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远】所思在远道

好想听Karry喊马班长“思远”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涉江采芙蓉》古诗十九首

 

 

《所思在远道》

CP:Karry×马思远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

惯例的早读课,Karry和所有同学一样,看着语文课本齐声朗读。

“……所思在远道。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呃……所思在远道……

所思……在远道

思……在远道

……思……远道

……思远。

马思远。

Karry也是佩服自己的思维跳跃性和联想能力了。

“思远……”Karry不由自主地念出声,用拇指指腹在课本上轻轻抚摸着这二字。这还是他第一次不带姓氏地念他的名字,Karry突然觉得不好意思,偷偷红了脸。同桌应该没有听见吧,嗯。

马思远。

思远。

平常一直都是连名带姓地喊他,所以Karry直到今天才发现,他的名字,单独念起来怎么这么好听。……哪像Karry的名字,呃,你问Karry的中文名叫什么?这个……打死他都不会说的。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情眇然以思远,怅自失而潜愠。

 

聆嶰谷之凤鸣,思远伶伦之事。

 

思远,最后的音落下会自然而然地牵起嘴角。

 

 

好像从没听过别人这么叫他,跟他关系最亲近的天宇文也只是叫他“马思远”“马班长”,开玩笑的时候叫“小马”,突然很想知道他被这样叫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

但是,这么亲近的叫法,Karry光是自己小声念念都觉得难为情,当着他面能叫的出口吗……

 

-

 

“两人彼此相爱,感情深厚,却万里相隔,天南地北……”年轻的国文老师在讲课,解读着这首诗的内涵。

老师啊,给正值青春期的高一小朋友们讲这样的东西真的好吗……Karry听着听着就又想到了马思远。

……他们两个现在,也算是“所思在远道”吧?

 

升上高中的Karry,虽然还和马思远在一所城市,但是不在一个学校,不能每天在自习室见面,感觉上就像是万里相隔、天南地北。

一周就只有周末能面,有的时候作为即将迎战中考的初三学生,马思远还会以作业太多为由推脱掉难得的约会。千求万请好话说尽,他马班长才赏脸出个门,结果还都是去图书馆,这也太没情趣了吧。但纵然Karry心里是千百个抱怨,也毫无办法。只能熬过这一年,等到马思远中考完,让他报考自己所在的这所高中。

只是,会经常想他,特别想。

比在美国的时候还想。

 

吃饭的时候想到那个小吃货。

写作业的时候想到那个小笨蛋。

买东西的时候想到那个小现充。

睡觉的时候想到那个小天使。

 

想什么呢?

想他那双掺着闪亮星星的眼睛。

想他纤细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指。

想他柔顺乌黑手感极佳的头发。

想他灿烂温暖胜过白昼的笑容。

 

想看他打篮球帅气潇洒的身姿。

想和他一起在自习室念书【吵架。

想抱抱他瘦瘦的身子。

想亲吻他。

 

反正,就是想他。

那他呢,有没有一点想自己?

 

Karry觉得自己像是吃了毒药,却是戒不掉。

 

 

这一整堂国文课,Karry都没听进去多少,却是牢牢地记住了“所思在远道”这一句诗。

 

-

 

Karry拿着手机,解锁键按了一次又一次,锁屏照片上的马思远的笑容亮亮的,解锁密码“1108”输了一次又一次,屏幕最后还是暗了下去。

到底该不该打电话呢,Karry犹豫不决。

马思远现在在干嘛?吃饭?洗澡?写作业?会不会打扰到他?

Karry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像个恋爱中智商为负数的整天自我拉扯的小女生,好笑,想打就打呗,纠结个ball,Karry一口气按下了拨号键。

 

“嘟嘟嘟”的声音响了好久,电话也没有被接通,“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和一串Karry熟悉的英语过后,只剩下了空虚苍白的忙音。

……他在忙吗?手机静音了?

失落漫上了心头,Karry把自己扔到了床上,躺在软软的被子上闭起了眼,手背搭在额头上,烫烫的,但不是发烧。

 

Karry不知道的是,他去美国的那段时间,马思远也是这样,每天晚上都会给他打一通电话。

可能是在刚到家的时候;可能是在吃饱晚饭心满意足的时候;可能是在洗完澡身心舒适的时候;可能是在写作业写到一半心情烦躁的时候;也可能是在睡觉前,床头灯的光,打在他隐隐有泪水划过的颊上的时候。

时间不同,但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日复一日。

 

唯一与此时的Karry不同的,应该就是那串英文马思远听不懂吧。

如果这话是Karry说的,那马思远还愿意每天打电话就为了听这么一句话,反反复复也无所谓。

但是,连他的声音都听不到。

 

这才是真正的“所思在远道”。

但是所幸,他回来了。

而且他说,他再也不走了。

 

 

 

Karry躺着躺着快要睡着的时候,手机响起了铃声,他撑了撑眼皮看清来电显示,然后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噢还好等到你,还好我还没睡着。

 

 

“喂?”马思远的声音懒懒糯糯的,“打我电话干嘛?我刚在洗澡。”

 

“没干嘛……”

就是想你了呗,白痴。

 

“Karry大少爷有钱,任性啊?话费也是很贵的啊。”

再贵也贵不过国际长途电话吧,但那时候的自己不也是……

 

“我想打就打,你管我哦?”

还是那个熟悉的啰嗦的马思远。

 

“行行行你随意。”

“头发吹了吗?”

 

“拿着手机呢我咋吹?傻。”

“你说啥?快吹头发!”

 

“那我挂咯。”

“诶等等等等,打完电话再吹。”

 

“真是的,你怎么这么烦。”

“我还不是怕你感冒嘛。”

 

“我有你想得那么弱不禁风么?”

“最好没有。”

 

“……所以Karry你打电话过来是为了想跟我吵架撒?”

“……不是不是。”

Karry认输,怕马思远一炸毛就给挂了电话。这事儿他也没少干过。

 

“有话快说,没事儿我还写作业呢。”

“我今天学了首诗。”

 

“哦,这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我念给你听吧……”

 

“干嘛?跟我炫耀你的高中生学历啊?我明年就学得到了……”

“你就听嘛。”

 

“好好好你念。”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这诗有什么特别的么?”

“所思在远道……”

 

“……?”

“所思在远道……”

 

“?”

“……思远。”

 

“?!”马思远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Karry刚刚说了什么。心脏骤停了一拍,脑子里突然变得乱轰轰的,脸红的程度不受自己控制,从脖子一直漫到耳根。

什么啊,突然这么叫,犯规啊……

去了趟美国回来,会浪了啊……

 

“你刚说啥子?我没听清。”

“思远……”

Karry变了声充满磁性的嗓音低沉着,一分沙哑三分绵长,剩下六分,是性感和色气。用隔壁女校那帮花痴的话来说就是,苏死了,苏出宇宙。像一阵五百万伏特的电流从电话那头穿过长长的距离通过他的皮肤、血液、骨骼,直击心脏。

 

马思远一下就慌了阵脚,握着手机的指尖都发烫,眼神四处乱飘,像一只不知所措的小兔子。

“干、干嘛突然这样叫我……”

“你名字,好听。”

 

哪里是我名字好听,分明就是,你的声音好听。

 

“那、那多叫几次……”马思远觉得自己的脸皮真是变厚了。

“思远,思远……思远……”

马思远哪里猜得到,电话这边的Karry,也是红着脸,把自己的头埋在了被窝里,努力地平复着扑通扑通乱蹦的心脏,才一遍一遍地喊他的名字。

 

噗嗤一下,马思远突然笑出了声。

“你笑啥子?”

“…哈哈哈……没……我就是突然想到了,我妈喊我吃饭的时候,也是这么叫我的……”

“……滚!”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国文老师说,诗中的主人公彼此相爱,感情深厚,却万里相隔,天南地北,不能相聚相守,只能带着对彼此的思念,忧伤地终老一生。

 

但是Karry跟马思远,再也不会分开了。

 

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在一起等冬去春来,看花落花开,学遍山城的歌谣,最后白头偕老。





【END】


评论(6)
热度(63)
© 一重山水|Powered by LOFTER