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3】单调递增


 

    一般地,设函数f(x)的定义域为I:

    如果对于定义域I内某个区间D上的任意两个自变量的值x1,x2,当x1<x2时,都有f(x1)<f(x2),那么就说函数f(x)在区间D上是增函数。

 

 

《单调递增》

CP:Karry-1×Karry-3

 

 

13:13 p.m,教室里鸦雀无声。

K3拿着2B铅笔正在填涂答题卡,头埋得很低,有段日子没剪了的刘海稍长,微微遮住了低垂着的眼睑。

 

啧,好烦。又画出框了。

 

K3有些烦躁地用橡皮把它擦掉,又重新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涂满它。只要有一点点超出框的铅笔痕迹,K3看着都会觉得很不舒服。

 

哦,别黑处女座。

 

等K3把所有的题目都涂完,心满意足地看着涂得整整齐齐的答题卡,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看了看手表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没心思检查答案的K3,用手中的铅笔,开始在题目卷上涂涂画画。

一整天下来,K3的心情都很糟糕,倒也不是说这几场考试有多难,但K3就是很不爽。

 

 

 

-

 

上个月的这一天,K1拿着一束廉价却盛开得娇艳的红玫瑰,穿着特意从K8那里借来的白衬衫,站在K3面前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

“干嘛?告白啊?”心里已经荡起万千波澜的K3少爷,表面上却还是会装着风轻云淡的样子,开玩笑地问。

哪会想到眼前人真的就点了点头,把玫瑰花粗暴地塞到他怀里。

“今天13号,挺好一个日子。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

K3觉得大概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K1也患上了脸盲把自己错认成小可爱了。日子好跟“我喜欢你”有什么关系,你看K1又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

见K3好久没说话,K1厚着脸皮又重复了一遍,“K3,我喜欢你。”

没认错人?K1?对自己告白?

K3觉得他紧张的样子傻爆了,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波点裤你脑子没坏吧?”

对啊,今天日子不错,13号,1313,K1和K3。

 

 

今天是K1和K3开始交往的一个月纪念日。

号称计划通的K3早在好几天前就打算好了今天要怎么庆祝,逃课去看电影、打电玩,然后是高档酒店的烛光晚餐,烟花和浪漫,一个也不能少。

可没想到却偏偏撞上了月考,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

所以K3才一肚子火,郁闷又无奈。

但就算再怎么不爽,考试还是得考的,而且还得好好考。不然回家就会被爱心红毛衣嘲笑,被小K4禁粮,被老六呵呵呵,最后再被给他狂补了两天课的老七鄙视。

 

“考试结束,请考生停止答卷。”

时间就这么从K3的指尖悄然流逝了。他转手潇洒地一扔,铅笔稳稳地落入笔袋中。下午这场数学考试,卷子做得还是挺顺利的,K3收好书包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出教室。

 

 

-

 

K3刚进门儿,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儿。

“小K4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老四为了做好吃的犒劳大家,提早交卷了。”K5早早就坐在了餐桌前,等K4一盘一盘地上菜。

“感天动地啊!小K4!”K3走进厨房一把抱住了K4往他身上蹭。

K4被他震了一下手一抖,不小心多撒了点糖,“别闹,这盘你得给我全部消灭掉。”

“好好好,遵命!小K4做的都好吃,我就喜欢甜的。”

“好了快去洗手吧。老五你也别干坐着啊,摆一下筷子盛一下饭啊。”

 

K3蹦蹦跳跳地走出厨房准备转战洗手间的时候,正好撞上门外的K1。

“你刚干嘛呢?”

“啊?”

K1凑近他耳朵,压低声音道:“当着我面抱别人,今晚还想不想活?”

“滚!”K3红了耳根子一把推开他。谁当着你面了,刚才根本就不知道你在家。

“滚床单吗?”

哦,K1就是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轻而易举地对K3开黄腔耍流氓。

“能不能注意点,小九还在呢。”K2斜他一眼。

“怎么?不爽你也找你家老六滚床单去啊。”

“你想打架吗?”

“随你啊。”

 

“那你们俩不用吃饭了。”

K4作势要把他俩位置上的饭碗端走。

“诶诶我们开玩笑呢。”

 

开饭是唯一能解决家里纠纷的方法。

“今天你们考得怎么样?”学神K7关心的不只是吃,还有他的补习成果。

K1拿着筷子的手一僵,“哎哟喂学神,这吃饭呢能不能别谈这么倒胃口的事。”

“今天下午考数学的时候,我看见你一直在发呆。”

“老七你考试好好的看我干嘛。”K1扶额,跟学神在一个班有时候真不是件好事。

“我早就写完了。”

“行,我服我服。”

K3看K1的反应忍不住嘲笑他,“哈波点裤,考砸了吧。”

“闭嘴,我不过就是那道压轴题的函数单调性求不出来而已。”

“单调递增啊傻!”

“凸(艹皿艹 )艹,我猜错了。”

“哈哈哈哈……”K3咧着嘴笑得见牙不见眼,“考不及格是要被禁粮的。”

“到时候我就吃你。”K1转头对他开启欲望之眼技能。

K2鄙视道:“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K4摇摇头,“世风日下……”

K5눈_눈,“秀恩爱分得快。”

K6埋着头享受美味,一言不发。

K7给K9夹了一块肉,“小九,平常离你大哥远一点。”

“哦,好,谢谢七哥。”K9甜甜地笑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七哥说的话一定是对的。

K8拿出小黑本,悄无声息地写下一个大大的“Karry-1”。

 

K3忽然又觉得,纪念日什么的,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也不一定要过得多正式。在家里跟兄弟们吃一顿饭,也不比跟波点裤在外面“撕逼”来的差嘛。

但是那个死波点裤好像一点也没有把今天放在心上诶。

伐开心。(╰_╯)#

 

 

-

 

K3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时候,被坐在床上的K1吓了一大跳。

“卧槽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你洗澡的时候。”

“有何贵干?”K3拿着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几滴调皮的水珠沿着侧脸滴落在他精致的锁骨上。空气中飘着他身上的沐浴露香夹带着淡淡的薄荷芬芳,白皙的肌肤看上去吹弹可破。

K1干咳了几声,眼神不知道该往哪放。

“快去把头发吹干。”

“你,来帮小爷吹。”我们帅气多金的K3少爷挑挑眉命令K1道,俨然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

K1站起来迈开大步走向他,K3以为他要揍自己,下意识地往后退。没想到下一秒K1拿起了桌上的电吹风,将插头插进了床头的插座,扬起下巴示意他过来,“坐这。”

K3愣了几秒,这号称世界第一大总攻的Karry-1,今天居然这么乖任听自己使唤?

K3坐到床边,背对着K1。

K1打开电吹风开关,抚着他的头发,暖暖的风吹在他发梢。

平日里看惯了霸道嚣张作风的K1,这下突然温柔起来,K3还有些不习惯。

 

突然觉得跟波点裤这样子好像老夫老妻……

 

 

好像就这么坐着,坐着,就能白头偕老。

 

 

“波点裤。”

“嗯?”

“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啊?今天是什么日子吗?”K1拿着电风吹的手顿了顿,问道,“圣诞节不还早么,还是今天有小凯的什么活动吗?”

原来K1真没把今天放在心上,K3一怒,右手肘往后狠狠击了一下K1的腰。

“哎哟。”K1吃痛地一喊,“王老三你干嘛。”

“今天是13号!”真是不解风情的单细胞白痴。

“13号……?”K1努力想了想,突然直起身子,“噢!今天是我们在一起满一个月的日子。”

哦真是谢谢你还想得起来,K3无奈地白了他一眼。

“sorry啦,你知道我记性不是很好。”

“哦,健忘吗?要不要小爷送你去歌乐山治治?”

K1难得没接K3的挑衅和他斗嘴,而是反问他:“你是不是很在意今天啊?”

K3“切”了一声,把头一撇,“谁在意啊!刚好想起来罢了……”

“是是是。”

 

“不过时间过得好快啊。”转眼……离告白那天都过去一个月了。K1回想起那天的自己,简直是人生中的败笔top1,那么紧张害羞是闹哪样,一点也不符合自己总攻的气质。

但是,换来了K3明媚的笑容和大大的拥抱,好像也值了呢。

 

“嗯……”

要不是两人之前一直自我纠结拉扯、互相试探猜忌,说不定现在都过上六个月纪念日了呢。

但是没关系啊,未来我们还有两个月纪念日、三个月纪念日、一周年纪念日、两周年纪念日,甚至还可以把交往纪念日换成结婚纪念日。我们还有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数不清的纪念日可以过。

何必纠结于这一天呢。

 

反正,你也逃不掉了啊。

 

K3突然觉得因为过不上纪念日而不开心的自己很傻。

 

“老三。”K1突然把电吹风关了。

“?”K3转过头,K1的脸近在咫尺,彼此的呼吸都轻轻地打在对方鼻尖。K3有点愣住,然后又把头迅速转了回去。

“今天数学……压轴题……单调性……写错了……伐开心……”K1把下巴靠在K1的肩膀上蹭了蹭,头发搭在他露出的肩上、脖子上,痒痒的。

千年难得一遇的王老大撒娇,现场实况直播。K3有点小激动,心脏扑通扑通加快了速度,K1卖起萌来,杀伤力一点不比小九差。K3默默地在心底送了自己一个手动再见。

“傻。”

 

“虽然……”

“嗯?”

 

“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函数的单调性是什么,但是我知道……”

“知道什么?”

 

 

“我爱你,是单调递增的。”

 

“而且,定义域和值域,都是零到正无穷。”

    

 

卧槽妈个鸡K1哪里学来的情话,K3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体温上升了好几度,红色大概从脖子一直漫到了耳朵。简直……开挂……

看K3如此反应,K1笑得露出了尖尖虎牙。

    半分钟过后,K3转过头对上K1的眼睛,那里亮亮的好似藏着整个宇宙,“我、我也爱你……嗯……单调递增……”

 

K1突然把电吹风扔到了床的另一边,掰过K3的身子就压了上去。

“干嘛?”K3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一跳。

“我们来干些有♂意♂义的事,纪念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啊。”

 

哦,K3表示想收回前言。

 

 

【END】

 

 

 


评论(18)
热度(58)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