挥了两下又收手。

K3眼巴巴盯着他手中的救命法宝,等他继续说下去。

“下次弄K1的时候,别手下留情。”

K3不知道K1是哪里惹到学神了,但利益在前他哪里顾得了那么多,连连点头说好。

本来就致力于对付K1,这下连K7都站在自己这边,K3脑袋转转,天生自带的作死本领发挥到了极致。

 

 

K3主动找上K5商量事情的时候他高兴坏了,就像后来的K1收到K4的短信时那样高兴。

K5在听到K7也想针对K1的事之后自然是欣喜的。K7是学生会主席,在学校里拥有绝对的权力。再加上他是品学兼优的年级第一,所有老师都极其信任他。不论是做事还是念书,K7都很有能力。

“K1肯定是动到K7的弟弟了,不然他不会插手K1的事的。”K3嘴角一弯。

“K7有弟弟?”

“私立梁厝中学初三8班47号,名叫K9,据说是个很没存在感的人。”

K5听得目瞪口呆,“这你都调查得这么清楚啊。”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K3眨眨眼,胸有成竹的样子。整K1嘛,K3最擅长这事了。

 

 

最近经常可以在鸣阳里看见K1、K2和K6他们三个人一起走。K6站在中间,旁边两个人有的时候会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攻击,但在旁人看起来,他们三个的关系好像非常好。他们三个经过之处,无不有花痴少女尖叫垂涎。

他们三都有一张好看的脸蛋,属于不同类型。K1阳光开朗却又霸气十足,K2眯起眼来给整个人都增添了一股邪魅的味道,K6精致可爱像瓷娃娃。

K2和K6是一对儿早已经是大家都默认的事,所以大多女生都只好把丘比特的箭目标对向了K1。

这连续几天下来,K1已经收到了各种颜色、图案封面的情书了。

看到那些女生满心期待、忐忑不安的样子,K1虽也不忍心伤害他们,但还是一一拒绝了。K1跟她们连连道歉,结果那些女孩子说,跟K5比起来,你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K5喜欢当面把人家的情书撕掉。”“手速特别快的那种。”“他好像特别喜欢撕东西。”

K1咂舌,她们又继续说,“但是还是有很多女生喜欢给K5送情书。”

“啊?为什么啊?”

“大概……那就叫做抖M吧……”

 


-TBC-



第七话 七擒七纵


评论(11)
热度(36)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