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鸣阳 03


第一话 出师不利

第二话 百二山河


↓↓↓


《鸣阳》

第三话 狡兔三窟


K1按照那人的话找到三楼的琴房,可里头空无一人。K6好像没有说着琴房是禁地,K1便走了进去。这鸣阳中学装潢简陋,学费低,三流学校怕也是没有什么经费,可这琴房里竟有这样一架高档的钢琴。K1会弹点吉他,自认为还懂一点乐器,去过很多琴行见过不少钢琴,但恐怕都不及眼前这一架价格的十分之一。

这么昂贵的一架钢琴,显然不是学校公有的。

K1走近一看,果不其然在上面发现了镀金的“K3”字样。

想来这琴房,应该也是K3专属了。

 

琴房找不到人,K1打算直接去他班上。回到教学楼才发觉自己忘了K3是哪个班的,随意问了过道上了人,对方像是有些被自己吓到,指了指走廊尽头,“F、F班。”

怎么,K1凶神恶煞的形象已经流传到这么远了吗?。自己不过是想好好在这所学校念念书、交交朋友、说不定还能谈谈恋爱,然后顺顺利利毕业,怎么就那么难呢?

今日这麻烦全拜K3所赐。

 

长长的走廊通往F班,K1停在教室前门,抬头确认班牌之后走进去,问了声,“K3在吗?”

班级里霎时变得鸦雀无声。

平常只要有人来找K3,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更何况今天来找的,竟是传说中昨晚刚打赢K2的K1,F班的人更是警惕。

“他不在。”

“你应该去琴房找他。”

K1转头回答说这句话的人,“找过了,不在。”

“那……只有一个地方了……”

“嗯?”

 

 

K1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说K3可能在这个地方,但他还是来找了。

这个他和K4初遇的地方。

 

稀疏斑驳的树影底下,那一排梧桐树后面,K1隐约看见了两个人的身影。再往前几步,看到是K4蹲在地上,耐心地给他心爱的花草浇水,旁边站着一个穿着蓝色衬衫的男生,最上面开着两颗扣子,露出了锁骨,看上去轻浮得很。这个男生很瘦,身子就显得格外挺拔。

他就是K3么?

K1忍不住更向前凑,想要听清他们在交谈什么。

“小K4,真的不打算跟三哥我在一起吗?”

“谢谢你,K3,但我不习惯和别人走太近。”

看来这个人确是K3无误,他这是在干嘛,向K4告白?K1将自己隐藏在树后面,小心翼翼地不被他们发现。

“可是三哥我真的很喜欢你诶。”

“我也喜欢你。”

“那我们为什么不在一起?”

K4温柔笑笑:“别把这种喜欢跟那种喜欢混淆在一起好吗?K3你会遇到你真正喜欢的人的。”

“可是小K4你真的好可爱啦,三哥好想占有你。”       

K3这是在打他的小天使的主意?K1紧皱起眉,对K3的成见更深了一分。

“K3啊,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先去解决掉那些你惹出来的麻烦吧。”K4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

“只有小K4你能阻止我作死啊。”K3边说边要去抱他。K1立马走上前扯住K3,对他语气恶狠狠,“别乱碰。”

K3突然被人抓住,恼火地扭身子挣脱开来,“谁啊。”他转过身子看清来人的脸,还是问:“你谁啊?”

K1简直要气晕,根本连自己的脸都不认得,就要针对自己吗?

“K1?”是K4先叫出他的名字。

K3马上又露出笑容,“噢!原来是转学生K1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传言中你是无事不通的情报贩子,那请问你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吗?”K1语气不善。

K3拍拍刚才被他碰过的地方,很是嫌弃的样子,“呵,我就是知道,才会在这里等你啊。”

K1没理由地就特别讨厌K3的态度,第一眼看他就觉得K3属于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类型,再加上他竟然还觊觎K4,直接就把他放在了第一敌仇的位置。

“那你应该也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了吧。”

K3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K2的拳头味道怎么样?我还没尝试过呢。”K3暗示他连K2都不敢动自己,他算哪根苗子。可惜笨蛋K1没听懂,反倒是开始活动关节,“我可以让你尝尝K1的拳头的味道。”

“K4你先走。”“小K4你先走吧。”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K4虽不明眼前这景象是怎么一回事,但他还是知道,天性喜欢安静、性格温文尔雅的自己不适合继续待在这是非之地。

确保K4走远,K3嘲讽般地笑笑,“你们这些暴力白痴,就知道拿拳头说事。”

“总比你在背后阴人好吧?”

“我?我可从来没有做过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我只不过是把我所知道的事情好好利用起来罢了。”K3双手交叉抱胸,神情慵懒。

“造谣不算?”K1气得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整个人往上提了几公分。

“我什么时候造谣了?”K3的脚被迫踮起来,久了有些酸痛。

“那你乱说什么‘我打赢了K2’?”

“我没乱说啊,这是迟早的事。”

“啊?”

“你打赢K2,是迟早的事。”K3想用力甩开K1的手,但单薄的身子力气自然也大不到哪去。

“我为什么非要打赢他?”想了想K1又改口,“不对,我为什么非要跟他打架?”

K3说话总是云里雾里的,“劝你不要太嚣张啦,否则没好日子过的。包括你现在这么粗鲁地对我,也是错误的举动。”

K1看出这个K3大概是只会逞口舌之快,不擅长打架。瘦干干的样子,一看就不经揍,干脆放开了他。

K3往后踉跄了几步,靠着梧桐树站稳。

“三哥我只是个小小的情报贩子,希望你不要再误会我了哦,波点裤。”K3看着他的眼睛如是说。

“哈?波点裤?”

K3指着K1的黑色底白色波点的裤子,自顾自突然就笑起来,“哪有人会把波点裤跟牛仔衣搭配的啊,真是笑死哥了。这么多波点哈哈哈哈哈哈波点裤。”

K1不明白到底笑点在哪里,他喜欢波点就穿波点裤,这是什么奇怪的事吗?无法理解K3的脑回路,他也懒得去理解。

和这个人就是天生八字不合,K1这么认为。

“有需要情报的话也可以找我哦,只不过不是用money交换啦,看你的诚意。再见波点裤。”K3说着就迅速跑掉了,就怕K1对他拳脚相向。

真是莫名其妙的家伙,这鸣阳里,到处都是奇怪的人。K1用力踢了踢脚边的石子,又突然想起这是K4心爱的一片土地。他看到那些花花草草长得生机勃勃,想到它们主人明朗的笑,不自觉又弯起嘴角。

刚才错失了一个能够和K4变得更熟络一些的机会,都怪K3。

要是K3再影响到自己平凡的校园生活,下次绝对让他好看。

 

什么?平凡的校园生活?K1你在开玩笑吗?

 

 

回到教室的时候K6已经坐在位置上了,想起在画室门口撞见的场面,K1这才觉得尴尬。

难怪在班主任把自己安排在K6座位后面的时候,K5会那样说话,原来因为他已经是有主的人了啊。

这么说,大家都知道?

好像很幸福呢,K1盯着K6的后脑勺浮想联翩。谈恋爱啊……K4的脸庞就浮现在了眼前。如果能跟K4……咳咳,K1,你想太多了!要先努力成为朋友!K1用双手敲了敲脑袋两侧的太阳穴。

K6见K1回来,本想问问他找到了K3没有,和他说了些什么,但只要一想起刚才被他撞破秘密的事,就觉得尴尬、不好意思,什么也不想问了。

一个下午都没再和他说话。

 

 

放学时分,K1突发奇想打算去后门那看看,那个可爱的K9弟弟今天在不在。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看不见他,还是因为他确实不在,后门那没有一个人。

“大哥哥?”K9的声音他也听不见,直到被拍了拍手臂,K1才注意到眼前的他。

虽然这次有了一点心理准备,但还是被微微吓到:“原来你在啊。”

“我一直都在啊。”K9从小到大最常说的就是这句话。

“大哥哥你今天也要等人吗?”K9的长睫毛扑闪扑闪的,K1觉得自己隐约闻到了甜甜的草莓香气。

“叫我K1哥哥就好了,我今天是来看你的啊。陪你聊天、一起等你哥哥。”

“真的吗,K1哥哥你真好!”

这是K1活了十几年以来第一次发现自己有隐藏的轻微弟控属性。听到K9这么说,K1特别高兴,像被老师奖了小红花的幼稚园宝宝。

“K1哥哥你认识我哥吗?”K9突兀地开口,问道。

“你都没告诉我你哥叫什么名字呢。”K1揉了揉比自己矮半个头的K9的小脑袋,头发柔柔顺顺的手感极佳,忍不住多停留了一会儿。

K9刚想回答,身子就被人往后揽,跌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他哥哥,叫K7。”

 

 

回到家K1都忘不了刚才在学校后门K7看自己的那个眼神。似笑非笑,看不出善恶,神秘而又高深莫测。

他临走前那一句“不自量力”又是什么意思?

果然学霸的心思猜不透吗?

难怪中午在综合楼看到他的时候会觉得眼熟,原来是因为昨天见过一面。

话说回来,K6说过K7也是鸣阳里绝对不能惹的四个人之一,自己应该没有惹到他吧?已经成功招惹三个人的K1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根蜡。

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奈何长得太帅才遭人白眼。

“K1,出来吃饭。”房门外老姐的声音宏亮。

“哦——”

 

 

流言传到第二天就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

“K1把K2干趴下了”已经成了最low的版本。现在所有人都在说——“C班的那个K1,连续找了K5、K2和K3的麻烦,想要称霸鸣阳。”

再找一个K7我就能召唤神龙了不是?K1对一路上所有对他指指点点的人都回以一记眼刀。他这才算是见识到了校园八卦的可怕之处。

这么一想,K7昨天的那句“不自量力”是这个意思咯?他不会真以为自己要夺取顶点吧?拜托,我对成为校霸这种事一点兴趣也没有啊。K1怕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班长,鸣阳的人每天都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K1用原子笔笔尾戳了戳K6的后背。

“呵呵呵,除了我,可能都是。”

一定是他们的生活太无趣,才会对这些谣言格外热衷。

“对了K6,我昨天碰到K7了。”

跟我报备干嘛?K6真觉得自己是该听K2的话,离这个当下最热门的风云人物、话题人物远一点。

“呵呵呵,我觉得我说的话都是白说。”简直是对牛弹琴。

“我没有招惹他啊。”

反正就算你招惹了你自己也察觉不到,一肚子傻气的热血笨蛋,K6懒得再理他,低下头看课本去了。

K1想了想,又问道,“班长你认识K4吗?隔壁B班的。”

“不认识,你可以问K2。”

“那还是算了吧。”

就这么结束了上课前的最后一段对话。

 

       

课间去厕所经过B班,K1就会下意识地转头看教室里面,寻找着K4的身影。他坐在最里面一组的倒数第三排,有时候他转头来着窗外,有时候他安静地坐在位置上看书,有时候和周围的同学说说话聊聊天。不论他在做什么,都美好得像一幅画。

“二爷,那个转学生好像经常假装路过偷瞄你诶。”

“哈?”

“他该不会是被二爷的帅气给迷倒了吧。”

“滚。”

“可惜已经有隔壁嫂嫂了呢。”

嗯,这话K2爱听。

 

 

K5没有打算这么简单就放过K1,利用K2的画室让他成功激怒K2,又依靠K3的情报使他处于四面楚歌的境地。只要再让他跟K7扯上关系,那么就离K1退学的日子不远了。

想着想着,K5简直沉醉在自己的智慧中。

K5打算去找K3,再找他出出主意。

 

不上课的时候K3都喜欢一个人待在琴房,有的时候也会逃课到这里弹钢琴,随他的心情。

K3弹钢琴时的样子和他平日嚣张爱作死的形象完全像是两个人,安静下来的他像是某个国度的小王子,像是有高贵权势的贵族绅士。

K5就是在一次偶然看到他弹琴的样子之后,推翻了先前对他的所有不好的印象与评价,变得想接近他。

那是他见过的世间最好看的一双手,骨节分明,手指白皙修长,在琴键上弹奏时就像两只飞舞的蝴蝶,轻快灵动。所有的音符围绕在发光发热的K3身边,一间简简单单破旧的琴房自动变成了宽阔的舞台,好像为他而生。

K5是那种很小就喜欢领着街坊邻居的小孩儿上街瞎混、充当孩子王的家伙,男孩子气的玩意儿他都精通,就是不懂音乐,不知道K3弹奏的是什么乐章。他只觉得好听,可以让自己浮躁的心平静下来,一瞬间就忘掉所有烦恼。

他喜欢和K3待在一起,不管是安静地听他弹琴,还是一起打鬼主意,都是那么有趣。

 

果然在琴房找到了他。

“听说那家伙来找过你了?”静静听K3一曲完毕,K5才开口问话。

想起那个波点裤,K3心情就不好,“是啊。”

“他没对你怎样吧?”

“呵,他敢。”

K5从包里拿出一包薄荷糖放到钢琴上。

K3定睛一看,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个牌子,只有北区的一家外贸零食店有卖,而鸣阳在南区,天性比较懒的K3很少为了一包糖而穿越大半个城市,反而是K5常常买给他。K3愣了愣,“谢啦,老五。”

全校只有K3敢这么称呼他,那些胆小怕事的小弟都是恭维地喊“五哥”“五爷”,这样的叫法让K5觉得亲近,当然也只允许他这么叫。

“你怎么看那个转学生这么不顺眼啊?”K3还是第一次见K5决心一定要把一个人整到消失,以前通常都是玩玩两下就觉得没趣了。不过那个K1确实是让人很起兴趣,敢挑K5,敢进K2的画室,还敢对自己放狠话。鸣阳的日子无趣了这么久,终于有人能挑起一点风浪了。光想想K3就觉得期待。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他很碍眼,总觉得他会抢走什么……”

“抢走什么,你的鸣阳小霸主地位啊?我看他没那个意思。”

 

抢走什么都别抢走你就好。

 

K5耸耸肩,“反正我无聊,K1挺好玩的。”

“我也这么觉得。”K3撕开包装袋,往嘴里塞了一颗薄荷糖,满意地笑起来,“他不是要参加冬季马拉松吗……”

“这你都知道?”

K3无视了他的大惊小怪,手指在琴键上按下几个音。

“你的意思是……”

 

 

K1还是没找到自己的手表,跑了好几趟失物招领处,一点结果也没有。

果然还是和K2干架的时候丢在画室了吧,K1一直这么觉得。可是经过前一次的意外,K1不愿意再去画室了,免得又撞见不该看的画面。

K1想了想,还是拜托K6好了。

历史老师还在讲英国光荣革命的意义,一团纸就突然落在了K6桌面上。摊开一看,歪歪斜斜的字迹并不好看——【班长,你能帮我去画室里找一下我的手表吗,我觉得好像落在那里了】

【没有K2的允许,我也不能随便进画室】

【啊?你们不是情侣吗?】

K1才刚把纸团扔过去,K6就突然转过头,从脖子到耳根子都染上了一层红色,对K1说:“不是!”

“诶?!”可是我明明看见他抱你了啊……K1的惊呼太过大声,周围的同学都转过来看他。K1不好意思地摆手,他们才又各做各的事去。

K6把纸团扔回给他,刚好砸在他脑门上,转回去不再说话。

……也是啊,好像拥抱也不一定代表是情侣。K1觉得自己真是被他们越搞越晕了。

那我的手表怎么办啊(#`O′)!

 

 

K2和K6的家就仅仅是一个马路之隔。

阳光明媚的早晨他们一起上学,夕阳西下的黄昏再一同回家。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光着屁股到处跑的年纪就相识了,互相见过对方最幼稚最糗的时候。

不知不觉好几个春夏秋冬过去,就都长成了这副翩翩模样。

K2从未对K6说过喜欢,K6也不知道自己对K2抱有何种感情。只是从小到大在一起惯了,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不觉得奇怪。

至于在那些没人的地方的亲热,K6把它们归结于K2对自己莫名的占有欲,以及自己对K2一直以来的依赖、顺从。

 

“K2,K1说他手表落在画室了。”

“哦,我捡到了。”

“那你干嘛不还给他。”

“忘了。”

K6只想送他三个字——呵呵呵。偶然又想起今天K1误以为他们是情侣的事,脚下的步伐频率不自觉就减慢了些。说实话,偶尔有的时候自己也会这么以为。但谁都没有告白过,何谈在一起这一说。

K2看身旁人的影子没跟上来,停下步子等他,“你在想什么啊?”

“呵呵呵,没什么。”

K2见他走得慢吞吞,一下子牵起他的手想让他跟上自己的步伐。按照以往不管K2做什么,K6基本都会顺从。这可一次,K6鬼使神差地,竟挣脱开了他的手。

“你怎么了?”

K6摇摇头,表示什么事也没有,继续走路。

K2的表情却变得严肃了,停下来一只手抓住K6的右手臂,“不会又是因为那个转学生吧?”

“啊?你想多了。”好像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原因是因为他,但不完全是。大部分还是自己心里莫名其妙的情绪在作祟。

 

想多了,想再多还不是都在想你。

 

K2不明白K6突然在闹什么别扭,还没搞清楚事情,突然面前就出现了一伙人堵住了去路。

“哟,这不是鸣阳的K2吗?”站在正中间的那个体魄健壮的家伙染着红色的头发,嘴里叼了根烟,一看就来意不善。他身后站着六七个人,有几个手里拿了棍棒,穿着清一色的校服,通通都不拉拉链。

K2一看这校服,就知道是附近的正谊中学的了。

K6认识带头的这个,听说是正谊的老大。

南区最有名的两所不良高校就数鸣阳和正谊。而大多数人第一个想起来的都是鸣阳,因为K2不久前干翻过眼前这位正谊老大,赢得轻松,让他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这事流传开来之后,大家都默认,南区最强的不良高校就是鸣阳,而鸣阳的代表人就是K2。

正谊的老大出院后,找K2的麻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最多都是嘴上说说的挑衅。带这么多人围住他们两个,还是第一次。

光解决他一个,简直是小菜一碟。但要对付这么多人,K2不一定有胜算。

“有何贵干?”K2轻轻“啧”了一声,下意识地把K6护在身后。

“听说鸣阳的老大被一个转学生给干掉了,我们很是惊讶诶,对吧?看来这鸣阳老大的位置,是要换人做了?”后面一群人跟着哈哈笑起来,接连说对。

这事居然已经传到了这么远,连正谊的人都知道了。K6惊讶于这些人传消息的速度,又反感那些不分是非真伪到处乱说话的家伙。

“呵呵呵。”

K2护着K6的手又紧了些。

“鸣阳从来没有什么老大。”K2冷冷地回了一句。

正谊老大冷笑一声,“那凭什么不过是你赢了我,正谊就得被鸣阳压在下面。”

“我什么都没说过。”

“呵呵呵,那都是他们自己传的。”

“我不管那么多,总之今天,我要为正谊正名。南区第一,是我们正谊。”他摆出要干架的姿态,扭了扭脖子活动筋骨。

真是一群幼稚的家伙,K2皱皱眉,“要打可以,不过这跟他没有关系。”把K6推开,“你先回家。”

“呵呵呵,开什么玩笑,这么多人你怎么打得了。”K6急了,脸上少有地出现了担忧的神色。

“你又不会打架,留在这里只会给我添麻烦。”K2第一次这么凶他,“叫你走你就走。”然后用口型说了声“相信我”。

一群人已经蠢蠢欲动,忍耐不住要“讨伐”K2。

“快走!”K2又吼了一句。K6脚下顿了顿,多看了他几眼,又瞟了遍那群凶神恶煞的家伙,还是跑开了。

K6走远一点,看着K2一个人应对那么多人,拳头和腿都没有歇下来的机会。这一看就是持久战,他绝对吃不消。

情急之下,K6突然想到一个人。没有多余的时间犹豫,K6就地扔下书包,一边拿出手机一边迈开步子就跑。



-TBC-


第四话 楚歌四合


评论(17)
热度(50)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